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北卡崇尚毛腊肉的“革命社会主义者”教师协会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Revelation119熙攘

图片来源: Ladyliberty1885

据<<国家脉搏>>2月3日报道,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教师协会副主席、“革命”人物布莱恩·普罗菲特(Bryan Proffitt)是一个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激进主义分子,其与一个遵循马克思和毛泽东主义的“革命社会主义”组织“解放之路”关联甚密。他领导着北卡罗来纳州教师协会(NCAE),该协会拥有43000多名成员,年收入超过800万美元。

针对孩子们的社会主义

普罗菲特此前曾担任达勒姆教师协会主席,并于2004年至2015年间执教,而且还是达勒姆公立学校年度最佳教师奖决赛的入围者之一。

然而,在教学之外,普罗菲特坚定地致力于促进美国内部向社会主义的转变。普罗菲特在《解放之路》这样描述道,“我们是美国的革命社会主义者,致力于为一个社会财富不是由少数亿万富翁控制而是由人民控制的社会制度而奋斗。”

《解放之路》将共和党人视为“主要敌人”——在统一战线的框架下,我们把新同盟当作主要敌人。新同盟是共和党中团结在一起的由资本阶层和中间阶层中最反动的人士和右翼种族主义者组成。我们用这个词来强调一个事实,即这个国家右翼力量植根于种族主义计划和战略。

更重要的是,《解放之路》公然申明遵循毛泽东主义——毛腊肉提出了群众路线和统一战线的方法,即如何从工人和广大群众在提出要求并进行尽可能广泛和团结的、实质上挑战体制的斗争的经验和见识中汲取教训;以及如何阻止在社会主义国家生产过渡关系中产生的新剥削者恢复资本主义。

《解放之路》还表示,“我们还可以从无数帮我们勘察前方道路的斗士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这些人不仅包括卡尔·马克思、弗拉基米尔·列宁和毛泽东,还包括马尔科姆·利特尔、埃拉·贝克、艾米尔卡·卡布拉尔、何塞·卡洛斯·玛丽亚特吉、安东尼奥·格拉姆西、何塞·马蒂、弗朗兹·范农、迪格纳·奥乔亚和贝塔·卡塞雷斯等等“。

普罗菲特为该组织撰写的白皮书,希望他们“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参与组织以及建立革命运动所需有关的对话”。他在白皮书开篇说,“为了透明起见,我们是解放之路的年轻领导人,这是一个革命组织,其成员遍布美国。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就是你……年轻的左派。”

针对学校

在白皮书中,普罗菲特指导他的同志们如何成功地在美国和其他地区实现社会主义——找到并支持来自人民运动的新的领导层。研究问题,设计长期解决方案,并创建计划来组织我们所需的变革。在这些组织中,每个人都不必全能,文化工作者与组织者和有天赋的管理人员并肩作战,因此每个人都努力填补彼此的空白,互助互爱。积极协调和提高。通过创建一个不同运动和地域的革命者可以串联的方式,集体的力量比简单的个人力量的总和要更强大。

他还谈到了针对学校的特殊意义——与社会运动组织、社区组织、工会、学校和革命组织中的人们一起建立共同的项目或运动。人们基于对问题的本地调查的项目展开发展与合作。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民群众总部机构、更多的群众运动。这会展示我们如何为人们创造改变现实的空间。革命者们在这里起着重要作用。与以前从未一起工作过的人进行这种工作将有助于建立信任和持久的政治关系,从而使我们能够进行更高层次的斗争。

2008年,作为“抗争传统的继承人:北卡罗来纳州社会正义主义者的口述历史”项目的一部分,普罗菲特接受了采访。在采访中,他坚持“资本主义必须消失”并呼吁成立革命党派——我是一名革命者,因为我认为资本主义必须消失。不消除白人至上主义,我们就无法建立一个更美好、更多元化的社会。在我们结束所谓的父权制的制度之前,我们不可能结束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因为这种制度宣扬男人比女人更有价值,而且只有两个性别种类,每个人都必须选择其中的一个。不革命,我们就改变不了这个状况。通过组建一个革命党派,我们将会改革很多东西。

评:

众所周知,美国及其他西方大国的教育系统是由一群有着强烈左派思维的理想主义者管理。他们不仅在教学实践过程中向孩子们灌输左派价值观、洗脑年轻一代,而且还通过他们控制的教育系统对于异见人士(右派思维人士)进行打击。强迫勇敢发表不同观点的教授或者老师辞职或者被辞退的新闻,常常见诸报端。因此,看到本文,并没有使笔者更加惊讶。

可是影响力巨大的教师协会领袖如此“无知地”推崇共产主义恶魔马克思、列宁、杀人魔王毛泽东及其主义,着实让笔者倒吸一口冷气。基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100多年以来的历史中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众多如此明确的历史事实(诸如社会主义国家的贫穷、人治大过法治以及亿万人口被屠杀,以及资本主义国家的文明、科技发展等),左派领导人依然选择前者道路,实在匪夷所思。正如我们在路德时评中所听,这些人不是蠢就是恶!

原文链接

校对、发稿 文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