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汹湧、诡谲多变的美中关系

翻译报道:牛小妹
责编:白夜
图片来源:美联社

据《政客》杂志的《中国观察家》专栏报导,自从拜登就职以来,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拜登总统和中国统治者习近平曾进行过谈话,这对华盛顿而言似乎没甚么特别之处。在川普政府时期,2016年川普在当选之后的一个月随即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而川普与习近平的第一次通话则是在2017年2月8日,这个现象曾经使得当时的美中关系一度陷入混乱。

在拜登政府执政之初,中国外交官就迫不及待的不断呼吁美中两国恢复“常态外交”,除了要求大量的对话之外,还包括中共惯常使用的“战狼外交”侮辱及暗藏阴谋的言论。杨洁篪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上向虚拟听众发表讲话,老调重弹的抱怨川普的对共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误导的”,根源在于“美国某些人的战略误判—他们认为中共国是美国主要的战略竞争夥伴,甚至是对手。”他要求恢复“正常互动”。

即使两届美国政府的策略看起来大相径庭,拜登的团队表面上仍坚称,川普政府对中共的诸多战略判断都是正确的。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也清楚的阐述了一项对共政策,该政策主要是关于重建美国的竞争力和同盟势力,甚至暗示根本不需要北京的参与。传统(非鹰派)的北京外交官对于要让美国外交官进入视频会议以达到某种程度的协议是有时间压力的,然而华盛顿方面则似乎还在等一个适当的”时机”。

华盛顿眼中的中共:窒碍难行!

在与大西洋理事会的会谈中,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描述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四个重点,其中只有一项跟北京有关。第一步是”重新擦亮美国民主这块招牌”,美国必须透过改革民主制度本身,以解决国内种族不平等和经济不平等等问题,让美国的民主基础更稳固。其次是与民主盟友和合作夥伴保持一致的行动,当美国面临中共的挑战与侵略行为时,才有对抗的筹码,同时也获得世界舆论的支持。第三是在美国境内进行尖端技术投资,在未来的关键新兴技术如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技术、清洁能源等方面引领世界。最后一件事则是美国在中共对新疆的种族灭绝、香港的消灭人权及对台湾的灰色战略的威胁种种问题上必须采取清晰一致的发言,并准备采取行动以向中共索讨相关费用。”

另一方面,川普与中共的“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目前正在“审查中”,拜登政府对贸易政策的看法是窒碍难行,白宫发言人詹妮•普萨基(Jen Psaki)表示,她不认为“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可以继续向前发展。分析师普遍认为这笔交易注定是失败的,因为北京方面无法履行其购买的承诺。

多方势力角逐的竞技场-华盛顿

老亚洲之手协会插手拜登政府业务

老亚洲之手协会(Old Asia Hands Society)也被称为亚洲之手(Asia Hands),是基于美国利益的非正式国际社会团体,由不同国籍的人组成,这些人目前在亚洲居住或已经居住在亚洲一段时间,或在该地区具有重要的商业经验。它是一个对亚太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事务具有持久兴趣的组织。越来越多的所谓亚洲之手(Asia Hands)的人士加入拜登政府的阵营。前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埃里森•拉斯科斯基(Ellison Laskowsky)加入了国务院内部政策智囊团的政策规划人员,拉斯考夫斯基(Laskowski)曾在台北任职担任外交官。前任开放社会基金会的高级政策顾问法兰西•班克斯曼Francisco Bencosme现在成为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的高级顾问,此前一直担任国防和国防部副部长直到2017年的凯利•马格萨门(Kelly Magsamen)目前则是担任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丁(Lloyd Austin)的参谋长。

拜登政府内部势力左右政府政策

拜登政府对于中共的态度,明显与川普政府的政策背道而驰,国务卿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安德里亚•米切尔(Andrea Mitchell)采访时再次表示,中共国是所有国家中对美国最大的”挑战”,布林肯只愿意承认中共是”挑战”,而不是”邪恶的非法组织”,这表示其中可能有更大的利益勾兑,对于拜登政府的影响或许远大于中共国的威胁,而这些利益勾兑可能还需要与北京协调解决。

奥巴马政府官员重掌白宫亚洲事务的兵符

根据政客 POLITICO的报导,在拜登政府中,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结构充斥着前任奥巴马政府的影子,库尔特•迈克尔•坎贝尔(Curt Michael Campbell)曾任奥巴马政府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拜登执政的第一天就被任命为白宫“印太地区协调长”并且由他领导三名“高级主管”,其中包括劳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劳拉•罗森伯格是奥巴马政府的中国、韩国的政策老将,是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中国政策的资深主任。相比之下,前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高级顾问,现任中东协调长布雷特•麦格克(Brett McGurk)旗下只有一位高级主管。这样的转变虽然不是大张旗鼓,但这样人事变动显然会严重影响白宫政策的制定。

关于台湾问题,美国民意与专家意见相左

关于中共国,美国专家的意见和大众是一致的,除非涉及台湾问题。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在专家和大众对中共国态度的调查发现,这两个族群在美国防卫台湾的国防问题上背道而驰。“跨党派界的多数舆论领袖支持美军使用武力保卫台湾免受中共的入侵,而大多数美国公民不分党派都反对这样的做法。”看来,美国民众对美国在国外的军事冲突的厌倦不仅仅局限于中东地区,而且很可能因此使得拜登政府对台湾进行武装防御保持“战略模糊性”。

中共的”种族灭绝罪”引发人权抗议

北京的2022年冬季奥运会计划预计在一年内开幕,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对此发表了对国际奥委会的严厉谴责,指责该委员会未对中共国进行“人权评估”并未曾督促中共履行其“应尽的义务”。随着布林肯部长支持共和党声明北京的新疆政策等同于“种族灭绝”,美国抵制北京的2022年冬季奥运的呼声可能增高。赞助比赛的厂商转而担心会对自家品牌带来伤害,参加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运动员也可能因此而颜面扫地。目前对于美国是否要抵制北京的2022年冬季奥运会,美国奥委会并没有给白宫确切的答案。

透视中国

中央打压私人企业家

长期以来,习近平一直不信任私人企业家,认为他们对共产党政权构成威胁。据《金融时报》的孙宇和汤姆•米切尔报导,中共国第二大的金融官员同时也是中共国银行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就是镇压”蚂蚁金服”的幕后黑手,郭虽然宣称自己从未使用过高科技产品,却坚信企业需要严格的高科技监管控制,而这也是他习大大老板的看法。经过一段时间与中共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听证会之后,郭与其代理机构坚持的对企业严格监管控制的意见胜出,这一过程听起来像是跨部门的争执。中共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日前还急切的希望在上海的星空股票交易市场进行耀眼的科技首次公开募股(IPO)活动。

香港已成空港,大量资产人力转移至英国

世界越来越看空香港的发展,虽然在北京的掌控之下,香港这个金融城市仍然为中共国大陆公司集资利润丰厚且大量超额认购的首次公开募股,但其他迹象显示并非如此乐观。一些商业客户,尤其是日本客户,正考虑从国际合同中删除在香港进行仲裁的条款,即便他们的律师们告诉他们要保留合约上的法律条款。资产经理和银行家们正搬迁至其他亚洲金融中心,例如新加坡。一旦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的限制解除,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香港人选择离开香港。大量的香港人正利用新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在英国建房,估计这会为伦敦带来数十亿英镑的“净收益”。

中国人口正迅速进入零增长

据《南华早报》的西德尼•蓝(Sidney Leng)报导说,尽管尚未公布全国数据,但2020年的区域数据显示中共国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在所有的主要城市中,温州的出生率比同期下降19%,台州的下降33%,合肥的下降23%。一位中共国资深研究员告诉《邮报》,出生人数可能只会再下降。这与总体预测吻合,显示出中共国人口到本世纪末将降至10亿,而这个现象会严重侵蚀了中共国的生产力。

来自中国观察者的争议话题-美国匿名”长电报”论文集

根据《政客》POLITICO出版的《中国观察家》(China Watcher)摘录, 一位匿名的川普政府高官发表了一篇文章“较长的电报”,该报告仿照乔治•肯南(George Kennan)1946年2月22日着名的“长电报”其中阐述了美国对中共国应有的全面政策,该文章来自同一天发布的长达80页的大西洋理事会论文集。网路中的反应包罗万象,其中除了对论文的共鸣提出实证,还有讨论匿名作者撰写的长达80页的文档提出对中共应有的广大目标。

主要的批评者来自丹尼尔•拉里森(Daniel Larison)及Paul Heer,美国保守党高级编辑丹尼尔•拉里森认为中共国并不是如电报所坚信的那样是习近平领导的“修正主义强权”,拉里森说:”中共有时或许可以像马克思修正主义强权那样行事,然而实际上中共国在许多方面都受益于现有的制度和规章,所以并不希望推翻既有的利益。”另一方面,美国东亚国家情报官员Paul Heer在《国家利益》中为习近平脱罪:”习近平对中共国转变为中央集权的责任并不如“较长的电报”作者想像的那么大,习的清除异己对中共国的影响也较小。“北京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日益自大和倾向民族主义的态度,更多的是与习近平领导之前就可以看得出来的战略趋势和权力算计有关,而不是受习的个性和心态的影响。”

至于”长电报”提到的关键”红线”概念,”长电报”的建议是,在台湾、南中国海和许多其他问题上建立美国的主要红线。然而,在讨论中共病毒疫情救济金时,普萨基主动对新闻媒体说:“’红线’是一个老名词,我们不会再使用它了。”

一位中共国的网友丹(Dan)回应“长电报”,他不以为然的贬抑“长电报”的作者乔治•肯南(George Kennan)并说:“乔治•肯南于1950年沮丧地离开了美国国务院,此后主要是在国务院外愤怒地叫嚣,并且还是一个失败的激烈反动种族主义者。”

中美技术冲突不是即将到来,而是已经发生

全球最大的医疗风险管理公司国际 SOS 公司 ( International SOS )的詹姆士•穆尔文宁(James Mulvenon)在《岩石战争》中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这比冷战时期更为令人难以忍受。“随着5G和量子计算等新技术的成熟,美中两国将继续相互争夺厮杀,抵制对5G和量子计算领域的入侵,并在还未被佔领的处女领域竞争。同时,美中两国的人们仍然需要相互交流并开展业务,这不是第二次冷战,即使是“脱钩后”的中美关系也会在历史上被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最后的结果就是持续就彼此边界的互连问题进行难缠的谈判,并为情报服务提供机会,以利用这种互连关系进行各种形式的间谍活动。”

中国最美好的是浓浓的人情味

中国最美好的地方是什么?现在居住在费城的《华尔街日报》的陈平平曾在中国担任通讯员多年,许多美国人问她是否对自己终于重返美国国土而感到宽慰?“我想说的是,中国这块土地到处充满良善与智慧的人们,他们总是不断的想办法将现实生活与游戏人间的幽默结合以充实自己生活的内容,”陈写道:“我无法说出我被邀请到街上的人们家中的次数,也无法描述我今天有多想念中国!无论是中国的美食或者熟悉的汉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些善良的人民!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用速记方式记录下所有的这些内容……”

点评:

自从拜登上台之后,美中关系就成了焦点。由于美国内部的各种势力互相较量、中共侵略台湾问题挑起美中关系的敏感神经、中共自身经济的快速崩塌、中共人口红利的迅速消失、中共的「种族灭绝罪」引发世界的愤怒、中共病毒疫情的责任归属……等复杂因素,都导致美中关系扑朔迷离,即便拜登政府与中共早已暗通款曲,可能的利益勾兑仍然要避人耳目。

如果拜登政府无法面对中共的三个硬盘威胁甚至更多的利益纠葛,无论是支持川普的八千万美国人民,或者被中共病毒侵略的所有地球人,都无法接受拜登政府的绥靖政策,全人类都必须面临一个选择:是大重启的人类灭绝或是大觉醒的人类灵性成长,任何有良知的地球人自然一定会选择大大的觉醒!

文章链接:

https://www.politico.com/newsletters/politico-china-watcher/2021/02/04/beijing-washington-china-frosty-silence-491627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