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证明COVID-19来源于实验室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强
编辑上传 银河

thehayride.com

医学博士史蒂文·奎伊(Steven Quay)在《泽诺多》(Zendo)发表关于COVID-19的研究论文认为,有 “99.8%的可能性SARS-CoV-2来自实验室”。1月29日发表的这篇长达193页的论文标题为 “贝叶斯分析得出的结论是,SARS-CoV-2不是天然的人畜共患病,而是实验室衍生的。”

摘要指出“分析的目的是确定SARS-CoV-2的来源,即引起COVID-19的病毒。从98.2%的可能性是来自自然界的人畜共患病,只有1.2%的可能性是实验室逃逸开始,对26个不同的、独立的事实和证据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最后的结论是,SARS-CoV-2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是99.8%,来自自然界的可能性只有0.2%。”

“通过只采取公开的、关于SARS-CoV-2的科学证据,并在我的分析中使用高度保守的估计,我还是得出结论,SARS-CoV-2从实验室中逃脱是毫无疑问的。在2019年12月5名患者的标本中,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测序的额外证据似乎是腺病毒疫苗的基因序列,这需要一个解释。例如,你会在疫苗挑战试验中看到这种数据。希望世卫组织团队能够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史蒂文·奎伊博士补充道。

史蒂文·奎伊博士已发表了360多篇医学研究报告,被引用超过1万次,在全球科学家中排名前1%。更重要的是,他拥有近90项美国专利,发明了7种FDA批准的药品。

其实早在去年9月份,来自中共国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就先后发表了震撼全世界的两篇报告,不仅详细论证了COVID-19病毒是中共实验室人为改造而成,更是指出它是超限战生物武器。

闫博士的报告指出,SARSCoV2 的起源应该考虑两种可能性:自然进化或实验室创造。在我们早期的报告中,我们否定了SARSCoV2 通过进化自然产生的可能性,而是证明了 SARSCoV2 一定是实验室改造的产物。据报道,这些病毒(RaTG13 蝙蝠冠状病毒、一系列穿山甲冠状病毒和 RmYN02 蝙蝠冠状病毒)与 SARS-CoV2 具有高度的序列同源性,并共同为SARS-CoV2 的自然进化构建了一条看似合理的途径。然而,我们使用现有数据和文献的深入分析来证明这些新的动物冠状病毒在自然界中不存在,并且它们的序列是伪造的。这些病毒捏造的揭露使得自然起源理论毫无根据。这也加强了我们先前的断言,即 SARSCoV2 是实验室改造的产品,可以在大约六个月内使用中共人民解放军(PLA)实验室拥有的模板病毒创建。

数据捏造被用来掩盖 SARSCoV2 的真实来源,这一事实进一步表明,这里的实验室修改不仅仅是简单的增益函数研究。重要的是,虽然 SARSCoV2 符合解放军规定的生物武器标准,但其影响远远超出了典型生物武器的设想。此外,记录表明,这种武器化病原体的释放应该是有意的,而不是偶然的。因此,我们将SARSCoV2 定义为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当前的大流行是不受限制的生物战争的结果。

闫博士还表示整个科学界、顶尖期刊、顶尖科学家和知名人士都知道COVID-19病毒(中共超限生物武器)来自中共政府的实验室,甚至从情报口得知这不是泄漏事故,是被故意释放出来的,但是都选择为中共隐瞒真相。

闫丽梦博士出生在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临床医学七年制本硕连读,2009年毕业,具有中国大陆医生资格证。2014年在南方医科大学获得眼科博士学位, 2014加入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烈文H5实验室,2016博士后研究传染病方向,2019年12月研究Sars-Cov-2。

参考链接: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ing/covid-made-in-lab/
https://www.scribd.com/document/492682888/SQuay-Bayesian-Analysis-of-SARS-CoV-2-FINAL-v-2#from_embed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6%86%E9%BA%97%E5%A4%A2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BakOFUzapo
https://gnews.org/zh-hans/410946/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