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解密情报支持武汉实验室导致冠状病毒爆发论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一花一世界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Mike Li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

Shi Zhengli

美国国务院最近解密的情报结果为COVID-19大流行很可能始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理论提供了新的证据,该研究所是中国唯一的高规格安全实验室,并与中共国军方有关联。

该部门在本月即将离任的川普政府公开的一份报告中,首次披露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研究致命病毒的几名工作人员于2019年秋季患病,出现类似COVID-19的症状。

报道还公开了美国情报,称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秘密的生物战研究。中共国领导人一直否认该实验室与COVID-19的爆发有任何联系,甚至扬言美国或其它一些国家将病毒带到中国。

在2019年12月初武汉发生首例公开的COVID-19病例之前,实验室患病人员的病症就早已被检测到了,但中共国拒绝透露这些工作人员的情况。

报告称:“实验室中的意外感染曾在中国和其它地方造成过几次病毒爆发,包括2004年在北京爆发的SARS疫情,有9人感染,1人死亡。”

“这让人们对武汉病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宣称该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和学生’零感染’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的可信度产生了疑问。”

“根据我的经验和对科学的理解,很难相信这是一种自然发生的现象。”曾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工作的医学博士和生物武器专家罗伯特·G ·达林说。

“我认为[武汉]有科研人员中招了,”达林博士说,他现在是守护神(Patronus)医疗公司的首席医疗官。

国土安全部前副首席医疗官威廉·兰指出,国务院的报告并没有指责中共国的共产党领导层故意释放病毒。

“但间接的–而且不仅仅是间接的–证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某种关系的证据是非常有力的,” 现在在卫生服务机构WorldClinic工作的兰博士说。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石女士因其在类似导致COVID-19的蝙蝠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而被称为 “中国的蝙蝠女”,她在2015年共同撰写了一项科学研究报告,其中提到实验室一部分工作就是改造蝙蝠病毒研究其如何感染人类。

美国情报报告说,一年多来,中共国当局有计划地阻止对疫情起源的彻底调查,而是投入“巨大的资源用于欺骗和造谣”。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访华代表团先是在2020年春天被阻止进入中国,本月再次被阻挠。随后,北京方面作出让步,允许一个团队前去访问。调查人员目前在中共国(调查)。

可能的(病毒)起源

国务院的报告声明:美国政府一直无法确定 “COVID-19病毒–被称为SARS-CoV-2–最初是在哪里、何时或如何传播给人类的”。

最有可能的两个来源是与受感染的动物接触或 “在中共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发生的事故导致”。

中共国最初说:病毒始于武汉的一个野生动物 “水产市场”,但北京当局一直无法确定将病原体传播给人类的动物宿主。

由于未能找到宿主,许多病毒专家和情报分析人员更仔细地研究了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观点。对中共国官方版本持怀疑态度的人说,北京当局竭力阻止,不让世界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国政府已销毁了所有证据,因为他们想回避谈论疫情开始是从实验室泄漏的”一位熟悉情报的美国官员说:“中国正试图向世界兜售一个故事,说这是始于武汉一个水产市场的自然发生的事件。”

中共国当局试图让世卫组织调查人员在调查过程中确定一个可靠的动物来源。

“世卫组织团队不应该关注一个可能不存在的动物宿主,而应该关注实验室和生物研究安全性,”该官员说。

该官员说:“这很可能是解放军的秘密工作出了岔子。”

美国情报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国军方正在从事生物武器的秘密研发,对这种武器的初始研究将包括开发疫苗。报道称,至少在2016年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对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进行了实验,这种病毒是一种类似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

“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一个公开的记录,即进行‘增强功能’的研究,以设计嵌合病毒,”报告说,用这个术语来形容合成病毒。

“但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其研究与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的记录并不透明,也不一致,其中包括RaTG13,该病毒是在2013年几名矿工死于类似SARS的疾病后从云南省的一个洞穴中取得的样本。”

报道称,如果最初接触的人仅限于少数人,并且无初始症状的人更容易传播,那么实验室事故可能会出现自然爆发。

“就中共国科学家研究动物源性冠状病毒的条件来看,无疑增加了意外或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泄漏的风险,”报告说。

报告还透露,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中国军方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联系,自2017年以来,该研究所一直在进行秘密实验室研究。

曾在该研究所进行研究的美国病毒专家否认了这些说法,认为该说法是阴谋论。许多私人病毒专家最初驳斥了关于该研究所与中国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的报道。

“尽管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民间机构,但美国已经确定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中共国军方在出版文献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报告说。”至少从2017年开始,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就代表中共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报告说,美国政府 “多年来 ”公开表达了对中国生物武器方面工作的担忧,尽管根据《生物武器公约》的要求,中国政府未能全面记录这些工作,也没有表明已经取消了这些工作。

报道称,有关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情报披露 “只是触及了被隐瞒的COVID-19中共国起源事实的表面”。

“任何对COVID-19来源的可信调查都需要完整、透明地进入武汉的研究实验室,包括他们的设施、样品、人员和记录,”报告说,以及采访武汉的研究人员并获取工作人员的健康记录。

中国政府阻挠了所有采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的努力,包括采访那些在2019年秋天生病的研究人员。

国务院的详细报告认为,中国政府的过度保密使国际调查人员无法确定疫情的来源。

越来越多的怀疑

外界批评中国的专家说,川普政府的调查结果只是增加了对北京否认病毒从实验室通过工作人员感染或将实验动物非法出售给野生动物市场导致泄漏说法的怀疑。

“那是一个谎言。而中共国政府很早就知道那是一个谎言,”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拜登总统的前参议院助手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说。

“所以在去年5月面对大量证据时,中共国政府转变了立场,”他上周告诉《多伦多太阳报》(Toronto Sun)。

中共国政府反而试图推动阴谋论。北京官员甚至提出病毒是由美军首先传入中国的观点。美国政府坚决否认这一指控。

中共国政府后来引用了其报道说2019年底在武汉之前欧洲南部就已爆发。

中共国官员最近推崇的一种理论是,该病毒是在冷冻食品包装上传入中国的。病毒专家认为这种理论的可能性很小。

世卫组织顾问梅茨尔先生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美国情报报告 “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用高传染性病毒进行秘密动物研究,甚至在大流行开始后也没有通知世界卫生组织。”

他说,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必须被允许充分接触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和实验室,包括研究笔记、过去和现在研究的所有病毒的清单以及所有研究记录。

“但是,如果中国政府不能立即改弦易辙,拜登政府应该召集全世界的盟友和合作伙伴,要求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公正的、不受限制的国际法医调查,充分接触所有必要的研究记录、数据库、生物样本和关键人员。”他说。

相信冠状病毒是一种改造的生物武器的流亡中国病毒学专家闫丽梦说,国务院的报告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病毒来源问题上 “从一开始就在撒谎”。

她说,这份报告支持了她的论点,即SARS-CoV-2背后的 “骨架”病毒就是中国军方在2015年至2017年的时间段内,在“其增强功能人性化的动物实验”过程中发现的。

“情报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去年秋天就生病了,而武汉病毒研究所却一直在公开场合否认。”她说。“那么就必须调查这些患者是否感染了SARS-CoV-2的同一原始菌株或实验室的其他类似菌株。” 闫女士说。

WorldClinic的朗博士说,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目标 “应该是找到疫情爆发的根本原因”。

“如果事实证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确实是(疫情爆发)的根本原因,那就意味着国际社会和[中国]必须达成共识,然后协同工作,以确保像这样的情况不会再发生, 此种规模的死亡率和对经济影响若非战时是很难看到的。”

作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
2021年1月26日

原文链接: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an/26/wuhan-lab-theory-coronavirus-outbreak-bolstered-d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