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中共数字集权货币体系(一)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普彤人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techinasia.com

关于中共鼓吹的区块链数字货币,笔者对其公开资料做了学习与研究,逐渐形成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在此与读者分享。

一、区块链技术

中共的数字货币体系只是实现其数字集权的一个方法,与是否使用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

事实上,截止目前,墙内各种金融论坛和技术交流会上关于数字货币的议题基本上都集中在数字钱包、快捷支付以及应用场景上,并没有在公开渠道广泛解释央行数字货币底层的区块链究竟如何实现。

另一方面,在中共数字货币发展的早期,虽然外界疯狂炒作区块链技术,但央行以及数字货币研究所等机构却一直坚持“不预设技术路线”的方针。

笔者注意到,中共的数字货币是双层结构,即央行发行货币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再发行给货币使用者。从商业银行的层面上,央行并没有在区块链技术层面提出任何要求。也就是说只需要将传统的银行与支付系统进行有限的修改即可支持所谓的数字货币。这似乎也解释了中共的数字货币IT系统仅2-3年左右就宣称建设起来的“奇迹”。

所谓的央行与六大银行都是党亲自领导的国家机关,不管银根如何调整,家族势力如何争夺,对于党来讲都是左手倒右手,使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不可抵赖”似乎又有些多余甚至是碍事。

综上,中共所谓的数字货币在央行以及大型机构间是否真正具有区块链“不可修改”、“不可抵赖”的特性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没有做到以上两个特点,那么其“一键修改”,“不可追溯”的便利性对掌权者就会凸显出来。相信这个特性是中共甚至全世界向往至高权力的人都非常渴望拥有的。

二、数字钱包

对普通的老百姓而言,使用数字货币不过像是换了一个支付宝或者微信钱包APP,日常消费过程中几乎体验不到与传统电子支付方式的差异。

但所谓的数字钱包,还是有一些所谓的新特性的,其核心就是数字证书技术的嵌入。

所谓的数字签名技术就如同在每一个手机端数字钱包的APP里面都放了一个银行的印章。每一笔交易的凭条都会盖上这个章,并将凭条一分为二交给交易双方保存。交易双方见章即可支付或结算,不需要联网,这自然也支持了离线交易(不联网交易)。

当然,支持离线交易不等于所有交易都会离线。当手机联网的时候,钱包中的所有交易信息都会上传至银行端的服务器进行对账。

钱包里面放着央行的印章,就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钱包里面放着商业银行的印章,就是央行委托商业银行发行的的数字货币。与纸币不同,对于倒闭的银行其数字货币如果不被央行接管,其货币余额将会瞬间清零。

对于普通百姓来讲,仿制数字证书难于登天,因此,数字货币在老百姓层面确实可以做到“不可修改”、“不可抵赖”。然而对于银行而言,他们有发行权数字证书即拥有刻章权。凡是银行刻的章都是真的,而银行曾经刻过的章也很容易通过,“证书吊销”机制可使其无效化。

三、贬值游戏

在网络游戏中,一个主要的成长属性一定会配合其他属性进行制约,尽管游戏中通货膨胀普遍很严重,但游戏世界里的经济秩序从来都有条不紊。更神奇的是,玩家总是处于“刚好不满足”的状态,导致其不断奉献大量时间与金钱却毫无怨言。

一切都数字化后,人生越来越像游戏。当世界政府债台高筑,货币超发已经无法挽回之际,数字货币的附加属性-——或者我们直接称之为高级粮票——就成为当权者拯救经济,使其溃而不崩的一大法宝。

比如,大葱已经从1元涨价到10元一根,眼看穷人买不起就要造反,怎么破?供销社提供一元钱一根的大葱,但必须提前预约配额,预约到即可使用一元钱外加一根大葱的配额买到一根大葱。

吃着一元钱一根的大葱,感谢党吧,感谢政府吧!但感谢之前,想想为啥人类科技都发展到如此的高度了,却还需要为一根大葱感谢党和政府?究竟哪里不对呢?

在这样的数字货币体系下,货币就具备了指数级贬值的先决条件。指数级贬值,就意味着百姓的财富将被洗劫。而防止百姓造反的方法,就是平价供销与配额制度的结合。所谓的配额制度,本质就是资源被权力掌控、分配也被权力掌控的具体表现。中共数字货币可以完美地将二者结合起来。如此,当权者再也不用害怕经济数据不好会导致自己下台,甚至因为有中共这样设计的数字货币加持,出现百姓越贫穷,执政越容易的现象也不足为奇。

+7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楊同學
2 月 之前

“相信这个特性是中共甚至全世界向往至高权利的人都非常渴望拥有的。”中的權利和權力分不清。

0
大废墙
25 天 之前
Reply to  楊同學

感谢指正

0
inception
3 月 之前

好文章,感谢作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