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疫情溯源调查组的成员Peter Daszak曾赞助病毒蝙蝠侠石正丽做冠状病毒 “功能增益 “实验

作者:IAN BIRRELL《星期日邮报》 翻译:文心GiGi

自相矛盾的冲突:英国科学家彼得.达斯扎克(Peter Daszak)一度捐资赞助“蝙蝠女侠”石正丽进行极具争议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的实验,他怎能成为世卫组织调查疫情原始来源的团队成员呢?

  • 英国科学家彼得.达斯扎克的研究机构曾向武汉科学家捐赠现金
  • 他在过去一年里始终反驳及否定关于实验室可能泄露病毒的说法
  • 但他应世卫组织的邀请,加入了由10名专家组成调查的小组,一起前往中共武汉调查疫情起源。

一位英国科学家在领导了一场全球性以驳斥有关Covid-19病毒可能从与其慈善机构有联系的中国实验室泄露的说法后,正面临着要求他从对Covid-19起源的两项关键调查中下台的呼吁。

彼得.达斯扎克的组织向对掩盖事实而日益受关注的中心-武汉的科学家提供资金,还与他们合作进行由于担心引发大流行病而在美国被禁止多年的冠状病毒的尖端实验。

武汉病毒研究所从2015年起就开始进行这种对蝙蝠病毒的风险研究,包括收集新的冠状病毒和极具争议的 “功能增益 “实验,以提高它们感染人类的能力。

上图:彼得.达斯扎克的组织给由于掩盖事实而日益受关注的中心-武汉的科学家提供资金

许多顶尖科学家认为,刻意制造新的传染性微生物会带来巨大的危险,因为意外的释放会引发疫情大流行,尤其是实验室的泄漏事件经常发生。

尽管达斯扎克博士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关系密切-而且他还精心策划了各种方式以扼杀疫情可能不是自然发生的说法-他还是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邀请,加入了由10名国际专家组成的调查此次疫情的团队。

这位知名的科学家经营由著名自然学家和畅销书作家杰拉尔德-杜瑞尔(Gerald Durrell)创立的保护慈善机构,他还领导着一个由《柳叶刀》医学杂志成立的关于疫情起源的调查小组。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 生物安全专家、化学生物学教授Richard Ebright说:“彼得.达斯扎克存在利益冲突,而这明确剥夺了他参与调查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资格.”

“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资助与SARS相关的蝙蝠冠状病毒高风险研究的承包商,也是这项研究的合作者。”

达斯扎克是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他的职业生涯从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研究罕见的陆地蜗牛,到新的关键角色, 即调查一个世纪以来最具破坏性的流行病的爆发。这位来自曼彻斯特的胆大妄为的科学家,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试图反驳关于实验室可能泄密说法,同时为他的朋友石正丽辩护。石正丽这位武汉科学家因在洞穴中猎杀病毒而被称为蝙蝠女侠。

“别理那些阴谋论:科学家们知道Covid-19不是在实验室里产生的。” 他在《卫报》上写的一篇典型文章的标题是这样的。

但其他科学家说,现阶段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支持达斯扎克的坚持,即Covid-19是通过自然传播从动物传到人类的。许多人指出,武汉是亚洲主要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中心的所在地,也是疫情爆发的地方,这是一个简单而又惊人的巧合。

通过信息自由的请求而发布的电子邮件显示,达斯扎克招募了一些世界顶级科学家,以反驳可能的实验室泄漏的说法,并于去年年初向《柳叶刀》发表了一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集体信件。他起草了他们的声明,攻击 “阴谋论认为Covid-19没有天然来源”,然后说服其他26位著名科学家来背书。他还建议这封信不应该被识别为 “来自任何一个组织或个人。“

调查疫情原因的人士当中,包括当时12位柳叶刀小组签名者中的6位。

然而据悉,达斯扎克此前曾就实验室事件引发全球大流行的危险发出过警告,并表示,在武汉进行的那种病毒操纵研究,风险更大。

2015年10月,他在《自然》杂志上与人合写了一篇关于 “病毒的溢出和大流行特性 “的文章,指出了 “实验室环境中的病毒暴露 “和 “实验室中饲养的野生动物 “带来的风险。

7个月前,达斯扎克是著名的美国国家科学院在华盛顿举办的关于降低新发传染病风险的高规格研讨会的主要发言人。在为会议准备的材料中,有一份由达斯扎克撰写的13页的文件,题为 “评估冠状病毒的威胁”,其中有一页审视了 “遗传和实验研究 “的 “溢出潜力”。这明确指出了增加此类研究危险的步骤-从风险较低的病毒取样,感染隔离细胞,到为实验室创造的动物体内有人类基因、细胞或组织的所谓的 “人化小鼠”实验的最高风险。

然而,1月2日–在中国境外传出武汉出现新的呼吸道疾病的消息三天后–达斯扎克在推特上吹嘘分离出了 “能在实验室中与人体细胞结合 “的SARS冠状病毒。

他补充说,其他科学家已经表明’其中一些具有大流行的潜力,能够感染人化小鼠’。

两个月前的另一条推文谈到了来自蝙蝠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巨大进展’,通过识别新的毒株,找到与人体细胞结合的菌株,以及’使用重组病毒/人源化小鼠可以看到类似SARS的症状,并显示一些对疫苗没有反应’。

 达斯扎克还告诉一个播客,蝙蝠冠状病毒可以在实验室中’很容易’操纵,解释了它们的尖峰蛋白–与细胞中的人类受体结合, 可以推动从动物到人类的传播风险。

“你可以得到[遗传]序列,构建蛋白质,将其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干中,然后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工作。”他简单扼要地说。

这凸显了生态健康联盟在最高安全级别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支持的研究。 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石(正丽)所在的收集了数百种冠状病毒样本的研究所。据《星期日邮报》的披露,他们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资金流被美国当局以安全为由阻断。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表示,只有当外部专家能够探查武汉的设施和记录, 并“特别注意解决…工作人员在2019年12月之前是否拥有Sars-Cov-2[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株]的问题后,其对生态健康联盟的370万美元(280万英镑)赠款资助才会恢复。”

科学界一直在激烈争论’功能增益’研究的风险 – 即增加病毒样本感染人类的能力,以促进理解并可能开发疫苗的研究 – 是否超过了任何好处。这导致奥巴马政府在美国禁止了三年–尽管实际上大部分研究只是外包给了国外。

‘这不是普通的科学,’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汤姆. 格尔斯比和哈佛大学的马克.利普希奇这两位美国著名的流行病学家在2017年解除禁令后写道。

“绝大多数的科学研究都是安全的;即使是想象中最糟糕的事故,如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或爆炸,也只会伤害少数人。但制造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会产生一种风险–尽管是很小的风险–用一种高度危险的病毒感染数百万人。”

然而武汉的科学家们,有时与领先的西方专家一起,从他们在数百英里外的中国南方热带地区收集的蝙蝠样本的巨大库存中制造了相关的嵌合体冠状病毒。

这些被操纵的病毒中有许多在人体细胞中显示出感染力,在某些情况下,它们是通过一种不留任何实验室工程痕迹的无缝克隆方法构建的。

被暂停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拨款的细节显示,使用 “传染性克隆技术”构建具有入侵人类细胞能力的病毒是他们研究的一部分。不过,该实验室的一名高级官员公开承认了生物安全问题,并引发了美国外交官的警惕。

上个月因 “找茬”而被中国关押的记者张展在4月拍摄的一段视频,展示了垃圾遍地的场地。

由于中国掩盖Covid-19的爆发,打击试图警告人们的医生,钳制数据,以及绝望地声称印度、意大利甚至外太空都出现了这种疾病,对其泄漏的可能性的怀疑已经更加加剧。

上周,赋予中国否决其成员的权利的世卫组织的调查组,被阻止进入中国,引发了该机构总干事特德罗斯-阿达诺姆-格布雷耶斯对北京的罕见批评。

‘蝙蝠女侠’石女士的行为 – 她承认自己听到病毒后的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的实验室发生了泄漏–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她在公布Sars-Cov-2的基因序列时,没有详细说明这种新病最令人惊讶的地方–在类似的冠状病毒上看不到的突变,确保它能感染如此广泛的人类细胞。

然后出现了她将三名死于一种类似SARS呼吸道疾病的矿工的死亡错误地归咎于一种真菌感染,从而在揭示她的实验室如何持有最接近Sars-Cov-2的亲属时掩盖了与他们死亡的联系。这个样本是在死亡事件发生后,在距离武汉1000多英里的矿区采集的,并带回武汉研究所。

上图为彼得.达斯扎克与武汉科学家 “蝙蝠女侠 “石正丽及同事共饮。

世卫组织的一位消息人士基于达斯扎克的专业知识和对中国的了解,为他加入调查组辩护,他告诉我,这位英国人只是为了保护他的科学家朋友的名誉。

达斯扎克在去年2月份说:”我们可以选择是站出来支持那些每天受到阴谋论者攻击和威胁的同事,还是视而不见。” 然而两个月前,他给一位同情他的科普作家发了一条推特,让他对自己作为调查员的独立性更加惊慌失措:“期待着我们和石正丽一起捧杯喝白酒[一种中国酒]和唱卡拉OK的那个特殊时刻。”

达斯扎克在将杜瑞尔的保护慈善机构(以前称为野生动物信托基金)变成一个蓬勃发展的载体,以实现他在世界各地追捕新病毒的雄心壮志后,他的声誉岌岌可危。

当他的妻子在美国找到一份工作后,他搬到美国后开始为该机构工作。他在世纪之交后不久就开始与人共同协调一个小项目,但最后却成了总老板。

上图:这位知名的科学家经营由著名自然学家和畅销书作家杰拉尔德-杜瑞尔(Gerald Durrell)创立的保护慈善机构,他还领导着一个由《柳叶刀》医学杂志成立的关于疫情起源的调查小组。

根据最新的税务数据,他已经将慈善机构转移到关注野生动物 “外溢 “的大流行威胁上,此举使慈善机构的收入在过去7年中增加了一倍多,而他自己的薪水也激增到令人印象深刻的410,801美元(30.3万英镑)。

他的专业知识包括参与了300多篇科学论文的撰写,在全球科学界和公共卫生界赢得了突出的地位。然而,他却因为自己的立场成为被辱骂的对象,并有可疑的白色粉末被送到他的家中。

然而,他却被那些与他发生冲突的人指责为欺负反对者,这些人包括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环境健康荣誉教授科林-巴特勒。巴特勒与达斯扎克一起编辑了三年的科学杂志。

“他可能真诚地相信自己的工作,但他围绕着人畜共患病[动物对人类的感染]这一观点建立了一个帝国,’巴特勒说。

“他还与武汉研究所合作,据说就是做”功能增益” 实验。

曾在中国工作过的世卫组织前顾问巴特勒上个月在《人类安全杂志》(Journal Of Human Securit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强调了实验室反应中的不一致之处,以及’引人注目’的间接证据,让人相信Covid-19从实验室逃逸的可能性–包括武汉的疫情发生地点。

如果这一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他总结说,这将是一个 “强有力的,甚至是可怕的信号,我们正面临着来自狂妄自大和愚昧无知的危险”。

达斯扎克和生态健康联盟都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原文链接: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129749/How-Peter-Daszak-WHOs-team-investigating-original-source-outbreak.html

#Peter Daszak #Pandemic #Wuhan Virology

欢迎战友加入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Discord: https://discord.gg/QQzQ79grEA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校对发稿:Bingo

+1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iguawang
19 天 之前

一個與中共有著秘密關係的人,在病毒上能做出一個公正的判斷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