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睛要闻】奎伊博士用贝叶斯统计分析表明中共病毒来源于实验室

作者:卡拉马佐夫姐姐【㊙️翻  Gnews原创组】
校对:心声

图片来源:GTV

1月29日,奎伊博士发表长达193页的重要报告《中共病毒来源之贝叶斯分析》(Bayesian Analysis of SARS-CoV-2 Origin),该报告综合了目前关于CCP病毒来源的所有可信证据,用贝叶斯条件概率估算出病毒来自实验室的概率为99.8%。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Picture1-72.jpg

在文章的最开始,作者就直截了当的表示这篇报告是献给深受CCP病毒折磨的人们,并表示希望人们通过这份报告认识到“功能性增强”病原体实验对全球健康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科学界绝大多数学者支持CCP病毒自然学说,而且中共倾一国之力努力要找到CCP病毒的自然来源,所以由此能想象得出,任何支持自然起源学说的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而实验室起源学说的却被残酷打压,这就造成了目前学界两方的巨大偏差。

而该报告运用贝叶斯统计方法,以假定病毒基本来源于自然(概率98.8%)开始,一步一步在模型中融合在过去一年内收集到的各种证据,然后发现随着证据一点一点地加进模型,病毒来源于自然的概率逐步降低,当把26项证据都加进模型以后,病毒来源于自然的概率仅剩0.2%,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则高达99.8%。换句话说,就是通过数学模型把所有证据糅合起来,哪怕最先假定来源于自然,得到的结果也是来源于实验室。

贝叶斯方法大白话简介

贝叶斯方法是统计学上非常普及的工具,近些年来尤其受欢迎,尤其是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方面都有广泛的应用,而其原理实则非常朴实简单,从哲学上来说,就是把主观的先验看法与客观证据通过数学方法结合,而得到最终看法。

本文仅以奎伊博士报告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贝叶斯概率是如何算出的:

我们先主观假定:有1%的可能病毒来源于武毒所;99%的概率来源于自然。

(注:文章假定病毒来源只有两种可能:自然和实验室(人造),没有可能第三种,而且病毒不可能同时来源于自然和实验室,换句话说,CCP病毒来源于自然和实验室的总概率加起来为100%。)

我们又已知如下概率:

如果武毒所病毒“逃逸”出来了,在已知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先决条件下,那么有51%的概率在武汉爆发,49%的概率不爆发。

如果病毒来源于云南矿洞自然源头,那么有超过10%的概率在武汉最先爆发(请参考论文第65页数据说明)。

那么,不论病毒来源如何,在武汉爆发的概率为:

综合上述条件和假设,在已知病毒在武汉爆发的先决条件下,病毒来源于武毒所的最终概率可计算如下:

由此可见,综合上述条件,通过条件概率的计算,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从1%增加到了4.9%。报告中的各种概率即通过上述方式算得。

综合各种证据逐步得出CCP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为99.8%

在报告中,奎伊博士把初始概率/先验概率定为98.8%的可能为自然来源,这已经是保守至极的估计了。而估算98.8%自然来源概率的过程中也采用了Peter Daszak的数据(Daszak是与石正丽经常一起写文章的),更加令对方无法反驳。

随着26项证据逐步加进模型中,自然来源概率逐渐降低至接近0(0.2%),实验室概率逐渐升高为接近100% (99.8%),下图展示了后验概率随着每项证据加入的逐渐变化过程: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Picture1-73.jpg

注:

*血清转换:如果病毒来源于自然,由于病毒变异并不是很稳定,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人体细胞,所以在爆发前人群中应该能检测到少部分的抗体,如SARS和MERS,0.6%的人群在病毒爆发前已有抗体,而CCP病毒则不然。

*超过294,000个病毒样本的祖先都来源于同一个病人:如果CCP病毒来源于自然,祖先不可能只来源于一个病人,而且这个病人是一名位于离武毒所仅一公里的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的39岁男性)

用大白话讲,奎伊博士在报告中做的就是基本从无罪推定(自然来源)出发,综合了各种客观证据,得出了有罪的结论(来源于实验室)。

中共可能的狡辩

单纯从贝叶斯分析过程中来讲,中共可能从以下角度狡辩(包括但不限于):

  • 报告中运用的模型——贝叶斯公式

笔者认为,中共不可能从理论方面对贝叶斯公式挑战,因为这是纯粹数学、逻辑的范畴。如果说中共从其唯物主义哲学方面攻击主观(唯心)与客观(唯物)结合的贝叶斯思想,笔者认为也行不通,因为在该报告中已经把主观先验假定(唯心)定的几乎来源于自然,如果纯粹运用报告中列举的客观(唯物)证据,结论会更加偏向于实验室起源。

  • 初始/先验概率

报告中初始/先验概率设定为98.8%自然起源,已经是尽可能的“无罪推定”了,而且估算98.8%自然来源概率的过程中采用了中共方面(Peter Daszak)的数据,而奎伊博士通过Peter Daszak自己发布的数据算出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是9%,远高于报告中的初始实验室概率(1.2%)。所以笔者认为中共通过初始/先验概率狡辩的空间也是有限的。

  • 客观证据

-中共可能要求掺入一些假证据:由于概率随着证据的变化而变化,如果中共掺入一些偏向自然来源的假证据来混淆视听,来源于实验室的最终概率有可能被降低。

-中共可能狡辩报告中的证据假定的参数太多、不合理:的确,贝叶斯概率的参数有很多是主观假定的,可以改变的空间很大。目前笔者认为在压倒性大量的客观证据下,哪怕改变一些参数,基本不会改变最终概率(99.8%来源于实验室)太多

-中共可能要求改变报告中列出证据的顺序:奎伊博士已指出这些证据顺序可随便打乱,最后仍会得出相同的概率。

  • 最终/后验概率

目前奎伊博士得出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是99.8%,对此中共可以狡辩:还有0.2%的可能来源于自然呢!而奎伊博士已在论文开头指出,99.8%的概率已在法律上超过在刑事案件中认罪的概率,所以这种狡辩在法律上是行不通的。

如果中共狡辩的话,从过去的套路来看,与其说是在逻辑、科学范围内的开诚布公的交流,不如说是搅混水,本着能骗几个是几个的原则,把尽可能多的人脑子搅得乱七八糟,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大家千万不要上当。

另一种角度的验证,殊途同归

与闫丽梦博士的两篇重磅报告不同的是,奎伊博士这篇文章通过旁观者的角度,综合了收集到的所有证据,用数学方法证明了CCP病毒几乎不可能来源于自然。而闫丽梦博士是从当事人的角度,用生物学方法和情报论证的。两者的论文相得益彰,殊途同归,更加强有力地证明了CCP病毒来源于实验室,中共难择其咎。感谢所有为了真相勇敢奋斗的科研工作者。

报告链接:https://zenodo.org/record/4477081#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25 天 之前

病毒共匪造,灭亡,共匪值得拥有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共匪放毒世界皆知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