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美前政府高官提美对华关系新战略,呼吁将“习近平”作为首要敌人

作者:纽约香草山  人间世 校对/发稿:飞虹

美国某前政府高官近日以匿名形式发表文章指出,美国需要一个对华政策新战略。他主张利用中共内部对习近平的不满,把习近平而不是整个中国共产党作为首要敌人,最终迫使中共回到前习近平时代的老路上去。

图片来源:法广中文网

1946年,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给华盛顿发了一封长电报(8000字),奠定了此后几十年美国对苏政策的基础。近日,一名美前政府高官,在大西洋理事会发布了一份探讨美国对华新战略的报告,正文长达70多页,标题类比凯南当年的长电报,名为《更长的电报:走向美国对华新战略》。当年,凯南用笔名“X”将他的想法以文章形式发表。如今,这位美前政府高官也采用了匿名形式。

2021年1月28日,《政客》杂志刊发了作者报告的一份概要,全文3万多字。作者认为,“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是在习近平主席总书记领导下日益专制的中(共)国的崛起”。美国人不该认为,乔·拜登就任总统之后,中共国问题会随川普而去。恰恰相反,“美国需要更加关注中(共)国,比此前任何美国政府投入的关注都要更多”。

作者注意到,“习近平让中(共)国回归经典的马列主义,并大搞准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追求有计划地消灭政治对手”。“习近平的中(共)国越来越像一种新形式的专制警察国家”。与毛泽东之后其他领导人根本不同,“习近平已经表明,他打算将中(共)国的专制制度、胁迫性外交政策和军事存在投射到整个世界”。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共)国已不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大国,而是变成国际关系界所说的“修正主义(revisionist)大国”。对于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来说,“这代表着根本性的转变”。

因此,美国需要一个跨党派的国家战略,来指导美国未来30年对习式中(共)国政策。虽然川普政府十分明智地在中(共)国问题上敲响了警钟,“但其在实施过程中的努力却很混乱,有时甚至是自相矛盾”。到目前为止,“美国没有任何与中(共)国有关的战略。这是一种国家责任层面上的失职”。原因在于,美国政府“缺乏一个明确的战略目标”。 美国究竟是追求“通过有限的贸易战诱导中(共)国进行经济改革”,还是直接“推翻共产党”?不同的官员,表述不一。

作者认为当前的中共在生存策略上比当年的苏联要狡猾得多,“如果美国战略家认为,美国未来有效的对华战略应该建立在中(共)国体制注定会不可避免地从内部崩溃这样的假设上”,或者“把推翻共产党作为国家的公开目标”,那将是极其危险的。把目标只瞄准习近平而不是整个中共,反而更务实,也更“有助于削弱而不是加强习近平的独裁”。

因为,中共内部围绕习近平的领导力和他的巨大野心存在重大分歧。“高层党员对习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极大困扰,对他无休止地要求绝对忠诚感到愤怒”。“存在对习近平的这种深刻而持久的怀疑”。“任何把重点放在党而不是习近平本人身上的战略,也忽略了一个事实,即在习近平之前的五位毛后领导人的领导下,中(共)国都能与美国合作”。“美国的对华战略的使命应该是看到中(共)国回到2013年之前的道路——即习近平之前的战略现状。”

美国领导人不仅要区分共产党政府和中国人民,还要更进一步,“区分政府和党的精英,以及党的精英和习近平个人。”

“鉴于今天的中(共)国是习近平将几乎所有决策权集中在自己手中,并利用这一权力大幅改变中(共)国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政策轨迹,美国的战略必须继续以习近平、他的核心圈子和他们统治的中(共)国政治语境为焦点。”促使中共精英认识到,“重新以维持现状的大国身份运作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即认识到“留在美国主导的现有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内,而不是建立一个对立的秩序”,对中共国更为有利。

一个成功的美国战略必须建立在其现有优势的基础上,这意味着美国力量的四大基本支柱:“国家军事力量;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和国际金融体系支柱的地位;全球技术领导力,因为技术已经成为未来国家力量的主要决定因素;个人自由、公平和法治的价值观”。

拜登政府永远不能忘记它所要击败的中(共)国战略的内在现实主义性质。中(共)国领导人尊重实力,蔑视软弱。他们尊重一致性,蔑视摇摆不定。中(共)国不相信战略真空。”

作者认为,一个详细的、可操作的战略应该包括以下七个部分。

1、重建美国长期国力的经济、军事、技术和人力资本基础。

2、商定一组有限的可执行的政策 “红线”,在任何情况下都应阻止中(共)国跨越。

3、就更多的“重大国家安全利益”达成一致,这些利益无关生存,但需要采取一系列报复行动,为中(共)国未来的战略行为提供参考。     

4、确定重要但不太关键的领域,在这些领域中,美国既不需要划定红线,也不需要划定重大国家利益,但应该对中(共)国部署全部的战略竞争力量。

5、界定那些继续与中(共)国进行战略合作仍符合美国利益的领域,特别是气候破坏、全球流行病和核安全等“特大威胁”。

6、发动一场全面的、全球性的意识形态斗争,以捍卫政治、经济和社会自由,反对中(共)国的专制国家资本主义模式

7、与美国的主要亚欧条约盟友就上述战略达成足够细化的共识,使他们的关键资源(经济、军事和技术)都用来共同捍卫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

作者最后强调,观念的较量,在政治和国际关系中仍然至关重要。“习近平已经用他的专制资本主义模式向美国和西方国家抛出了意识形态上的挑战”自由民主国家必须展现出对“开放经济、公正社会和竞争性政治制度”的坚强信念

“归根结底,美国在对抗习近平的中(共)国时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是军事、经济或技术能力的问题。而是一个自信心的问题”。现在很多美国人认为,“美国最好的日子现在可能已经过去了”,美国在衰落。作者认为,“这种绝望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美国作为一个年轻国家,创新能力无与伦比,美国所代表的价值观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美国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不仅需要为国家提供愿景、使命和目标,更需要“让美国人民再次相信美国,相信她在未来一个世纪有能力领导全球”。同时,“美国还必须引导其朋友和盟友再次相信美国”

综合来看,该美国前政府高官看到了中共内部对习近平的不满,并主张利用这种不满,和郭文贵先生主张的“以共灭共”有相通之处。但作者寄希望于中共改弦易辙,回到2013年以前的老路上去,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了。而且,作者对于中共政权的外强中干(“假擀面杖子”本质)认识不足,不敢想象中共瞬间崩溃这种可能性。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