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对中共病毒真的有效吗?

翻译:WENJIE
责编:文旺

图片来源:https://news.azpm.org/

据《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近日报道,在一项对中共病毒疫苗进行的试验中,研究人员意外地发现,感染了中共病毒并且康复的患者并不能完全抵御来自南非的变异中共病毒。本周展示的初始数据表明,该变异病毒正在迅速传播。虽然离得出最后的实验结论为时尚早,但是这个发现对如何控制中共病毒大流行具有潜在的影响,包括强调疫苗接种的核心作用,以及保护那些已经康复的患者不再被感染。要达到群体免疫的门槛,使大量的民众受到保护,并且防止病毒再次大爆发,都依赖批量的疫苗接种活动,但是接种活动受到疫苗供应限制。

在马里兰州的生物科技公司诺瓦瓦克斯(Novavax)疫苗试验中,那些一开始受到病毒感染的人与没有受到病毒感染的人看起来一样能够再次患病。这表明,对目前在南非迅速蔓延的B.1.351变种病毒面前,疫苗并不能完全保护人类。这个变异病毒在美国已经有了几个感染病例,包括周五在弗吉尼亚州发现的一例,这是美国第三个州被证实有了变种病毒。

尽管在南非进行的疫苗试验中的初步发现是从有限的数据中获得的,但是,当实验结果首次在上周的新闻中被暗示出来,就引发了研究人员的争论和担忧,预计本周该发现会在更大范围内被批露。

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S·福奇(Anthony S. Fauci)表示,就保护人民大众来说,疫苗显然比自然免疫更好。他把疫苗称为“强有力的免疫插头”,也可作为一种实际检测方法来验证感染病毒后有了免疫力的群体是否真的获得了免疫力。他说,“数据确实引发人们想象,人们获得自然免疫的水平无论从免疫的深度,强度和广度来说,都不能足够保护人们被变异病毒感染。”尽管有些科学家说对新变种病毒的感染风险需要做更多更深入的研究,但福奇认为,即使大家在变种病毒威胁的范围上不能取得一致意见,那也没有证据证明二次感染会更严重和更致命。在他看来,尽管人类生存的世界对新变异病毒没有十全十美的防御机制,但这并不能说病毒大流行会在世界上永久存在。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健康科学与安全中心的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说,“我尤其担心那些不经过深思熟虑的言论会被利用来剥夺人们的希望。”“我担心人们接受的信息是,我们从没有考虑排除那些风险,而这不是(实验)数据表达出的实际信息。”她与别人都强调,现在还没有看到再次感染病毒对人们造成严重的健康后遗症,并且也缺乏证据证明再次感染是一种普遍现象。

报道称,上周,诺瓦瓦克斯公司首次披露了两个国际疫苗的试验结果,该公司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有些早期病毒感染患者在试验中会再次感染,大部分人会感染变种病毒B.1.351。诺瓦瓦克斯公司并没有提供轻度、中度和重度患者细分的案例,但是重度的中共病毒患者是不会出现在试验中的,表明重复患者也是不太可能被送到医院的。

周二,纽约科学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展示出了诺瓦瓦克斯的试验细节。在南非进行的试验中,一开始就发现有30%的人的血液里存在中共病毒抗体,这表明他们先前曾感染过中共病毒并康复。令人惊讶的是,给这些已有病毒抗体的人注射生理盐水后,他们的患病率与没有感染过病毒的人相同,因为这些带抗体的人被认为是有某种免疫能力的。接近4%的感染过病毒的人会再次感染,这个比例几乎和没有任何病史的人相同。来自西雅图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the 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学家拉瑞·科里(Larry Corey),是联邦政府一项全美中共病毒疫苗临床测验的共同主导人之一,他认为(4%)这个数据很有说服力,因为人们“基本上认为,接种疫苗肯定要好过天然免疫力,实际上疫苗接种的确比天然免疫好。”

这项研究发现,两剂试验的疫苗对变异病毒有着防御作用。该试验研究的目的本来是测定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重复感染只不过是实验中的意外发现。这个试验并不是被设计来测试重复感染可能性的,因此有些人争论道,这个实验不可能获得坚实的结论,证明预防感染的措施其实起不到预防感染的作用,但同时也会有另一些人警慎地反对这一认知。

报道指出,这也表明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力推的群体免疫策略是有风险的。神经放射学家斯科特是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的顾问,据说他赞同这样的一种策略,即在保护疗养院和其他弱势群体的同时,允许病毒不受约束地传播。但斯科特一直反复否认他支持这个策略。

联邦政府的这项研究,支持了南非研究者们最近分析康复者血浆所获得的实验室数据。在试验中,接近一半的血浆样本没有检测到抵御变种病毒的能力。在纽约的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科学家们进行着另外一项研究,他们提取了那些接种疫苗的人的血浆,发现血浆内疫苗产生的抗体大部分能够抵御在B.1.351 病毒中发现的变异。该校的分子免疫学实验室主任米歇尔·努森茨韦格(Michel Nussenzweig)说,“不奇怪在康复者中发现有些个体会重复感染。在那些接种疫苗的人,特别是在那些接种疫苗后几个月的人中发现感染也不奇怪,关键不是人们是否能够重复感染,而是他们因为再次感染患病后是否需送进医院。”

报道认为,重复感染一直是有可能的,科学家在设计病毒模型的时候,就假设自然感染将产生一定水平的免疫力,并且能持续几个月。在怎样使美国能够在这个夏季或秋季开始实现群体免疫的演绎中,这个因素也被纳入。即使存在疫苗供应的限制和经销商的延迟,寄希望于早期感染的患者(产生抗体),是推动群体免疫的因素。如果证明早期的患者易于重复感染变种病毒,那也就暗示着究竟何时才能够实现群体免疫。每个人都在尝试理解这个道理并发问,那就是事情发生的真相吗?因为那个潜在的暗示是巨大的,如果那个数据属实,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将公众拉回到这个事实上来,即我们曾经离结束这个流行病的终点线有多么的近。

有些人也不是很肯定。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家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说,他不能从那些数据中得出结论,因为那些数据有限并且还只是初步的数据。(群体免疫的)“速度已经够令人眼花缭乱了,我今天好几次学到新东西,那些让我对这些数据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数据科学家顾友阳(Youyang Gu)预测,他的防疫模型曾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应用,大概有65%的美国人口在六月一号前能够达到免疫能力。但是就这65%的人口来说,大约只有20%的人能够从过去的感染中获得免疫力。科学家也不确定重复感染这个因素会有多大程度影响他们的数学模型。他们非常急切的想知道,接下来几周里其它疫苗的试验数据,是否有能够佐证来自诺瓦瓦克斯的试验数据的趋势。顾友阳说,“目前的样本规模还比较小,在下结论前,我们应该需要更多的数据。”

需要更多的来自南非的数据,以帮助澄清这个重复感染是普遍的还是只发生在严重的病例上。研究人员也在跟踪特定的人群,比如从事卫生工作的人员,来量化重复感染者。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呼吸道疾病和脑膜炎中心联席负责人安妮·万·高特伯格(Anne von Gottberg)表示,有几例重复感染的病例已经得到确认,“我们或许能够从季节性的冠状病毒了解到一个事实,那就是重复感染这个病毒不是普遍的现象,并且在前一次患病后6到12个月才会再次发生。”

好消息是强生(Johnson&Johnson)和诺瓦瓦克斯的疫苗试验显示疫苗有作用,甚至能够对B.1.351变异病毒也有效,以及能够部分地预防严重疾病。

来自南非约翰内斯堡国家研究所的科学家彭尼·摩尔(Penny Moore)在邮件中说,“我认为事实是,现在从那两种疫苗获得的数据显示,我们能够预防这个疾病,即使对这个变异的病毒,也存在希望。”“我们需要继续保持对病毒序列的监测,毕竟那不是它最后的序列图谱。”

报道认为,需要密切监测也是将来的一个担忧,因为由中共病毒进化而导致疫苗的更新会不会驱动病毒持续变异进化。还有人担忧免疫力降低可能会产生新的耐药性病毒。努森茨韦格说,正因那个可能性,人们应该及时考虑两种因素来研发疫苗。

评:

纵览全文,都是关于疫苗对变异中共病毒是否有效的讨论。译者在这里想问一下,对那些变种前的中共病毒有有效的疫苗吗?就译者目前掌握的信息,还没有哪个公司的疫苗被国际权威机构在全球推广。所以译者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何况文章中也提及到这个中共病毒会不断根据自身环境而进化,不知道我们开发疫苗的速度能够赶上中共病毒进化的速度。

掌握一手信息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说过,这个病毒就是中共在实验室合成的,没有中共病毒真相就不会有真的有效疫苗,只有打倒了中共,获得病毒全部基因序列,我们才可能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法。

原文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1/02/05/virus-variant-reinfection-south-africa/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ecurity
22 天 之前

灭赤匪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