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博士第三篇论文即将打擂中共西方大外宣

译评:理工男文峰
责编:沙拉猫

图片来源: The Australian

据《华盛顿邮报》2月12日最新报道,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其他美国领先大学的科学家们以罕见的速度,针对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在去年9月份发表的一篇爆炸性论文采取了一致行动,驳斥闫博士这篇“关于中共国在研究实验室制造了致命的冠状病毒的论文“存在严重缺陷,同时,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专门为审查与SARS-CoV-2相关索赔而创建的新在线期刊在闫博士的论文发表10天后指出,闫博士的论文“观点是毫无根据的,并且不受数据支持”。

西方科学界打压下却使闫丽梦博士的观点被广泛传播

科学界的这种回应并无法阻止闫博士的观点快速向社会传播,社交媒体和Fox News已有数百万受众关注。哈佛大学专门研究误导信息的人员也不得不承认,尽管闫博士的论文受到“科学界的批评”,但其浏览量却超过一百万次,这在有关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研究中可能是最被广泛阅读的一篇。闫博士的研究成果在去年9月14日发布到科研资料库Zenodo,并在共和党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n K Bannon)等保守派影响者的帮助下,在Twitter、YouTube和其他右翼网站上爆炸,并不断推向高潮。在Zenodo发表的第二天,闫博士成为福克斯“今晚塔克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的受邀嘉宾,该节目有480万广播观众和280万YouTube受众,在Facebook和Twitter上也被广泛关注。闫博士接着在10月8日阐述了她的观点,明确指出冠状病毒是中共国研发的对全世界的“超限生物武器”。

闫博士曾经是香港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去年4月为了警告世界“中共国在制造冠状病毒”,她只身逃往美国。闫博士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在线科学网站容易受到滥用,她之所以选择使用Zenodo,是因为该平台能够立即发布信息而不受限制,因为中共国政府一定会阻碍其论文的发表。闫博士公开指出,批评她论文的所以人将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没有人能反驳真正的、扎实的科学证据”。

Zenodo是学术文章的“在线存储库“,不是“预印本服务器”

就在《华盛顿邮报》询问Zenodo是否会删除闫博士论文之后,Zenodo表示会在闫博士论文上方贴一个“可能有误导性内容“的警告标签,同时还提供乔治敦大学病毒学家和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的评论链接。然而欧洲核研究组织发言人阿奈斯·拉萨特(Anais Rassat)对这种做法提出了质疑,称删除报告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应该保留报告欢迎学术争论。

在线科学站点已经发展了十多年,成为生态系统中众多学术领域提出和审查声明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传播有关致命性大流行的新发现的紧迫性,在线科学站点的发展在现阶段显得异常重要。其中一些著名的站点例如medRxiv和bioRxiv,它们具有快速评估的系统,旨在避免发布未通过科学信誉初步检验的文章。在线出版站点通常也被称为“预印本服务器”,因为许多研究人员将其视作进行传统同行评审的第一步,使作者在做更全面分析之前,可以先公开其作品并通过新闻报道来宣传。

计算机科学家杰里米·布莱克本(Jeremy Blackburn)领导的研究小组,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在社交媒体网站4chan上发现了4000多篇关于主要预印本服务器论文的参考文献,其中主要学科是生物学、传染病和流行病学。布莱克本指出,由于审查过程的不平衡,给预印本“带来可信度”,专家们可能会发现预印本存在缺陷,而普通百姓则不会。

非营利组织ASAPbio执行董事杰西卡·波尔卡(Jessica Polka)表示,希望提高预打印服务器的透明度并扩大使用范围。ASAPbio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50多个预打印服务器正在运行,审查策略几乎相同,调查不包括Zenodo。波尔卡说,鉴于其更广泛的使命,不应将Zenodo视为预印服务器。它是一个在线存储库,没有主要预印服务器所具有的普遍审查能力,只是托管着一些预印本以及会议幻灯片、原始数据和其他“科学对象”,任何拥有电子邮件地址的人都可以上传。波尔卡认为,预印本服务器更容易受到虚假信息的传播。

闫博士现身说法对中共大外宣的反击

闫博士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Zenodo的开放性是促使她决定使用该网站的原因。闫博士的文章早已出现在《自然》,《柳叶刀传染病》和其他传统出版物中,在各种在线科学站点中,bioRxiv对其他科学家而言显得更可信。所以刚开始时,闫博士把论文首先上传到了bioRxiv,但提交后的48小时后,她发现该网站已离线。由于担心情况会更糟,她撤回了论文转而上传到Zenodo。闫博士在Zenodo发表的论文,没有按照研究的惯例列出学术的从属关系,而是列出了法制社会和法制基金,这完全是出于她对这两个组织对异议人士提供帮助的感激。法制社会和法制基金是由郭文贵先生创建的位于美国纽约的非盈利机构,班农在2018年担任法制社会的主席。

档案馆显示,论文在Zenodo发表的第一天就有超过150,000引人注目的浏览量。这种关注的激增引起了中共大外宣的强烈反应。在学术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提出了39个单独问题,称其为“同行评审过程中的惯例”。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在线期刊“快速评论:COVID-19”发表了四篇评论,其中一篇来自艾滋病研究人员罗伯特·加洛(Robert Gallo),他将闫博士的文章标记为“误导”,并称为“可疑的、虚假的和欺诈性的主张”。此外,世界卫生组织也发表声明指,冠状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CNN试图就科学界抨击闫博士一事进行采访,但被闫博士拒绝,因为 “CNN用谎言和错误信息来搅乱SARS-CoV-2的起源”,而且CNN不允许闫博士在电视直播上逐一回应对她的质疑。闫博士强调,中共国政府故意制造了冠状病毒,并用一切手段让她沉默。但她不会放弃,相反,闫博士正准备另一篇(第三篇)近30页的论文,希望她关于中共国、COVID-19以及国际掩盖真相的观点引来新的关注,并欢迎她的批评者打擂。闫博士计划在几周内将这篇新的论文发布在Zenodo上。

简评

在闫丽梦博士即将发布第三篇论文之前,《华盛顿邮报》七拼八凑写了这篇看似中立的报道,实则通过一些拙劣的手段试图消弱闫博士的可信度。这篇文章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而其使用的手段也司空见惯。首先罗列了一些科学界大咖反驳闫博士,用名人泰斗的现身说法,来反驳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观点;其次,通过对比等方式花了很大篇幅来消弱Zenodo做为在线科学网站的可信度,甚至强调Zenodo不经过专家评审就发布论文会产生信息误导;再次,通过班农先生的政治倾向,引导观众认为闫博士的观点有政治倾向;最后,通过WHO最近的调查结论来试图洗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论点。

这些似是而非的逻辑推理实在拙劣,为什么这么多的科学家反对,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通过直播与闫博士进行一场科学的辩论呢?真理越辩越明!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假,他们所谓的论据都会在真相面前被击破。从WTO到全世界的科学界、互联网、主流媒体还有政界,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中共蓝金黄范围之广、危害之深,更看到了中共的胆怯和虚伪。2021年,CCP病毒不仅没有消去,反而出现更多的变种,导致更多的人感染和死亡,全世界都在探究病毒来源的真相。2021年爆料革命将以毒灭共,就像天使闫博士传递给我们的信息,“这不关乎政治,这只关乎人类的健康、生命,而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 因此,我们要坚信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正义的科学家站出来,说出病毒是中共实验室制造的真相,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认定中共才是病毒的元凶。世界各国联合找中共纠责和算账的时刻注定会到来。

原文链接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