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看春晚V连线闫博士1是否有神秘力量在主宰和安排着闫博士

编辑整理:

洛杉矶天使准农场:文琪🌹

康州盘古农场:Ara

纽约香草山农场:某某(文成)

法国巴黎七星农场:枫丹白露

郭文贵先生在辛丑年文贵看春晚对庚子灭共年爆料革命的成就进行了回顾,把辛丑年定为以毒灭共年和以钱灭共年,与各位战友进行连线,在三小时四十三分钟的时间内全球战友们与郭文贵先生共同辞旧岁迎新春,本系列将根据本届辛丑年文贵看春晚的不同内容逐一上传。

以下为第五部分——连线闫博士1是否有神秘力量在主宰和安排着闫博士

辛丑年文贵看春晚时间点1:42:41——

郭文贵先生:好,现在是丝儿,丝儿,是吧?现在要星星儿,我们是,.该我们的闫博士了,是吧?

(播放闫博士和灭共视频)。

郭文贵先生:哈,科学家博士,我们的女神你好,新年快乐。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好,郭先生好,新春快乐,祝所有的观众朋友们新年快乐、合家幸福。这第一次跟郭先生一起直播连线,很开心呀。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专门换了这个最新的咱们G-Fashion的战袍。这个战袍看看这个后面,这是带有中式的、现代化的战袍,这是今天专门穿出来,为您穿的。

闫丽梦博士:谢谢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特别是今天,这个时候你看这都是这个样子的。今天特别高兴,咱俩第一次出现在自然的屏幕上,本人没见过面,非常的,非常得我都有点激动了,你知道吗?激动了。

闫丽梦博士:我也很激动,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今天我们的女神非常漂亮,非常中国,像新娘一样。

闫丽梦博士:专门穿一身红衣服,喜庆一下嘛。

郭文贵先生:对,非常非常的好。今天的山东的青岛听说天气不错,咱们的老家的地方。而且是昨天晚上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青岛的一个我特别特别好的,我过去的一个老师现在搬到青岛去很多年了,昨天给我发个信息,他说明天听说是闫博士要上节目,他说代我问两个问题,后来我看到问题都很奇怪,我说你的问题一个也不能问,我说我们准备了一些问题。今天特别是.我觉得闫博士,我真的是无法用各种语言,我是想了很久,今天我在刷牙时想,我给科学家问题的时候,我想所有的问题,就是说几乎到最后终结的时候都是两句话上,一个是你的安全,一个是对你的感谢。但是我当时就在想,我可能要用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就是对你的感激,这个感激真的是就像我一再给你说的那样,你坐在那里你觉得就像你是一个人,这是我做的事儿吗?我做了这么大的事儿吗?我值得拥有这样的赞美吗?那么另外一种人就像九指妖一样,她觉得全世界的所有找我的都是因为我Sara长得好看,我这九个手指头比别人特别,她完全是一种变态的心理。而你恰恰是健康的心理,你就会想说我真的做得那么重要吗、那么大吗,我刚才我相信你听了班农先生的节目,再一个昨天就是晚上四点多钟的时候,欧洲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相信他会是欧洲未来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特别的是一家人家给我打电话说,我不担心共产党会对我们怎么样,郭先生我想录一段视频感谢我们的闫博士。后来,他发给我以后,我觉得为了他的政治前途我今天也没有往外放。但是他其中的家人有一句特别特别重要的话,他说我家里三个女儿,他说现在的不是男人没有勇气,他说作为一个母亲或未来可能作为母亲的女人,我们对所有的正义和利益已经辨识能力绝对的模糊了,他说这就是共产主义带给我们的威胁。哎呀,我觉得这当时我就一下子我就受不住了,我眼泪就下来了。我特别想跟你说一下今天第一个,科学家你一定记住,不论你来自于哪里、不论是你是在什么地方,不管你曾经是什么人就是在一年前回忆路德访谈在119这个节目的时候,你所做出的惊天的事件和对人类的整个的大拯救和唤醒,包括你提出所有专业上的这些事实,还有您给所有的我们每个人带来的对这个病毒的警醒其中包括我,如果我没有你这样的人、没有爆料革命,我一定是最不戴口罩的那个、最不在乎的那个人。我觉得我活下来,我还告诉我身边的人、我的家人,以我为例,你绝对是给人类带来了最最伟大的一个警告,所以说你值得称得上,你真的是天使,所以说我必须对你绝对的感谢。那么现在我要请教你问的问题,就是为了您为了当这个天使和不自觉地当了天使,由于香港的这个整个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你、由于爆料革命影响了你,最后路德访谈让你发出了声,那么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勇敢地和你站在了一起,我们过得这种灾难性的考验和一次次的威胁,只有你我、路德知道,没有人知道,我们每次都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手在帮我们一样,那么叫你和我、我们躲过了一次次的灾难而且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在西方发出了我们的声音。你的两个报告,已经是成为人类上科学界、知识界、政治界,任何人都必须尊重的一个有权威的报告。就像昨天我说的一样,很多政治家说,闫丽梦博士说的事它叫知识、科学和专业,说政治家们这些政客们对病毒的包括WHO它都是政治,老百姓不相信政治对一个科学医疗专业的判断,相信像科学家这样的人对这个专业的事情和医疗的判断,也因此,所以说就昨天早上你和路德先生的节目引起了共产党极大的再次的慌恐,因为您这个所有的向全世界打擂和你说的专业知识再一次震撼了世界。这就是唯真不破,再一个就是天意在帮我们。我想请教您闫博士的第一个问题,那么首先在回答我问题前,你可以战友们先问一下,第一个问题:你是在实验室出来的,你是山东青岛出来的,你是一个女士,那么你经过这么多事情以后,你相信不相信在人类之外有神也好、有佛也好、万佛万神也好,你相不相信人类有一种神的力量? 我们有上天,我们是有主人的人类,请您回答战友这个问题,提前你可以向战友问一下好。现在交给您时间了,十分钟,你随便说,说完再问第二个问题,谢谢,科学家。

闫博士: 谢谢郭先生的这段话,我非常感动,我也想跟战友们说想跟所有的朋友们说,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和支持,也感谢大家在帮助我们、帮助爆料革命、帮助新中国联邦,把这些真相带给全世界。因为只有我们最懂中国共产党,我们知道它的邪恶,只有我们把他们内部的真实信息传递出去、去瓦解他们。同时呢,这也是一场战争,战争当中就一定会出现间谍、叛徒、背叛、伤害、牺牲,我们一定要认清我们并不只是在网路上给大家做直播、讲课、讲故事,不是这样子的。现在是一场新型的战争,如果你一旦认清这个事情,当你看到我们的队伍里出现了背叛大家的人、出现了伤害大家的人,不管你曾经多么信任你认为可以两肋插刀的兄弟他可能一夜之间就变了脸。我们要知道,这是人性根源的问题,这是战争当中本质会存在的对立的问题。这是价值观最后底线的暴露,那么,所有的这一切当你想明白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钱财也好、感情也好,这些关系、这些纽带、这些曾经的信任也好,只有当我们拥有同一个目标,这个同一个坚定的信念的时候,我们有同样的信仰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一步一步走下去。因为在这一路上永远充满了各种艰难险阻,就算今天中共灭了,某人种族灭绝天线暴露了,这个都不代表我们一切都结束了,人类历史的长河几千年,所有的朝代都是这样更迭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像上台阶一样一步一步上,上去是一个平台你很开心、你休息一下,但是马上要面对着下一个台阶。不管什么宗教,只要是教人向善的宗教,它也永远会告诉大家,你在这一刻你享受当下,你为你的信仰去奋斗、去努力,但是你的未来也是要靠你的努力去开辟,没有任何人能够坐在家里面就等着别人给你带来平安、幸福、健康。所有的这一切是靠我们去争取、去推动的,当然这一切的底线就是你的信仰是否真、是否善、是否勇敢,对待坏人的时候你是否狠、能够站出来揭穿他们。因为同样的东西被不同的价值观的人去运用的时候它会达到不同的效果,就好像很多概念被包装以后WHO拿出来 ,我们就知道它是在为中共的说辞而服务、为掩盖真相而服务,而中共更善于用的就是像九层妖塔这样把真的话和假的事情包裹在一起,那么所有这些东西其实最终根本就像郭先生说的一样、就像那位政治家讲的一样,就是迷惑你、让你看不清是非黑白,甚至分不清这个自己是男是女、是否还活着、是否已经死了,他要达到你的迷惑的效果,只有混乱才能让他们达到这种样的效果,那我们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就像郭先生一直说的一样、我一直说的一样,就是这样子的情况,不管有多少的这个干扰、不管有多少阻力,我们就是沿着这个真相细细的一根钢丝把它传递给越来越多的人。那好像这个概念是可以改变的,所有的概念都可以说说它只是一些文字,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跟你说免疫这个词,你是中国人你听的懂,英国人听不懂,我跟你讲immunity美国人听得懂,中国人不懂英文它也听不懂。但是这个事实表明的是什么呢,它告诉的就是我们体内一种防御机制叫免疫系统。那如果当初我们创造这个词的时候它不叫免疫,它也可以叫其他的名字,对不对?但本质是我们体内永远都会有这个系统的,然后这个系统在运行,对,它只要是我们活着,它就会帮我们阻挡病原体的侵入,它也有可能时常会出现别的问题,但是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只要把这个事实的真相讲出来,我们可以给大家阐述,我们不知道免疫这个词、不知道immunity这个词,我们也可以用别的语言方式去表达出来,让大家都明白有这么一个实际上存在的系统,你看不到它但是它在为你工作,对不对? 所以我们在讲述所有的真相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管这些词被很多人是怎么样的滥用、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去更改了概念,科学家可以更改、政客可以更改,但我们实际上就是只要把本质的东西暴露出来、秉承着真,然后用我们的善意去对待别人,这些东西都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这也是一个大唤醒的过程。然后,郭先生问的天意,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国人都受唯物主义教育,像我真的是从小红色教育受得非常多,我们这一代里面我绝对属于看红色教育看得多的那种孩子,因为我从一两岁就认字开始读书的时候,四五岁的时候我就看那个文字版的那些书,很多都是讲的那个革命故事的嘛,我的父母也很欣赏这种教育,他们会带着我去看很多这样的展览啊什么的,但是你看得越多的时候,你就会越多发现这些东西它是实际和你看到的它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矛盾的,那这个过程当中你说我们是怎么样意识到的呢? 有的人他这样子去了以后他就愿意跟随他们这种主题、这种价值观,但是有的人像我们一样,就会被唤醒,那你说这事情怎么解释呢?我们可以说,这是因为有天意,我们这些人可能就是这种会在一定情况下会首先醒来或者是不能说首先醒来、就是作为前排醒来的人然后再去带动更多的人、去唤醒其他人。还有的就是像我在整个爆料过程当中,从第一天开始、甚至从我开始执行WHO任务开始、甚至从我为什么转行从一个眼科医生读完博士以后会变到一个病毒学研究者,会进入这样一个WHO实验室和这样一群顶级的科学家朝夕相处,这个我没有办法用言语去解释清楚,那是不是天意各位可以去做判断,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可以讲一讲这方面的事情,包括我整个一路来到美国一切遇到的事情,你如果跟我讲这些是我计划的,绝对不可能,没有人能够计划到,郭先生也计划不到,班农先生也计划不到,谁都计划不到。然后一路上遇到惊心动魄的事情,有包括在机场的时候差一点都死过去了,郭先生当时可以作证对吧?然后路德先生可以作证,这个我觉得没有办法解释,所以我相信有天意,我也确实之前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看了很多东西,然后我也有我自己对这些的认识、对这些的理解,我相信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和战友可以更多地去分享这些经验、这些自己知道的东西,然后我们大家会通过这样交流的过程去建立起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谢谢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科学家你讲的我觉得就像你做医学一样,非常简单直接就让人明白了这个事情,我相信你已经给了大家很好的答案。第二个问题我想请教您的是,也是很多战友要问您的,因为你为了揭穿真相、拯救人类加入了爆料革命,那么你失去了您的,您有先生、您有丈夫、这位先生也是你的同行,而且在这次共产党病毒当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包括你的前老板马里克,这都是目前看来这场共产党病毒最最关键的角色,所以说没有上天的安排几乎不可能让一个女士从山东的青岛那么年轻、获得这么高的专业的博士学位,然后还是两三种专业的学位都是和病毒有关系的,然后您又转到了香港在香港这么重要的P3实验室,然后您又嫁给了这位这么重要的同行的先生,包括你的老板马里克又是整个冠状病毒可以说是世界上排一排二的人物,那么只有您有这样一个同床共枕的坏丈夫,还有一个天下第一恶魔穿着这种所谓的实验室还有科学家的马里克博士,还有你那么年轻美丽漂亮,你又讲流利的英文,受过这么高等的教育,来自中国的山东青岛,似乎这一切的安排都是冥冥之中的。也就是说共产党这次的病毒,它做梦也没想到出来一个闫丽梦博士,而且你有这样的勇气,而且你的勇气又受到了香港运动和孩子们的巨大的影响和感染,唤发出了你内心里面很多人己经没有的正义感和辨别是非的能力,然后您又看到了爆料革命又看到了文贵在爆料革命当中每天在讲的视频,还有我们路德访谈、我们的路波切兄弟又跟你联系上,这一切一切不可能都是人的安排,这不可能那么多偶然,我们不相信这么多偶然只是是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相信自然而然背后的力量,我相信就是上天万佛万神,那么但所有战友的问题很多,未来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去谈。

文贵看春晚I送走庚子霹雳灭共年迎来辛丑以毒灭共以钱灭共年

文贵看春晚II联线简体中文战友谈中共经济危机四伏/G-News病毒专题

文贵看春晚III联线七星战友:全世界已没有选择必定火战灭共

文贵看春晚IV连线班农先生,99%的兄弟姐妹希望川普回归白宫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