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奎博士贝叶斯分析得出结论:SARS_CoV-2不是来自于自然,而是实验室衍生物

作者:康州盘古农场-烟波浩淼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SARS-Cov-2

博士,医学博士史蒂芬·奎博士在zenodo 上发表了他的193页的研究论文指出,根据贝叶斯分析,SARS_CoV-2不是一种自然的人畜共患病,而是来源于实验室

史蒂芬·奎博士被公认为是全球前1%的医学科学家之一,发表论文超过300篇,被引用超过一万次,h-index为53, h10-index为164。奎博士也是一家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 Inc. 的董事长和CEO, 该公司致力于发现和开发重大医疗需求领域的创新药物,目前主要关注乳腺癌和COVID-19。 在他25年的职业生涯中,创办了六家公司,完成了两次成功的IPO,并重塑了第七家公司的品牌,是一位积极进取、经验丰富的医生科学家、发明家、作家和系列生物技术企业家。

奎博士在他的研究中惊讶地发现,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对2019年12月武汉金银潭医院ICU患者支气管灌洗标本的分析的情况看,含有SARS-CoV-2和腺病毒疫苗序列, 这与疫苗攻毒试验一致。奎博士指出,如果2019年12月武汉的患者接种了含有SARS-CoV-2刺突蛋白的疫苗,那么实验室来源的问题就成了定局。但是奎博士的分析是在没有腺病毒疫苗证据的情况下进行的,并使用了贝叶斯分析法,贝叶斯定理是一个著名的统计方程,被广泛用于科学和医学领域,该分析把SARS-CoV-2起源的起始概率设定为人畜共患或自然来源的可能性为98.8%,实验室起源假设的可能性为1.2%。初始状态 尽可能地偏向于人畜共患的起源设想。通过输入证据和概率的变化,奎博士报告的结论是,CoV-2来源于实验室的概率为99.8%,相应的来自于自然的概率为0.2%。这超过了大多数法学院关于如何量化 “排除合理怀疑 “的讨论,这是刑事案件中认定有罪的门槛。报告中包含了统计和结论的详细分析和量化依据,包括大量闫博士的论文证据。

奎博士的论文提供的最重要的证据是,从RNA-Seq中的发现,通过武汉病毒学研究所12月30日采集的灌洗病人样本。这些ICU患者是在论文题为《一种肺炎与一种可能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疫情》来自石正丽博士的文章 本作者已证实,在SARS-CoV-2的首次定性过程中。所有5名患者的RNA-Seq都含有SARS-CoV-2序列。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标本中还含有腺病毒的 “pShuttle “载体,该载体是由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开发的。中共国科学家在2005年为SARS-CoV-1确定了两种免疫原,即SARS-CoV-2的刺蛋突蛋白基因和合成构建的H7N9 HA的基因完全同源(150/150),原始读数表明这不是一个假象。

奎博士的论文还提出了实验室制造生物武器的假设:SARS-CoV-2是否不仅仅是一个逃出实验室的功能增强实验?会不会是新型病毒疫苗,生物武器计划两部分中的一部分?陈薇将军大学毕业后加入中共国解放军(PLA)后一直在从事疫苗研究。她在2017年AMMS(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军事医学科学学院)的内部演讲中说:“只要有矛,才能研究盾。”奎博士在论文说:”我相信,这次的大流行,世界因为病毒已经跨越了一个卢比洞(Rubicon)河,我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正确的回答将是下一步的关键步骤。早期患者中腺病毒序列的证据将表明SARS-CoV2是在实验室中创建的,而且这个项目有足够的优先权,以创建一个 嵌合体冠状病毒的特异性疫苗。“

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经一年,全世界超过一亿人感染,200多万人死亡。毫无疑问闫博士以及爆料革命对揭露病毒真相作出了巨大贡献。 回看历史,跨越卢比洞河就是隐喻奔向一个不归之地。中共已经向全世界发起了生物战,正如郭先生所说全世界一定会向中共追责,中共必将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全世界必灭中共!

参考资料:https://zenodo.org/record/4470233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