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香港警暴实录 – 「监管之人,谁人监管」(一)蓝丝,你还要撑警吗?

搜集:文燕

编撰:文燕

审稿:卡西欧

上传:文粤

2019年社会运动期间,香港不少示威区内出现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这句涂鸦,意为「监管之人,谁人监管」,而这句涂鸦正正点出了当时香港非常严重的问题: 示威者上街抗争被警方以「暴动罪」控告, 受害者变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滥暴又有谁来拘捕他们呢?

时至2021年,香港警察暴力从来没消停过,最近土瓜湾一名怀孕 7 个多月的蓝丝孕妇遭受「警暴」,事件再次揭开香港「警暴」问题尚未痊愈的伤疤。

2019年街头抗争者多次留下呢句拉丁文涂鸦: “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 Who watches the watchers? ) 是一句拉丁文谚语,通常被认为出自古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的讽刺作品《 Satire VI》段落347章8节,直译为「监管之人,谁人监管?」

孕妇的蓝丝姐姐刘小姐向媒体透露,怀孕 7 个多月的事主当天在土瓜湾住所下楼散步时,被警员截查。有身孕的事主因武肺疫情严重,拒绝站近另外3 名被截查者,但有配合警员展示身分证,并明确表示自己已经有7 个几月身孕,并要求「我站这让你看(身份证)行吗?」但警员以「死肥婆」辱骂她,又质疑事主是否怀孕。

刘小姐指,当时接获街坊来电,立即从石硖尾住所赶到现场,只见妹妹被反手锁上手铐,手腕瘀青,情绪激动。当刘小姐靠近时,更被警员要求离开「犯人」。救护车到场时,警员未有除下事主的手扣,直到刘小姐多番要求,警员才解开手铐,让事主横卧在担架上,又一度以「阻碍救援」要求刘小姐离开。刘小姐引述当时情况指,同患糖尿病及高血压事主不断大叫「我肚子好痛啊」,惟警员未有理会。

刘女士的大姐与警员理论,心疼妹妹被逼坐在地上并锁上手扣,期间警员出言辱骂事主「死肥婆」斥责事主怀孕的肚是假的,警方的执法态对令人发指。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警 2 度拉起事主,孕妇股部落地及后数名警员合力拉起女事主不果,事主被拖行数秒,臀部更两度落地。事主其后被送往医院。刘小姐表示,妹妹虽然入院后打了 3 支安胎针,惟胎儿依然不稳,至1月23日「见红」紧急产子。伊利沙伯医院表示她情况稳定,但早产超过 2 个月的男婴情况严重,须在新生儿深切治疗部的保温箱内接受监测。

警员拉起并拖行事主;事主股部落地。

涉事警员因性格火爆被投诉多次

据媒体报道,涉事黎姓警员因性格火爆,多次执行警务时被投诉。 2014年身为高级警员巡逻时曾被投诉向被截查市民爆粗,又曾于黄竹坑警校演练时向记者多次做出「开枪」手势,后来更涉嫌推撞投诉警方旅游巴停车未熄匙的酒店职员。前年10月,有学生在深水埗遭拘捕,并被控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罪,黎在庭上多次改口供,裁判官质疑其供词不可信亦不可靠。尽管如此,2014年身为高级警员的他,现时却已晋升为警长。

刘小姐是典型蓝丝,她日前曾向记者明确表示自己一直都非常支持警方执法,认为警方执法维持社会秩序是天经地义的事。针没刺到肉不知疼,经过该事件,恐怕刘小姐一家要从「撑」警变「仇」警。从警方对一名孕妇的处理手法,我们不难发现今天的「警暴」问题,不单是针对抗争运动的示威者,即使是普通市民,甚至孕妇港警也绝不手软,更没有「黄丝」和「蓝丝」之分。

《警察通例》规定警务人员在使用武力时必须确定合理及有根据,并且只有在较低程度的武力未能达到目的时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手铐。今次事件令人质疑警方是否使用过度武力。

警方的形象插水,在努力宣传其公关片《守城》。但现实是,前线人员连最需要保护的孕妇都毫不尊重,甚至粗暴对待,引起公愤。若警方继续以此等恶劣态度对待市民,花费再多公帑拍宣传片亦只是「倒钱进咸水海」,只会进一步损害警队形象。

光头刘警长,枪指人民是英雄?

警察滥暴没后果

由前年6月初抗争运动开始,除了那两名被闭路电视拍到,在医院虐待老人的警察被捕外,请问到底有多少警察因滥暴、虐打、性侵香港市民而被捕呢?

香港的现况是尽管连无线新闻都拍到警察知法犯法,但整个政权和警队高层仍一味包庇前线警员,将他们一切的犯法行为合理化,甚至他们会因此而获得加许,例如抗争运动期间在葵芳举枪指向在场市民的光头刘警长,他明显地违反【警察通例】,更在当晚威胁到市民的性命安危,却被邀在中国国庆时亲身到北京观礼。示威者在犯法后有后果,警察在犯法后却没有后果,更被政权认可和加许,这是合理的情况吗?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信仰-示威者犯法会被捕,那警察滥暴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