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病毒大流行时代的生物伦理学(第一部分)

翻译:喜妈,喜安娜

图片来源:vocus.cc

近年来,从没有像现在这种时候,生物伦理学的本质已经在全球的研究实验室中动摇和激荡。当然,从历史上看,医学界经常在对与错之间跨越很多次。一个有争议的例子是,我们仍从癌症患者亨利埃塔·莱克斯(Henrietta Lacks)那里获得了第一个永生化的人类HeLa细胞系。这些细胞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走,为多种医学进步铺平了道路,例如根除脊髓灰质炎和发现HPV疫苗。然而,她和她的家人从未被大家知道或得到补偿,并继续生活在贫困中,无法获得医疗服务。

与补偿无关

当然,从那以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我们不知道的案例,但是,仅靠金钱补偿并不是重点。当这种事情发生时,患者和医生之间默契的信任就会受到影响。近年来,医学科学取得的进步是人类永远不停的追求,这加剧了研究人员和医生甚至患者自身经常会遇到的“生物伦理困境”。通过辅助生殖技术(ART),基因编辑和克隆到安乐死以进行基因治疗和医疗旅游,当专家临床上干预自然与自然性方式时,“多少才是太多”的问题就永远不会消失。

中共病毒时代的生物伦理学

中共病毒在生物伦理学方面增加了多层含义。全球伦理界正在审查其生物学,经济,社会政治和法律观点,最普遍的呼声是这种流行病是如何成为生物伦理滑铁卢的,许多人提出了截然不同且相互冲突的“伦理”原则。病毒大流行情况还引发了多个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随着未来几年的发展而动摇生物伦理学的本质,因为现在我们必须承认,冠状病毒研究将是未来几年的黄金热点问题。但是首先提出如下问题:

  1. 是否可以将治疗仅限于具有最大生存机会的患者?
  2. 治疗参数是什么?有明确的行动指导吗?
  3. 采取的行动方针是否有明确的理由?
  4. 所谓的疫苗达到标准了吗?
  5. 快速通道疫苗试验在伦理上是否可以接受?

审稿:光耀华夏 编辑:MG1

参考来源:

https://www.indiatoday.in/education-today/featurephilia/story/what-happens-to-bioethics-in-a-post-pandemic-world-1764860-2021-02-01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