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搜集\编撰:天灭中共

覆核:卡西欧

上传:风华绝代石榴姐

2019年社会运动期间,香港不少示威区内出现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这句涂鸦,意为「监管之人,谁人监管」,而这句涂鸦正正点出了当时香港非常严重的问题:示威者上街抗争被警方以「暴动罪」控告,受害者变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滥暴又有谁来拘捕他们呢?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晴,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是中国诗人顾城描写文革时期在黑暗中寻求出路和希望的《一代人》。这何尝不是当下我们这代人所需要面临的境况,身处在一个时代的至暗时刻,不愿被黑暗吞噬,唯有坚定寻找光明的意志。只是没想到的是,为了寻找光明,有些人付出的代价会是眼睛本身。

(图片来源:独立媒体)

 「黑暗中寻找光明」

维护公义、追求真相是新闻工作者的责任,身处眼前黑暗混沌的至暗时刻,市民都站到了抗争的前线,作为记者,更是要将社会实况和不公不义展露人前。

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记者没有可以还击的武器,但有揭示真相的良知和捍卫公义的笔锋。

反送中运动的一年,香港记者在催泪烟漫天、胡椒喷剂四射,不同种类子弹横飞的恶劣环境下,紧守岗位。虽然和峰火连天的战场尚有距离,但承受的风险,比战地记者有过之无不及。

2019年9月29日是由网民发起的,旨在连结世界各地抗争者以反抗中国共产党向全世界渗透「意识形态」的「全球反极权大游行」。

当日,香港示威者以「自由起义,全球抗共」为游行口号,于下午2时半由铜锣湾东角道开始游行,前往政府总部。

香港警方则在早上10时就安排两辆水炮车及两辆「锐武」装甲车于西环的中联办外戒备,同时,安排一辆水炮车及「锐武」装甲车于政府总部内戒备。

因此,和平游行很快演变成警民对峙。期间,至少6名警员乔装成示威者,恶意破坏,引警方武力升级,被市民发现后,开真枪逃脱,同时,《明报》及《自由亚洲》记者亦因拍摄到乔装示威者的警员纵火及换装的全过程,遭到警​​方武力袭击。

「黑色眼睛陷于黑暗」

下午5时过后,天色渐暗,警方仍不断的从高处向示威人群发射布袋弹、橡胶弹。市民无处躲避,多人中弹受伤。其中,印尼免费报纸SUARA女记者Veby Mega Indah 在通往入境事务大楼的天桥进行直播期间,被警方以橡胶字弹击中右眼,造成永久失明。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受伤当时,Veby 身穿有清晰PRESS字样的反光背心及头盔,并且她并没有站在示威人群当中。 Veby的代表律师韦智达随后展示了CNN的一段采访视频显示,当日警员临上警车离开前,转身向现场记者投掷催泪弹,这意味着,警方很有可能是故意针对记者而做出攻击。

Veby 向投诉警察课(CAPO)投诉后,17次去信要求当局披露开枪警员姓名,以进行民事诉讼,都不获受理。警方一直以「案件仍在调查中」为由,但却从未就调查采取过任何实质行动。

在警方和政府的语言伪术中,仰赖「电光火石之间」,警方永不会违法,永远没有警暴,只有记者抹黑。但是,镜头影像不会说谎,眼睛不会忘记,黑永不会变白。

「陷于黑暗,不弃光明意志」

Veby 说:「我中枪后,很多人问我会否返印尼,经过思考和祈祷后,我从《圣经》得到答案:我应该为神派我到的地方做点有益的事。神派了我来香港,所以我是会留下的,因为香港是我的家。就好像你家里起火了,你可以一走了之吗?我希望,我的案件能为香港做到一点事情,我会继续担任记者,找回公义。」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一)蓝丝,你还要撑警吗?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二) 6.12 我牺牲了第一只眼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三)急救员的眼泪

【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四)生于斯,死于斯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报导-印尼女记者爆眼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