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专栏:【战友心声】岁岁乡思是豆腐

作者:纽约香草山  文石美食 校对/发稿:飞虹

年味渐浓,辛丑春节要到了。

香草山农场美食组要办“香草年夜饭·网络美食拜年”,向大家征集自己制作的美食图片。转眼间,上百道美食蜂拥而进,从鲍翅虾蟹到面点时蔬,让人眼花缭乱。看原料食材和烹制方式,应当是来自各洲各国。美食讲求色、香、味,这样的网络珍馐汇,让每个闯进活动区的人顿时饱尝美色,无法嗅香品味,反更勾引食欲。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都因这些图片,口中同时淌涎生津,如此聚餐拜年,对所有人都是令人难忘的第一次吧。

但是里面却没有我最想吃的。

记得有个荷兰朋友到大陆呆了几个月,学了一点中文。回来后问他最怀念那边的什么东东,答曰:麻婆豆腐。说完他抿抿嘴,似闻吞咽口水之声。是啊,豆腐,最廉价平常的中国传统食物,在异乡却最难尝到,因此也最容易引发相思之情。周作人、梁实秋和汪曾祺这些爱谈吃的作家都写过豆腐,而且写了又写,总觉得还没有写尽。梁实秋先生到美国探亲,特意从台湾带了豆腐丝给亲友。下了飞机,被海关拦下。先生解释说,这是豆腐,并非肉类,没有违禁。海关的美国小伙子摇摇头,不对,豆腐我知道,不是这个样子。估计常有人从中国带豆腐入美,海关官员已经有了经验。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种简单的食材可以做出无数花样来。在偌大的中国,每一地因地理气候不同,都会变出模样完全不同的豆腐制品。

当然,现在亚洲超市遍布欧美大城市,想吃豆腐的话还是可以买到的。去年此时,武汉封城,消息传来,海外华人是最先感到紧张的。大概是我们这个民族常遭各种灾祸,警惕性已然世代相传,深深扎根到骨髓。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立即想到要如何自救,全力确保全家挺过灾祸。

我和家人立即去亚洲超市采购各式中式原料。大陆的食品加工业貌似繁荣,其实极为粗简,机械化程度相对低。不像在欧美澳日,大众食品的生产早就采用密封无菌的生产线。加上中共根本不在乎国民健康,食品监管似有实无,任何小作坊都可以在脏乱的环境下进行食品加工,且贿赂地方政府便可以不被查处。这样的状况,很难保证疫情蔓延后生产的食品不被病毒污染。而西方政府对中共国实情总是糊里糊涂,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并不因为疫情就加紧对食品贸易的监管。所以我当时去亚洲超市原本是打算是囤些中式传统调味品之类便于长期存放的东西。不过看到冰箱里密封包装的豆腐,还是顺手拿了两块。

回到家打开了一块豆腐,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普通的豆腐当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气味,淡淡的豆腥味而已,但是毕竟它漂洋过海,而且在异乡是不可能有的。另一块舍不得吃,存放着在冰箱,经常看看,打算放在保质期前吃掉。不想有一天突然发现包装里面的色泽有变化,急忙打开,一股馊霉味冲入鼻腔,显然是坏掉了。明明是在保质期内啊。可怜乡思无处诉,捧着这块变味的豆腐,食之不敢,弃之可惜,想到连这样一块变质的豆腐都不知何时再能得到。

忽然想起多年前在安徽屯溪吃过毛豆腐。点了这道名菜后,因为好奇,便溜到后厨,想看看这豆腐如何披“毛”。见了果真名不虚传,吓一跳:长长的一层灰绿色毛菌茁壮成长,完全看不出长毛下是原本白白嫩嫩的豆腐。于是默不作声回到席间,没有告知亲友,怕他们和我一样大惊小怪。幸好毛豆腐上桌,已经改颜换面,长毛绿怪都服服帖帖趴在豆腐上,掩盖在厚重的调料下看不到了。口感嘛,没什么特殊,发酵的味道不如臭鳜鱼那么明显。后来看到网上介绍毛豆腐,大都是白白的一层细毛,和我见过的相比,卖相优雅,简直是文静的淑女。但我确信自己的记忆没错。而且吃过品相惊骇世俗的毛豆腐,才能回忆长存啊。

异乡遇佳节,首先引发的是味蕾的思乡。关于豆腐的记忆禁不住在舌尖上弥漫开来。成都的各式豆花,北京的凉拌熏干、冻豆腐和豆腐脑,淮阳的大煮干丝和炸响铃,云南的烤臭豆腐,南京的炸臭豆腐……

古时有位极端嗜酒的酒鬼,希望百年之后化作陶土。如果被制作成酒罐子,就可以永享酒香了。我虽然如此钟情于豆腐,却没有想变成花岗岩,被人做成磨豆腐的石磨。想想其实自己反而是被磨石碾压的豆子而已,早被命运碾压得面目全非了。

佳节必思亲。去年疫情以来,各国相继断航或者机票大涨,很多无法及时回国的大陆劳工,不知如今是否回平安到家乡,是否能在节日和家人相聚。中共吞并全球的战略,靠的是敲骨吸髓得来的血汗巨资,还有百万奴隶一样没有任何权力的劳工遍布亚非拉。这些终年苦干的人们,最盼望的就是能在年节回到属于自己温暖的小家了吧。往年,如果春节赶工不能回去,好歹会有比平日丰富的饮食,大家凑在一处边吃边看看央视春晚,算是难得的放松调剂了。七十年洗脑,可怜普通人即便身已离开千里,却还会自觉接受大陆宣传机构的洗脑。虽然期盼年节,我们这个民族其实始终缺乏表达自身愉悦和欢庆礼赞的方式。

能够在“香草年夜饭·网络美食拜年”中贡献佳肴的各位神厨,显然都是生活稳定,衣食无忧的,想来年夜饭必定都有亲友相伴。而且大家虽然天各一方,却可以因为共同的信念,怀着热血和对未来的憧憬,相会在农场,真是海外华人中幸运的一群。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