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需要民众认识“蜚言媒体”

作者:阳之战

中国有个成语叫流言蜚语,意思是散布虚假信息以及污蔑中伤他人,而在信息时代的今天,虚假信息也正在将民众包围起来,制造出了太多的假象,会使我们看不到真相,所以时代迫切需要民众认识“蜚言媒体”。

得益于基础科学和科技的发展,人类近代发展的很快。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类正式进入多媒体信息的时代也仅只有20年左右的时间,但它给我们的日常经济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和便利的同时人类也正在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新挑战。

在多媒体信息时代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它不是战争,甚至新型冠状病毒都不是,因为它的影响不会那么持久,而在当代每时每刻都随处可见的媒体信息,正在显现出它的强大的力量,这在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这是人类社会最新拥有的一把双刃剑,我们已经浸入到了多媒体信息时代之中。在信息时代虽然我们得益于可以便捷的获取信息,但同样千万不要忽视信息垄断和漫天的扰乱视听欺骗公众的假信息所带来的后果,因为我们已经浸入到了信息时代之中,我们已经被多媒体信息给包围起来了,而我们所能够看到的信息会因为受制于对金钱利益以及政治的需要,它往往会欺骗公众,甚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所推崇的军事理论书籍《超限战》都将信息战 媒体战放在了首要位置。

在此可以举一个显明的例子来验证信息这把双刃剑的力量,以及我们应该如何避免被媒体的虚假信息所欺骗。2019年最后一个月的月末,中国武汉的一位眼科医生,开始在网络上对自己的亲朋好友发出了预警,武汉出现了SARS 让大家小心,引起了民众的关注,随后很快国家媒体,互联网媒体接连辟谣,包括李文亮医生等8人被警方训诫,中国共产党动用控制的全国媒体对8名造谣者进行公示,这在中国引起了一波打击谣言的热潮,而19天后,闫丽梦博士又通过路德社自媒体平台爆出武汉疫情很危险,人传人 中共政府隐瞒疫情 将会大爆发 来自军方实验室,经闫丽梦博士的再次验证本是应该引起世界媒体的警觉的,而这则信息爆出时官方公开的确诊病例仅62例。随着疫情的发展以及民众的关注,WHO最早做出的行动不是采取紧急措施以及紧急呼吁,而是插足媒体界,联合媒体科技巨头打击疫情谣言,并且说对中国采取的入境限制措施不利于防控疫情,而在2020年3月中旬美国主流媒体信息还在说“对美国来说美国流感比新冠病毒更重要”,而闫丽梦博士则一直在通过路德社自媒体平台每天在呼吁疫情危急性,这是可以验证的信息,而WHO及中共官方引领着主流媒体的声音,从人不传人到有限人传人在到人传人,直到疫情已经大流行了仍然是推迟了宣布疫情大流行,这和2009年WHO 应对 H1N1 流感病毒的态度是完全相反的,而H1N1 的致死率及潜伏期说明它的危险性完全无法和新型冠状病毒相比,这点完全是不符合逻辑的,以上这些也是可以验证的信息,时至今日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已经破亿,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病毒来自于实验室,而闫丽梦博士所提供的信息则一直以来则被WHO 主流媒体以及科技巨头认定为虚假信息,甚至被污蔑为阴谋论,闫丽梦博士提供的信息虽然伴随着各种谣言和诋毁,以及禁声,但已经被事实越来越多的验证,但闫博士的信息以及发表的几篇科学论文至今仍不给以验证,仍还会被科技巨头所禁声,得不到应该得到的重视,爆料革命的相关媒体最早爆出的大量的视频语音图片的证据本应得到足够的重视,最早疫情全球大流行本是不应该发生,所以判断信息的真伪最重要的是去验证,而恰恰的是不可去禁声,也只有经过对信息的验证才会出现真伪的判断,这是基本的逻辑常识。

经过时间的验证在当代民众已经逐渐发现有太多的“蜚言媒体”他们传播着虚假信息,这个时代迫切需要民众去辩别“蜚言媒体”,最危险的是信息的垄断,这样就可以制造假相和埋藏真相以及可以剥夺人们的话语权,如何杜绝信息垄断这点目前还不取决于民众,民众也应该对这些已经造成巨大危害后果的媒体以及科技巨头发出抗议之声了。但目前公众还需要做的是提高我们的辩别能力,这是这个时代的公众正面临一个重要的课题,所以就此提出以下的建议,1.信息是否有逻辑根据,逻辑是否可以验证,2.进行对比,例如,公众人物小明和小强做了同样的事情,媒体的反应是否也相同?3.没有事实根据,以及夸大事实根据的信息和没有事实根据的空谈,没有足够证据的逻辑,不要轻信,4.科学依据是否科学?是否有科学逻辑?5.自己去验证信息的真实性 6.为可以进行验证并被掩盖了的重要信息发声。7.通过辩别和验证信息的真伪,我们就更可能看到信息的目的性。

辩别“蜚言媒体”是当代公民所面临的一个重要的课题。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