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东边日出西边雨,秋后算帐也撩人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文雍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关于大选、关于舞弊,是庚子年以来点击量最高的词汇。我们这几个月领略的惊心动魄的剧情,以为是开了历史的先河,没想到是被见识限制了想象力。原来,大选舞弊不是某大国的专利,蕞尔小国缅甸的“狸猫换太子”游戏早就上演了。

然而,是缅甸军方眼里不容沙子?还是缅甸人民饭碗里容不下苍蝇?总之,一夜之间,缅甸震惊了世界。

美国大选尘埃似乎尚未落定,人们揉了揉被尘埃迷住的眼睛,执着地等着真相。而真相却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等来的还是无言的结局。而缅甸却是在不声不响间雷倒全世界。缅甸时间2月1日凌晨,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等一干政府要员被军方“扣留”,军方收回行政权,并宣布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这一干人被扣留的人等包括缅甸总统温敏。军方发言人透过电视讲话宣布军队总司令敏昂莱将接管国家,又指出这次行动是为了处理去年11月缅甸国会大选中出现的舞弊事件。军方称此前向选举委员会提起上诉,要求推翻大选结果,但不获受理。“不获受理”的事件此前在哪里发生过?这样的秋后算账不知道“灯塔国”的人民怎么想。

当然,“灯塔国”政府怎么想倒是不用猜的,因为新政府的发言人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批评缅甸军方不淡定的行为,白宫发言人警告缅甸军方,如果不撤回行动,美国将会“采取行动”。相比之下,澳洲政府的态度显得很温和,呼吁缅甸军方要遵守法治,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争议。他们似乎忘了刚刚发生的举世瞩目的美国大选,在某种情况下,法治除了代表“程序正义”,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相形之下,倒是“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来的更直接有效。

说实话,要不是出现了这样的突发事件,我们都不知道缅甸有一个叫做温敏的总统,昂山素季的光环已然将整个缅甸笼罩得严严实实,连一点缝隙也没有留给别人。事发第一时间,BBC、路透社等媒体争相报道。昂山素季的官衔是“国务资政兼外长”,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官,但大家似乎都知道,这个75岁的女人才是缅甸最有实权的人。

作为中共的老朋友,昂山素季在中国境内口碑曾经一贯良好,她曾被称为“人权斗士”,并因此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当然,现在再说起这个奖项,显然已经被玩儿坏了口碑。据说中共的蝙蝠女王石正丽以及“黑命贵”也被保举了该奖项,我们不可以揶揄诺贝尔和平奖,还是感慨一下这个世道吧,孰良孰娼,孰优孰劣,毕竟只有上帝的视角可以审视了。

然而,世上之所以有“晚节不保”这种说法,就是有的人不该活那么久,偏偏不在该死的时候死去。比如汉武帝、唐明皇等等所谓千古大帝们,都是在晚年稀里糊涂犯了错误。假如昂山素季在为缅甸人民争人权的时候死在软禁之中,那她简直就是世界级的英雄了。可是她熬过来了,2011年被释放,之后在2015年大选中,她领导全国民主联盟胜出,但因为她的儿子和丈夫是英国公民,根据缅甸宪法,她这个“外国人家属”不能荣登缅甸总统宝座。如果中共国也有这个操作的话,中南坑里的老杂毛们瞬间都会被拔除了,想找不是“外国人家属”的中共领导人,恐怕是个难题。于是缅甸人民积极开脑洞想办法,因人设岗,活生生地创立了“国务资政”一职,将昂山老太拱成了实质性的掌权者。与总统一样,享有五年任期,与总理待遇相同。于是缅甸有了实质意义上的傀儡总统。军方一度批评这个职务违宪,但“人民”没搭理军方。

“王莽谦恭未篡时”,果然不假,昂山素季掌握实权之后,悍然撕下温情的人权斗士面纱,开始站在强势的一边。2019年,她出庭为缅甸政府屠杀罗兴亚穆斯林的行为辩护。罗兴亚穆斯林只好从缅甸逃往孟加拉,他们愤怒地指责昂山素季拒绝承认军队的暴行,昂山素季的支持者瞬间看清了这个所谓的人权斗士,她的道德优越感荡然无存。

而让人更加无法容忍的是昂山素季在2015年掌权后,一反其“为了国家尊严”的承诺,支持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在密松水电站项目上,站在了中共一边,破坏了缅甸的生态,也彻底撕下了伪装,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独裁者。

说到此处,似乎答案已经明确,这样由人权斗士变成失去民意的独裁团队,怎么会获得民众的选票?缅甸军方在投诉无果的情况下采取了他们认为必要的行动,这件事的后续如何,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却摆在面前:当法律无法作出公正的裁决时,法律的尊严还在吗?这种时候军方该怎么办?是维持所谓的程序正义还是替人民主持正义、匡扶法律的公正性?想必在2021年,这个问题不光是叩问着缅甸人吧?灯塔国的人民难道不会想一想吗?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