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投票”与“枪口抬高一寸”– 冷战时期的温情往事

作者:康州盘古农场-jeremysong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berlin

二战后,世界的秩序被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集权阵营包括《华沙条约》成员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及其盟国,包括《北大西洋公约》成员国分割开来。今天回看过去30-40年所发生的事情,给我们很多的启发与思考。

二战后美苏冷战迅速开始,制度优劣从我们今天看自然一目了然。但在当时,人们内心的认可和向往,不是电视报纸等这些宣传部门说了算的,而是由人们走向哪里决定的。这就是“用脚投票”,这比任何宣传都明确,生活在专制集权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开始不断用偷越国境的行动,“用脚投票”去到他们向往的自由世界。1961年,为了阻止由社会主义控制的民主德国的民众去往自由世界的联邦德国,民主德国在联邦德国的分界线上拉上了铁丝网,这也成了未来柏林墙的雏形。那么为什么民主德国的人民要去联邦德国呢?当时在联邦德国,1马克可以去民主德国换5个民主德国马克,所以西柏林人可以凭借货币的价值差异去东柏林消费,民主德国的民众去联邦德国也去消费,去购买在本国落后的生产力下和专制的民主德国国内买不到的,质量上乘,并且设计美观的衣服,还有一些质量好,效果好的化妆品,还有就是会买一些集权社会制度下喝不到的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商品,尽管这些商品在民主德国人的眼睛里价格是非常高的(1比5的货币价值差异),但是民主德国人民舍得花这份钱,因为这些都是在本国,当地买不到的。这情形像极了今天中国大陆出去旅游的民众,其实赚的并不多,出国旅游就是买买买,原因在国内买不到正品或者价格特别高。这种消费现象可能是社会主义制度独有的病态吧。一座城市被一条界限划分开两边,被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控制着,造成了人民生活水平与社会生态的巨大差异。从此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成了近在咫尺,却又如远在天涯的邻居,在柏林墙建成后的那些年里,联邦德国的生活水平已经远远的把民主德国甩出了十条街了。

随着时间推移,到了1960年代,后联邦德国的工业产值已经仅次于美国了,而民主德国仍是刚建成柏林墙时的样子,时间的推移但经济的缓慢发展造成了民众越来越艰难的生活状态,再加上社会主义独有的特色就是维稳、剥夺民众的各种权利,民间的怨气越来越重。为了生存,当时人口大约1700万左右的民主德国人中有约300万人选择逃离,这其中很多人都是民主德国的社会精英,同样此情景是否似曾相识?像不像今天的中共国治下的大陆与香港?民主德国为了防止民众大量逃离,修筑起了柏林墙。

渴望自由是人类的本能。专制有多残暴,人们对自由的追求就会有多强烈。从拉起铁丝网的那一秒钟开始,民主德国的民众逃离的想法就没有中断过。有聪明的家庭,整个家庭都学习理工科的,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做实验,研究出了热气球,借助热气球翻越柏林墙,还有的民众靠自己造出潜水设备逃离。这么样有能力的民众们如此巨大的聪明才智运用到了如何逃离专制制度上面,而据统计当时民主德国却造不出一个暖水瓶,这既说明了专制制度对人们思想与生产的力的禁锢,也表明了人心的背离。虽然也有民众在翻越柏林墙时被射杀,但向往过上好的生活并付诸行动的人们想了很多办法逃离,有些成功的逃往联邦德国,有些却永远的被历史所记录,默默无闻地倒在在了通往自由之路上。所以一个制度的好与坏,并不是宣传的,而是人民“用脚投票”选出来的。

于此同时,不仅仅是德国有铁丝网与柏林墙,而在欧洲被社会主义魔爪控制的国家都拉上了铁丝网,似乎在集权独裁者的脑子里总有种幻觉,就是只要有一座墙就可以阻止人们去往自由或者了解自由的含义,这座墙在今天中共国大陆依然存在—就是网络防火墙。冷战后期美国的里根总统推行了星球计划,这个计划是把专制腐败的社会主义苏联拖垮的重要因素,到了后期,苏联的实力就变得很弱了,苏联对其盟国与华约的控制力也随之减弱,内斗造成的裂痕开始显现。

当时北约阵营的奥地利,和华约阵营的匈牙利,(以前的奥匈帝国),就像民主德国跟联邦德国一样,一方在自由下,一方遭受着社会主义的残酷压迫。无独有偶,匈牙利跟奥地利中间有座城市跟柏林的位置非常相近,这个地方就叫做—肖普朗。1921年,肖普郎公投,人们选择了匈牙利,这个选择也是肖普郎人民走向悔恨的开始。二战后匈牙利被苏联社会主义影响,把肖普郎做了几百年的生意与商业买卖都划归了计划经济,当地的商人以及普通百姓在悔恨中度日,从富足的经济生活到了苦逼的领粮票过日子的时代。然后在肖普郎小城的对面就是奥地利,但是在通往奥地利的边境已经拉起了专制的铁丝网。拉上了铁丝网,被苏联控制的肖普郎不仅仅是经济困难,伴随而来的还有思想道德的沦丧,这也和社会主义流氓控制的地方,如出一辙。

时间推移,来到了1989年,这个让社会主义遭受重创的年份到来。匈牙利的执政党放弃了一党专政,匈牙利外长与奥地利外长的一次握手,双方都开放了边境,并且做了富有实际意义的行动,两人同时剪掉了社会主义专制的铁网,这一剪刀下去意义非凡。独裁与自由之间的距离原来是如此之近,打破高墙铁锁,原来尽也如此简单,只要人性尚存、良知还在,领导者宣布结束邪恶之党一切的专制与独裁,禁锢的牢笼,瞬间便灰飞烟灭,烟消云散了,人民也得到了自由,就连生活在恐惧中的独裁者们也自由了。在铁丝网被剪断不久后,在民众冲破铁丝网时,按规定警察有权开枪射杀,但有位匈牙利的警察把枪口抬高一寸没有开枪,低着头假装无视,让民主德国人冲向了自由。不久后柏林墙倒塌,这名警察成了民众尊敬的对象。但是在柏林墙倒塌后的审判中,柏林墙的守护士兵受到到了法律的审判,因为他门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夕射杀了尝试翻墙的民众。

随着铁丝网的切断,民主德国的民众借由自由的缺口大量涌向匈牙利,从匈牙利去往联邦德国。仅仅几星期就有大约7-8万的民主德国人借次机会去往联邦德国,社会主义的高墙被撕开一道口子,柏林墙也名存实亡了,随之1989年末柏林墙轰然倒塌,这也意味着冷战结束,共产主义阵营开始坍塌。

历史的进程,看似必然,往往背后都是由有良知、有正义感、有勇气的人们所推动、创造的。帮助民主德国人逃向联邦德国的,很多是奥地利与匈牙利的普通民众,他们的正义、默默无闻但勇敢的举动撼动了抓握在欧洲人民头顶上的邪灵之爪,迫使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走向了民主、自由的阵营。

作为被独裁统治者当作工具,要求把枪口对准人民的警察或军人,不执行命令是错,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你们可以智慧行事。但凡心存良知,看得清未来的趋势的,该知道你们和你们枪口所指的弱势群体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体制下的受害者。将“枪口抬高一寸”遵从内心的良善行事,同样会被人民所感念和拥抱。在这大场人类大时代的变革面前,也是为自己的将来,种下善果,也收获无尽的希望!

2021年2月1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