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可以篡改历史,但能把人们经历的伤痛抹掉吗?

新闻来源: 《The Economic Times》
原作者:LI YUAN
发布时间:2021年1月23日
简评/翻译: 阿娜 发稿人: Ting Guo

简评: 

2020年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没有想到的是,武汉当时的疫情的严重程度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就是在中共防火墙高筑和网络管控严重的情况下,作为身在海外的人看到那些呼救和真相报道的视频都不忍落泪。可以问问周边多少人,都是在这病毒的事情上,看清了中共体制的邪恶及对待中国老百姓的残忍。多少医生护士丧失生命,多少满载医生、护士的飞机和汽车去到武汉支援,回来的却是噩耗。听说封城结束后的武汉,每到晚上,多少社区里一栋栋的楼是漆黑一片………

如果拿中共病毒给世界造成的人员伤亡情况,与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相比的话,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战争。没有任何一场战争,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杀戮如此之多的无辜百姓。最可恨的是杀人者–——“中共”还在大搞病毒经济,无理收取各项检查、隔离费用。正如中共的监狱里判处死刑后,还要向死刑犯的家属要被枪毙时的子弹费一样的道理。听起来太滑稽,但这却是如此残酷的现实。

原文翻译如下:

北京如何将中国的病毒悲剧变成其优势

一年前的这个星期,中国共产党正处于几十年来最大的危机边缘。冠状病毒使武汉市陷于瘫痪。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政府公然掩盖这一大流行病,在网上引发了中国互联网多年来未见的强烈反对。

然后,当政府打击的速度快到似乎连中国的宣传机器也无法应付,许多有自由思想的中国人开始认为这是不可想象的。这场悲剧也许会迫使中国人民退缩。经过数十年的思想控制和日益严格的审查制度,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最强大的宣传机器将要瓦解的时刻。但结果是这部宣传机器还在。

一年后,共产党对病毒的国内言论已经绝对的控制。按照北京的说法,武汉不是证明了中国的弱,而是证明了中国的强大。至少从在线内容来看,去年恐怖的记忆似乎正在消失。即使是中等程度的异议也会被中共所制造的更大的声音所掩盖。

中国人民本周本应该低下头,以纪念遭受痛苦和死亡的人。相反,一位中国女演员及其代孕婴儿的丑闻却在国内互联网上火爆,这就是中共的宣传机器所制造的小报新闻。(译者认为这都是中共用来吸引百姓的眼球和转移对病毒关注的技俩罢了。)

本周,我浏览了我一年前的中文社交媒体时间表和屏幕截图。我为删除了多少帖子,文章,照片和视频感到震惊。特别记得对李文亮博士在2019年底警告大流感被沉默后死于该病毒感受明显。

那天晚上,无数中国人发动了一场网上起义。他们发布了“悲惨世界”歌曲“您听到人民唱歌吗?”的视频。他们反复分享李克强的一句名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甚至中国的一项宣传指示都警告说,李文亮医生的死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年轻人告诉我,官方新闻媒体已经失去信誉。

我的微博上的一位追随者为以前攻击我而道歉。他写道 : “我曾经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是邪恶的。”现在,他补充说“我知道我们被骗了。”

一位中年知识分子告诉我, “他希望有自由思想的中国人(那些希望从北京的控制中获得更大自由的人)将从他估计的总人口的5%增加到10%,再增加到30%到40%。”

随着这些希望的升起,其他人试图压抑热情。一位政治学家猜测,具有自由主义思想的中国互联网用户所占份额将会减少而不是增加。她预言,在三个月内,中国公众将在中共领导力下庆祝他们光荣战胜病毒。不幸的是,她是正确的。

正如我的同事所报道的那样,为了重述大流行初期的叙述,中国政府开始了巨大的幕后努力,以确保审查掌控到方方面面。他们倾听并阅读人们所有的发帖。然后,审查员要么解决问题,要么让持不同政见者沉默。中国官员说,警方已对17,000多人进行了调查或以其制造谣言、散布虚假大流行病相关的信息的名头去处理这些人。

11周后,武汉的封锁结束了。到了夏天,世界上许多网站的首页上都出现了一张拥挤的武汉游泳池的照片。中国成为成功的典范,而美国和许多其他西方国家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激增。这种对比使中共强大的力量的有效性变得容易售卖出去。

中国共产党的控制历史由来已久。在美国,历史叙述转换和竞争,导致争论甚至暴力,但不断阐明新的观点,并加深对支撑民族身份的因素的理解。相比之下,在中国,中共政府成功地告诉人民,除非有强有力的掌控者叙述,否则中国几乎无法统治。

共产党篡改历史最严重的事件,包括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天安门广场的镇压。文化大革命之后,紧随其后的是所谓的疤痕文学,即那些在那段困境中受苦的人们的回忆录风格的小说。党很快意识到了让公众分担个人创伤的危险,并取缔了书籍。

在习近平领导下,该党已不再容忍非传统的历史观念。在2016年,《炎黄春秋》每月出版一本,是一些温和的退休官员们在此发表文章,后被迫将其编辑权交予中共当局。

关于当前大流行的叙述也不例外。报道形式与正式版本不同的记者,作家和博客作者已入狱,失踪或沉默。武汉小说家方方成为2020年中国互联网上最受辱的人物。她的罪行是?在网上日记中记录她所经受的封城的经历。

网上有人称她为骗子,叛徒,小人和帝国主义的狗。他们指责她骚扰政府,并在美国出版日记的英文译本,从而使中国人在世界上丢脸。一名男子呼吁政府调查她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位高级医学科学家谴责她缺乏爱国情绪。没有出版商愿意或能够在中国出版她的作品。支持她的社交媒体帖子和文章经常受到审查。一些公开场合为她辩护的人受到了惩罚,其中包括武汉的一名文学教授,她失去了党员资格和教学权。“我想方方写了发生的事情,”武汉残疾人志愿者组织的组织者叶艾米(音译)说。 “实际上,我认为她没有写进去那些最严重的情况。她的日记很温和。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都不能被容忍。”

像方方这样的人所做的对她自己是有风险的。它使那些可能在政府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之前的吹哨人保持沉默,例如陷入冲突中(可能是网上被骂)或被称作干扰中国的经济增长。

它也掩盖了中国人民的真实感受。在大街上,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很乐意告诉您他们的想法,也许是详尽的细节。但是中国在2020年变得更加不透明。在线审查制度变得更加严厉。很少有中国人愿意冒险与西方新闻媒体对话。北京驱逐了许多美国记者,包括《纽约时报》的记者。

武汉志愿者团体的组织者叶艾米不相信武汉可以宣称自己战胜了大流行。她说:“我的整个世界已经改变了,它可能永远不会回到过去。” 她仍然在沮丧中挣扎,害怕离开自己的公寓。作为大流行前的外向型人,自2020年4月封锁结束以来,她仅参加了一次社交聚会。 “突然之间,我们被关在家里很多天了。这么多人去世了。但没人追究责任。”她说。 “如果有人为自己没有做好的工作道歉,我可能会感觉更好。” 她说:“我无法忘记痛苦。” “刻在我的骨头和我的心里。”

原文链接:
How Beijing turned China’s COVID-19 tragedy to its advantage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是1,小一
24 天 之前

加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