隐瞒武汉疫情真相的另一种分析

0
5684

作者:玉米地老姐

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莫斯科霍登广场发生踩踏事件,伤亡两千余人。当时受邀访问的李鸿章,询问沙皇的总理大臣维特伯爵,是否把这个事件禀报沙皇。伯爵回答说,皇上已经知道此事。李鸿章听罢大为惊讶。这位中堂大人告诉伯爵,他当年任职直隶总督,所辖区域发生鼠疫,民众死亡数万人,惊动了皇上,他向皇上写奏章,告知疫区的老百姓平安健康太平无事。这回轮到伯爵大人惊讶了。李鸿章为其解惑:我为什么要告诉皇上实情,让皇上烦恼呢?

李鸿章道出了大清官场欺上瞒下的本质,伴君如伴虎,报喜不报忧是自我保护的防弹衣,至于老百姓的死活,不在考虑之内。维特伯爵在回忆录写道:“通过这次谈话,我想我们毕竟走在中国的前面。”后世读者能感觉到这位总理大臣的骄傲心态。他有理由骄傲,大清朝官员制度和沙俄比起来,显然不在一个政治文明层面上。

时间走到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庚子年,武汉疫情爆发,本地的李鸿章们显然笼罩在瞒报的阴影中,他们瑟瑟发抖,脑袋随时会被塞入绞肉机,成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瞒报疫情这口锅,对于武汉的官员来说,不背也得背,背上还得叫爽叫好,只有这样,或许能保全性命。中共的绞肉机制度,除了命如草芥的百姓被肆意蹂躏,尿袋王之下的芸芸官员,何尝不是案板上的一块肉。

那么武汉官员是否真的瞒报疫情?这个得从疫情通报的制度来探讨。2003年5月7日中共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2010年12月29日又将条例升级为“治安管理处罚法”。条例变成法规,表明对公共突发事件的处理升级。

按照法规,各级地方大员们是不许瞒报疫情的。请看法规第一章第三条:突发事件发生后,国务院设立全国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由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部门组成,国务院主管领导人担任总指挥,负责对全国突发事件应急处理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

第三章 报告与信息发布

第十九条 国家建立突发事件应急报告制度。

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制定突发事件应急报告规范,建立重大、紧急疫情信息报告系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在接到报告1小时内,向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报告:

  • 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传染病暴发、流行的;
  • 发生或者发现不明原因的群体性疾病的;
  • 发生传染病菌种、毒种丢失的;
  • 发生或者可能发生重大食物和职业中毒事件的。

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对可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突发事件,应当立即向国务院报告。

我们不探讨武汉疫情是否是有阴谋有计划有步骤,单就发现疫情来说,按照法规三章十九条规定,地方官员在一小时内须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也许有读者问,地方官员为自身利益考量会瞒报。不错,中共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大小官员不瞒报造假就升不了官的操行,谁不瞒报谁傻瓜。但涉及到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特别是经过非典,官员们深知这个事件处理不好是要丢乌纱冒的,当年的北京市长孟学农就是前车之鉴,若不是姚家的乘龙快婿,孟不会全身而退。

武汉九省通衡之要地,又是省会和军方重镇,各种派系错综复杂,地方官可以在GDP等方面造假欺上瞒下,对于突发疫情,他们不敢瞒报,就算想瞒也瞒不住,要知道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不分高低贵贱,万一哪位爷中招,或者被政治对手抓住把柄,其官场生涯就此终结。瞒报对己不利,上报利大于弊,把烫手山芋交给上级处理,搞好了还能升级加冕。

如果是军方绝密,武汉官员甚至省级大员不一定知情,会按正常程序上报。若知情,兹事体大,更不敢瞒报,从当初的欲盖弥彰到羞答答承认病例是个位数,从可控、不人传人到不可控、人传人,应该说最初的上报是得到最高层回馈的,高层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不回馈或晚回馈,地方官凭借官场的多年经验,会打探会嗅出其中的奥秘,开始隐瞒真相。那些提前得到风声的达官贵人二奶三奶私生子们暗渡陈仓撤离武汉。

路德先生的节目撕开口子后,中共开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推出钟南山带风向,直到疫情彻底不可控。从微信圈公开叫板武汉市长和湖北省长来看,这二位与野味一样成为替罪羊,如果没有高层授意,小编们是不敢僭越碰瓷地方大员的。这也反向证明了地方官员是配合上面瞒报疫情而成为背锅侠。

小强的国务院不过是摆设,假若小强或主管卫生疫情的小韩知道此乃军中绝密,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做出决策,能拍板出决策的,莫非是副主席同志!我们知道,中共善于在危机中抓住机会,如抗日战争,如六四,如非典,危机就是他们阴谋得逞攫取权力的大好时机。无论中共出于什么目的,消灭老年人口?对付中美贸易?人体测试?他们这次可谓机关算尽,为自己开启自爆模式,让自己成为危机中的危机。中共将成为全人类的公敌,上天会让惩罚他们下地狱,爆料革命会灭掉他们,历史会审判他们。

主席同志面对骷髅精转世的副主席,就是吹出的气泡泡。副主席有“救火队长”加持在身,有财新胡、欺民贼们的声声唤,不在这场危机中抓住机会,再造救火神话,是对不起“王出于岐山”这个历史典故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