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和“疫苗”是应对新冠病毒的有效手段吗?

新闻来源:Zero Hedge《零对冲》| 作者:TYLER DURDEN|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日

翻译/简评:乡间小路|校对:SilverSpurs7|审核:万人往|Page:小雨

简评:

什么是应对新冠病毒的有效措施?如果说是实施严格的封锁,然而在仅仅过去了一年的今天,在各国纷纷采取一轮又一轮限制出行等管治措施之后,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的感染病例却已经突破了1亿。

如果说是“疫苗”,那么对于接种“疫苗”后仍然出现感染甚至死亡的案例该如何解释?另外,如果你查看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临床试验数据库上的辉瑞BioNTech SE临床研究试验,你会注意到“疫苗”研究的预计完成时间是2023年1月31日。也就是说,目前“疫苗”的研究实际上还没完成,其潜在的中长期影响完全不知道。

封锁和“疫苗”事实上都是在现实世界中拿人体做受试对象的巨大实验。让人惊讶的是,政府竟然能这么做,而数百万的人竟也默许了。

事实证明,封锁和“疫苗”算不上是当下应对新冠病毒的有效手段。如果能尽快迫使中共交代病毒真相,结果是否会大不一样?

原文翻译:

有史以来最大的在人类身上的实验

在疫情爆发时,下面哪一种是一个社会可能采取的、更合理的方法:

1. 检疫隔离染病的人,并采取适当的措施,以阻止那些被认为是脆弱的人群同疾病发生接触。

2. 通过阻止几百万健康的人和其它健康的人接触,试图“控制病毒”。

对于2020年以前的任何社会而言,很明显第一个方法不仅合乎逻辑,举措适度,而且它产生其它预料之外和高度破坏性结果的可能性最小。然而让我一直惊讶的是,我们社会中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不仅相信答案是第二个,某种程度上他们还认为,第二个答案是建立在既有的科学之上。

现在我知道那些支持实施封锁的人会反对我关于他们立场的表述。他们会说那是有意误导,因为它谈到了健康人群,但却没有提及生病的人。从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来看,这种反对是站不住脚的:封锁在本质上,是在应对健康问题时的一种毫无目标性、毫无区别性的方法。法律禁止数百万健康的人接触其他健康的人是这一政策的特点,而不是这一政策的漏洞。这项政策在以前没有尝试过,也没有测试过。中共去年1月首次实施了这种政策,随后,世界上许多政府开始效仿。

出于某些原因,许多支持封锁的人似乎认为,封锁的反对者们有责任来证实自己的立场。但是正如马尔科姆•肯德里克博士在他的著作《封锁有用还是无用》中指出的那样,这与事物应有的运作方式恰恰相反(支持封锁的人有责任向公众证实自己的立场):

“任何一种科学假设,对于其支持者来说,都要从试图否定原假设开始着手。要求那些认为某些事物可能不会有效果的人去证明没有效果,这是彻底颠倒了科学实验方法。你永远不能证伪。”

即便如此,他继续指出,以每一百万感染者计,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大都实施了相当严厉的封锁。因此即便是基于他们自己的状况,目前的数据也没有很确定的显示封锁有效。当然,新冠逻辑总有自己的说辞。他们会说这些封锁不是真正的封锁、样本太少、实施太晚、手段太温和、太仁慈、时间太短、规模太小、太华而不实,诸如此类。但他们永远都是对的:对他们而言,低死亡率表示封锁管用;高死亡率表示,如果不是有人感染,封锁本来是管用的。

但是对于封锁,我想说的主要是,这种措施未曾被建议,研究或是试验过。它只是一个在2020年强加给世界的全新实践。这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封锁是现实世界中的一项实验,意味着我们的社会(和许多其他社会一道)从去年开始,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会继续承受这个实验。事实上,这是有史以来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心理和社会实验。

当我这样表达的时候,看起来会遇到下面戏谑地回应:“这么说来你认为这是一个大阴谋?那么谁是背后控制木偶的人?” 但这恰恰误解了我的本意。使之成为一个实验并不需要某个高高在上的黑暗之神,但不得不说像施瓦布教授之类,他们看起来确实渴望能向前进一步,成为有希望的候选人。不,按照定义它就是一个心理、社会和经济实验。这是由其大规模的隔离以及数百万人大范围佩戴口罩这样的事实本质决定的。这种未曾尝试过也未曾测试过,仅仅基于假设而非可靠数据的实验,不可能不改变人的心理、社会和经济。实际上,数据还在从这个巨大的实验中源源汇聚。但肯德里克博士说,事实上,关于封锁是否有效的假设检验看起来不妙:

“…我想作一个总结,目前为止,观察研究没能证明原假设(封锁有效)为真。事实上,到此刻为止的证据显示,封锁可能实际上增加了死亡率。简而言之,我愿意考虑其他的方法。”

但心理、社会和经济实验绝不是终点。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医学实验了,我指的是给几百万人提供所谓的“疫苗”(因为所谓的“疫苗”并不能真正阻止人们染上病毒,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它们是否能阻止病毒传播)。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果你查看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临床试验数据库上的辉瑞BioNTech SE临床研究试验,你会注意到某个非常奇怪的东西,那就是研究预计完成时间是2023年1月31日。这个时间是:

“临床研究的最后一位参与者接受检查或接受干预/治疗的日期,并收集有关主要结果指标、次要结果指标和不良事件的最终数据。”

换句话说,疫苗中长期的副作用现在不可能知道,因为研究还在进行中。疫苗长期和短期的影响,如Sucharit Bhakdi教授在这个精彩的采访(在YouTube审查人员删减视频前赶快去看)中指出的那样:实际上每一位接种疫苗的人,都是这个有史以来进行的最大规模医学实验中的一个不知情的受试对象。在没有被适当告知有关疫苗状况的情况下,他们被要求同意把疫苗注射到身体里。

简单的讲,对于疫苗中长期的潜在影响,负责实施注射的人和接受注射的人都不可能有所了解,因为生产疫苗的公司还没有完成对疫苗的研究。这不是为了体现一个对疫苗接种持异议者就此事深表关注(我不是);它只是体现要让人体的重要机能正常工作的期望,以及对人的身体做了什么的关心——这就是像爱自己那样爱你的邻居。

总之,封锁和“疫苗”本质上都是对人类的一个巨大实验。二者中长期的后果现在完全不知道。未来的几代人会惊叹官方竟能这么做,但他们会更惊叹数百万人不多加思索竟然默许了。这绝不可能是好兆头。作为最迫切的需要,我们要变得谦卑,仔细地审视我们正在做什么,或者我们正允许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