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反人类罪” 首次成立并弑君的先驱者(一)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薇文

校对 上传 小鸥

谨以此文献给:胸怀大义,为十四亿中国人福祉,无惧生死,在国内坚定勇敢地反抗中共暴政的爆料革命战友

“反人类罪”源于“暴政罪”

《孟子·梁惠王》: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臣弑其君可乎?”

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齐宣王问孟子,当初商汤流放夏桀,而周武王却杀了商纣,做臣子的可以弑他的君主?孟子回答,破坏仁爱的人叫贼,破坏道义的人叫残。残贼俱全的是独夫。我只听说武王诛杀了独夫殷纣,没听说臣弑君。

在3100多年前的西周,即使贵为君王,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人人皆可诛之。可见我们的先祖们已经萌生了国家治理的契约理念。然而此后3000多年,并没有顺着这个大道发展出一个能让万物生灵各正性命的律法,尤其秦朝以降,皇帝取代上天成为九五之尊后,改朝换代折腾了两千年直到当下,中共苛酷暴政下的中国,这种契约意识反而不如3000年前的西周。

但在另一个国度英国,有一群人锲而不舍地在黑暗中寻找光明。他们坚守基督信仰,用清教徒的虔诚和对公民自由的追求,挑战“君权神授”的最高权威,秉持司法的最高理想。在1649年,通过公开审判残暴的、血债累累的国王,让“暴政”成为一项罪名,并把国王送上断头台。也为此,他们献出了生命。

英国清教徒约翰·库克(John Cooke),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小人物。他原本是个藉藉无名的律师,在审判国王前夕,英国律师公会的律师们,因害怕将来遭受国王设立的“星室法庭”的酷刑报复,都逃之夭夭,只有他不顾家人和朋友的恳求劝阻,临危受命。就连总检察长开庭前夕,也以患病为由推脱躲避。作为副总检察长的库克,承担了检控官的全部重任。

约翰·库克 (John Cooke)图片取自维基

在法庭上,面对当时拥有至高权力、“君权神授”的国王查理一世,库克极具智慧地定性国王对他的人民犯下的罪行,创造性地提出了“暴政罪” ,认定查理一世发起的内战,使当时四分之一的英格兰人在战争中丧生有罪,从而构成了犯罪行为。由于查理一世不服罪,坚持 “将像殉道者一样从容就义” [1],而最终被送上断头台。11年后,约翰·库克被复辟的王室判以“叛国罪”,残忍地以“开膛破肚的行刑”  [2]  方式处死。临刑前,他给妻女的信中这样写道:

“我们不是叛徒,不是凶手,也不是头脑发热的狂徒,我们是真正的基督徒和优秀的共和国卫士,我们信奉议会与军队倡议致力于实现 ‘圣洁、真理、公正与仁慈’。我们反对特权,我们为公共利益而斗争,要不是因为这个国家更热衷于奴役而不是自由,我们本应该已经建立起了保障所有劳苦大众福祉的全民选举制度。” [3]

约翰·库克《国王查理一世审判案》扉页–图片取自维基

1649年对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审判,开创了人类文明的伟大先河。这是人类历史上,人民第一次用法律手段,审判自己的国家元首。三百多年后的现代,约翰·库克发明的“暴政罪”,被称为“战争罪”及“反人类罪”,用来审判二战的纳粹战犯,以及对皮诺切特、米洛舍维奇、萨达姆、乔森潘等8名国家元首的审判。尤其是2004年,“对萨达姆·侯赛因的审判与对查理一世的审判出奇的相似。” [4]

亨利八世与《至尊法案》(Acts of Supremacy)

一切要回溯到都铎王朝(1485-1603)亨利八世在位期间,他因为子嗣的原因要离婚,但由于罗马教皇不同意,于是与罗马教庭产生了尖锐冲突。最后英国议会于1534年通过了一项名义为宗教改革的《至尊法案》(Acts of Supremacy),宣布英格兰教会(现在的圣公会) 不再受制于罗马教皇,国王是英格兰教会的唯一最高领袖。该法案措辞明确地表明,这个头衔不是议会授予国王的,而是承认一个既定事实。从此英国完全脱离了罗马教廷的控制,罗马英格兰教会失去了原有独立的、享有特权的地位,被亨利八世所控制,从此英格兰国王的权力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至尊法案》(Acts of Supremacy 1534年)图片取自英国议会

尽管英格兰教会仍沿袭天主教的基本教义、教规和仪式,但国王拥有任命教职和决定教义的权力,宗教法庭改为国王法庭。皇室享有与“上述尊贵地位相称的一切荣誉、尊严、优先权、豁免、利益和有价值之物。” [5] 

此后,英国议会又配套通过了《反叛国法》。该法规定,不承认《至尊法案》者属叛国罪,可判处死刑。此外,任何人通过言语、文字或手工艺品,有恶意的想象、发明、行动和企图,对国王、皇室成员造成伤害;或用文字形式剥夺他们的尊严,头衔或王室财产的名称;或以诽谤性和恶意的方式发表和宣布国王为异端、分裂、暴君、异教徒或篡夺王冠,即定为叛国罪。[6] 

实际上,《至尊法案》和《反叛国法》不仅确立了亨利八世的教会领袖地位,控制了英格兰的世俗社会,还使他获得了罗马教会在英格兰积累的大量财富。更重要的是,任何人不能“妄议”国王和皇室家族,一旦被发现,都会按上反对国王的罪名,可以判处死刑。

亨利八世发动的以脱离罗马天主教、独尊英格兰国教为“初心”的宗教改革,使他在获得至高无上权力的同时,改弦易辙了通往教会的敛财渠道,把原教会600年积累的财富纳入自己名下。他将原教会拥有的英格兰土地,一部分分给了当时的贵族、绅士、律师和商人们,以获得士绅阶层的支持;其他的则扩充王室的国库,大部分用于维持宫廷和家庭。他的大肆消费和长期的管理不善破坏了英格兰经济。[7] 

亨利八世推崇至高无上的权力,迎来了捍卫君主专制的著名学说——“君权神授”理论的盛行,到斯图亚特王朝的查理一世,对王权神圣性的痴迷与执著达到了鼎盛,以致不惜与自己的人民开战。

“君权神授”(Divine Right of Kings) —— 君主的超自然权力

“君权神授”理论的前提是:君主在出生前就被预先安排继承王位。因为“神最初将王权授给亚当,亚当传给他的继承人,近代的君主们就是他的隔代继承人” 。[8]  在这种政治合法性的理论下, 对皇冠的受体——君主——的灵魂超自然的拣选,被认为已经主动地交给了上帝,选择后的灵魂栖息和支配君主的躯体。按此推断,神授的王权源自于形而上的对神的谦卑或服从行为, [9]  合理性就存在了。

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一来,君主无需要人民拥戴就能登基,无需对世俗议会负责,无需受人民、贵族或领地内任何他人财产的制约,任何企图废黜、罢免或限制其权力的行为,都违背了神的旨意,可能构成对神的亵渎。

亨利八世用王权神授的理论,证明了集宗教和世俗权力于其一身的宗教改革的正当性,树立了政治和精神事务上的绝对权威。但是,宗教改革并没有顺利进行,他的统治渐渐出现了暴政、恐怖和独裁的端倪。

亨利七世设立星室法庭,最初是为确保法律对有名望的人能公正执行。到亨利八世,星室法庭已经强大到超越了普通法院,成为一项政治武器,用来对付反对国王、大臣和议会政策的人。星室法庭滥权和酷刑,成为政治迫害的代名词。

德高望重的大法官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认为《至尊法案》违反了《大宪章》、教会和英格兰法律,他的信念是 “任何暂时的人都不能成为灵性的元首(接任教皇的角色)”, [10] 因坚决不承认《至尊法案》而被处死;年迈的大主教约翰·费舍尔(John Fisher)因拒绝放弃教皇权而被处死,还对宣扬新教的异教徒处以火刑;他以“叛国罪”处死两任妻子……

军事上连年战事,让亨利八世耗尽国库几乎破产。因与罗马教廷决裂,受到欧洲其他国家进攻的威胁,亨利八世花巨资建立起一道道昂贵的、最先进的沿海防御工事,并创建了英国皇家海军,与苏格兰长达8年交战,两次进攻并长期占据部分法国地区,最终因无力维持而折价返还。“亨利需要钱,1544年与法国的战役,耗资65万英镑,英格兰再次破产。” [7] 

财政方面,由于亨利八世修建皇宫,把祖上继承的财富挥霍一空外,1540-1551年间,英镑对法郎的汇率降低了一半,对国家经济造成了灾难。再加上连年战争耗尽国库,从1544年起,英格兰进入通货膨胀率很高的时期。

未结语

当我们读400多年前英国的这段历史时,有否产生强烈共鸣,这些发生在英国的事,换个空间和时间,仿佛发生在了今天中共国的土地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犹如英国的《大宪章》,被中共当权者当作用过的手纸被丢弃。70多年来,中共用马列邪教这样的精神鸦片,洗脑几代人,不允许人们反对、质疑和探讨,“狠斗私念一闪间”。尤其中共党魁习近平打造的“习近平思想”和一尊形象,成为当今至高无上的“政治神学”。

自古以来敢于直言的知识阶层,在中共掀起的整风、反右和文革等一次次的运动中被消灭。遇罗克,一位年轻的有才华的思想先驱者,在文革初期,因为发表《出身论》反驳中共用以划分各人成份的血统论,认为他们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而被处决。还有林昭、张志新等无数的正义之士被中共残忍杀害。

中共对全球财富的掠夺,其不择手段的方式和凶狠程度都是人类史上绝无仅有的。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本质所引发的人性之恶,表现在对财富的贪婪,对特权的崇拜上,是超限的。这点上,西方的古代君主,至少还因为对神的敬畏而有所忌惮。

中共纪委是超越司法体系的私家刑堂,对体制内外的官员、党员、商人的迫害和威慑,导致人们谈纪委色变,人人处于高压和恐惧状态中。中纪委表面看与星室法庭对异教徒和反对者的迫害相似,根本不同在于唯利是图的勾兑和交易,毫无信仰可言。

通过宗教改革,英格兰的贵族和士绅阶层获得了大量土地,成为改革最牢固和持久的基础。尽管亨利八世中晚年实施的暴政让所有人不满,但他的政治遗产还是保留了100多年,直到那位受“君权神授”思想驱使、横征暴敛的查理一世,把枪口对准了不服从他的议会和人民,最终把稳固的士绅阶层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1649年,勇敢智慧的约翰·库克,首次用“暴政罪”起诉“神在世上的中尉”——国王,把他送上了断头台。

正如圣经旧约《传道书》所言,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中共暴政肆虐70年,它欲统治全人类的贪妄之念,远非当年的查理一世可比。现在正是历史的转折关口,结束中共暴政的,必定是敢于迎着中共枪口、有坚定信仰、肩负神圣使命、伟大的爆料革命战友。

(未完待续)

参考链接:

[1] 《弑君者》(新星出版社 2009年4月第一版) 第144页

[2] 《弑君者》(新星出版社 2009年4月第一版) 第14页

[3] 《弑君者》(新星出版社 2009年4月第一版) 第18页

[4] 《弑君者》(新星出版社 2009年4月第一版) 第9页

[5] Acts of Supremacy

[6] Treasons Act 1534

[7]  Henry VIII

[8] 《西方哲学史》(北京出版社 2007年10月第一版) 第144页

[9]  Divine right of kings

[10] Thomas More

+1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