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翻译:ForFreedom
校对:白夜

图片来源:美国务院网站

华盛顿特区
2021年1月27日

普莱斯(Ned Price):下午好,欢迎回到发布厅。我们很快就会开始,非常期待。首先,非常荣幸向大家首次介绍第71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先生。有请国务卿发言。

布林肯(Antony Blinken):謝謝。下午好。首先我想说,我最初的愿望是推荐奈德·普莱斯成为国务院新闻发言人。你看,我成功了。

感谢大家来参加今天的会议。今天是我正式成为国务卿的第一天,能够担任这一职务是一种无上荣誉,很高兴总统能委以重任。我对今后的工作感到非常兴奋,特别是与国务院的工作人员们合作,努力服务美国人民,并代表美国出访世界。

我想花几分钟时间告诉大家,每个人所做的工作是多么重要。很多人知道我的职业生涯是从记者开始的。显然,我做得不成功,但是这样的经历也让我深感自豪。让美国人民和世界了解我们为何而战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你们尽忠职守,解决难题,这确实让美国变得更好。我再次重申,新闻自由是我们民主的基石,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现在是捍卫民主的关键时刻。所以你们可以完全相信我以及我身后的美国政府。从下周开始,我们将恢复每日新闻发布会。

普莱斯:下周二。

布林肯:对,下周二开始。新闻发布会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总统希望白宫新闻发布会是让大家了解真相并保持透明度的地方,包括这个房间。你们也会经常看到我,即使我们一同出访,就像你们有机会在这栋楼里听到许多政策专家的意见一样。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永远意见一致,你们也会感到沮丧或失望。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重点是,恰恰这时候,你可以信赖我,信赖美国政府, 你们的付出,值我们尊重,这对于我们的国家和民主,非常重要。我将直言不讳,不管是在这里,在飞机上,还是在世界上某个遥远的地方。真高兴旅途中我们在一起。所以,欢迎回到新闻大厅。正如内德所说,这是你们的大厅。让我们开始提问。

普莱斯: 从美联社开始,马特·李。

提问方:上届政府在最后几个月颁布了几项政策,引起很多争议,或者说遭到很多人批评。我发现,几乎所有的政策都在审查中,你上任虽不足24小时,过去几个月颁布的政策,你会优先考虑哪些事项以决定这些政策是通过审查,还是改变政策,或者撤销?

同样,除了政策,在这个大楼内,人事方面会有什么变化,是否打算改变上届政府的外交政策?

布林肯:谢谢。是的,你说得对,我们正在审查上届政府后期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我们希望确保了解每一项决定的依据。

我特别关注对胡塞武装的制裁问题。我想你们都很清楚,胡塞武装几年前占领萨那,在全国各地活动,对我们的伙伴沙特阿拉伯采取了重大侵略行动,侵犯人权和犯下了其他暴行,一些地区极端组织死灰复燃。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沙特阿拉伯领导和资助的一场战争也导致当今世界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这场危机中,我们竭尽所能向急需帮助的也门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至关重要。我们要确保采取的任何行动都不会妨碍援助。

我认为胡塞武装所控制领土上的人口约占也门总人口的80%,因此我们要确保任何行动,包括指认,都不会使本已非常困难的援助任务变得雪上加霜。因此,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这一问题。确保美国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团队都能够尽其所能地提供援助,并确保我们所有行动都不会干扰援助,特别是政策和目标改变与否,以不影响援助为前提。因此,这是我认为的优先事项。

普莱斯:安德烈·米歇尔。

提问方:拜登总统与普京总统昨天在电话中首次谈到一些协议框架,如军备控制协议,延长削减战略武器新条约等,同时还有许多令人关注的领域,其中很多涉及俄罗斯,如太阳风黑客事件和乌克兰,当然还有对干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和评估,以及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的安全等问题。

布林肯:是的。

提问方:我想问,如果纳瓦尔尼或抗议者在被捕时受到伤害,美国制裁俄罗斯的红线是什么?俄罗斯镇压反对派和侵犯人权的这个问题上和你美国有多大关系?

布林肯:嗯,谢谢,安德烈,如你所知,我们深切关注纳瓦尔尼的遭遇和俄罗斯的人权状况,我很震惊,俄罗斯政府似乎非常在意纳瓦尔尼,甚至是害怕。

我们正在全面调查所有令我们深切关注的行为,无论是纳瓦尔尼的遭遇,还是使用明显的化学武器企图暗杀他的行为。我们还关注太阳风公司及其各种影响,关注俄罗斯对阿富汗美军的悬赏报道。当然,我们还关注干涉美国大举的事情。所有这些,正如总统和白宫所表示的,都在调查当中。我不想提前透露这些调查的进展情况。

正如我所说,我们对纳瓦尼的安全和保障深感关切。更重要的是,他的声音是许许多多俄罗斯人的声音,应该被听到,而不是被压制。

提问方:如果对他有伤害,你也不排除任何可能?

布林肯: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但我们想完成整个调查后再开始行动。

普莱斯:肖恩-坦登

提问方:谢谢。作为在座的记者协会的负责人,感谢你上任第一天就来了。这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我们确实注意到了。

你在任职听证会上发言支持上届政府的所谓亚伯拉罕协议,那么请问本届政府可能做出哪些决定。我知道现在有一个关于军售的调查正在进行,F-35对阿联酋的销售和对沙特阿拉伯的销售。你如何看待未来的发展?你是否计划F-35最终去向阿联酋?至于摩洛哥,是否和上届政府一样,美国仍然承认摩洛哥在西撒哈拉的主权?谢谢。

布林肯:谢谢。首先,正如我们所说,我们非常支持《亚伯拉罕协议》。我们认为,以色列与其邻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进展,因此,我们对此表示赞赏,我们希望今后数月和数年可能有机会在此基础上继续努力。

我们也在努力确保我们充分了解为达成这些协议而可能作出的任何承诺,这是我们正在关注的问题。一般来说,但凡涉及军售,政府通常会在做出决定前展开调查,以确保军售符合我们的战略目标和外交政策。所以,这就是我们此刻正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下面是约翰,哈德逊研究所

提问方:谢谢,在对阿富汗的调查中,你的关注点是什么?是否计划保留哈利勒扎德(Khalilzad)大使作为美国特使?

布林肯:关于阿富汗,我们需要了解的事情之一是,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中究竟有哪些内容,以确保我们充分理解塔利班作出的承诺以及我们作出的任何承诺。因此,我们正在处理这个问题。关于哈利勒扎德大使,是的,我们已经要求他继续正在进行的重要工作。

主持人:耐克·秦(Nike Ching),美国之音(记者)

提问方: 关于中国,你说你认同(前国务卿对中共在)中国实施了种族灭绝(的定性),你如何在气候变化方面与中(共)国合作?另外,库尔特·坎贝尔还提到了一些建立信任的措施,比如放宽记者签证限制,以及撤销关闭领事馆。是否正在进行?谢谢。

布林肯:非常感谢。在最近几周和最近几个月内,我们都有机会谈论这个话题。我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世界发展中最重要的关系,这不是一个秘密。它将塑造很多未来,我们都身在其中,而且这种关系越来越具有对抗性。有竞争也有合作。合作的领域符合我们共同利益,显而易见,包括,在气候方面,应对全球变暖方面取得具体进展,这符合中国、美国和世界各国的利益。所以,我认为并希望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但(合作)需要符合我们外交政策的大背景以及我们关切的需要中国解决的许多问题(这个前提),因此,我想你们会看到(我们)要求中国解决,尽管气候问题对我们国家和地球的未来非常重要。即使在我们解决气候问题的同时,我们也会(要求中共)去做(他们应该做的事)。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胡梅拉(Humeyra),路透社。

提问:你好,国务卿先生。我想问你关于伊朗的问题。他们说他们希望美国先解除所有的制裁,而你说他们需要重新全面遵守协议。那么,你打算如何解决,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开始谈判,谁将代表美国领导谈判?

在任职听证会上,你认可了(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的认定,但今天托马斯·格林菲尔德(Thomas-Greenfield)说,国务院正在对这个认定进行调查。这仅仅是程序的问题,还是对这个认定有不同的看法?我们是否应该期待在整个事件中,有更多的惩罚行动。谢谢。

布林肯:我还没有看到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大使的实际发言,对此我不能发表评论。但我的判断仍然是(中共)对维吾尔人实施了种族灭绝,这一点不会改变。

关于伊朗,拜登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如果伊朗重新全面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规定的义务,美国将采取同样的行动。我们将以此为平台,与盟友和伙伴一道,建立一个称之为更长期和更强有力的协议,以解决对伊朗关系中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问题。

要做到这一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伊朗在许多方面都没有遵守规定,如果它决定履行义务,我们需要时间评估它是否达到协议要求的标准。因此,目前可以说,事情还没到发展到那一步。

关于伊朗如果决定履约,我们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将建立一个强大的专家团队,从不同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

我想说,这是全局性的。在我们着手解决的所有问题中,在我们正在处理的所有问题中,在我们不得不面对的外交政策上,我感觉最强烈的一件事是:我们在不断地质疑自己的假设和前提,我们没有随大流,准确地说,无论是来自你们,还是来自反对我们政策推行的人,我们从外界得到的自我批评和自我反省一样多。

因此,我认为,随着我们在对伊朗潜移默化的影响及对其他问题的推动,你会期待看到我们的进展。谢谢。

主持人:《纽约时报》的拉拉·杰克斯

提问方:你说了很多关于恢复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但盟友们注意到,你所做的一切都可能在四年内再次被推翻,这是一个循环,不能让人对美国的信誉产生长期的信心。所以,如果能做到的话,任何一届政府如何向世界保证美国可以信赖,可以履行承诺?

布林肯:过去24小时我一直在做一件事,花了很多时间与世界各地部分最亲密的盟友和伙伴通电话,这种情况还在继续。从这些谈话中我了解到,人们强烈希望美国回到房间里,回到谈判桌前,与他们一起努力应对我们面临的诸多共同挑战。我期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听到更多这方面的信息。

不过,对于你的观点,其中一点是,总统已经多次说过,当涉及到我们正在做的几乎所有事情,包括涉及到外交的政策时,如果没有美国人民在知情的基础上认同,很难有一个可持续的外交政策。而这种认同的产生,我认为有几种来源。某种意义上说,它来自你们,因为许多美国人通过阅读、传闻、倾听我们正在做的事,感谢你们,这至关重要,确保人们在充分知情,认真思考并最终对我们正在做的事产生认同感。

但在我们的制度中,国会的认同感至关重要。国会成员是美国人民的代表。他们对我们的政策提供建议和授权。我认为你将看到一件事就是,政府的工作由始至终尽可能密切联系国会。归根结底,是为了这些政策能够持续下去,我认为,政策需要尽可能地运行在阳光下,而不是暗箱操作。

分歧会有的,不同的位置产生不同的看法。但我认为,如果与国会紧密合作,我们更有可能制定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政策。长路漫漫,我坚信我们能做到。

谢谢!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