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瘟疫恶化中国经济与民生

图片来源:https://www.apocalipseurgente.com.br

据牛津大学中国中心(China Centre, Oxford University)、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助理研究员、中国前沿论坛(China Foresight Forum)成员、UBS投资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高级经济顾问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2021年1月25日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网站发表文章《从中共病毒疫情中复苏的中共国经济喜乐参半》。该作者也是华宝银行(SG Warburg)、劳里米尔银行&大通证券公司(Laurie Milbank/Chase Securities)、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前首席经济学家。

中共病毒疫情未变成中国共产党的“切尔诺贝利”危机

在抑制疫情关键的3个月,中共国政府压制中共病毒疫情信息及相关的讨论。在2020年1月末承认中共病毒爆发并紧随严厉的限制措施后,有几个专家认为中共国将会发生 “切尔诺贝利” 时刻。经济滑入了官方承认的1976年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倒退。认为是习总加速师自从2012年上台以来对其权力以及中共国在全球领导地位最严峻的挑战。

尽管如此,将其与切尔诺贝利类比还是不准确的。在前川普总统时期的贸易战背景下,经历了糟糕的1季度后,中共国取得了3个季度的经济增长,2020年全年经济增长2.3%,成为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主要大国。中国共产党四处出击,例如敲打澳大利亚和印度,攻击在新疆和香港的中共国公民。它试图通过提供健康防护等全球公共卫生产品和应对全球范围的治理挑战来成为全球领导者。中国共产党更加不要脸的说由于中国共产党的作用,不仅克服了疫情,还战胜了贫困、促进中共国技术进步。

到2020年底的时候,中共国与其他国家共同创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已由15个亚洲大洋洲区域的国家签署。然后,历经7年的中欧谈判也最终签署了全面投资协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虽然该协议未得到最终批准,但做出了政策性声明。整体来看,在病毒肆虐的全世界,号称民主自由灯塔的美国从海外收缩转而关注自身的同时,中共国正在全球展露拳脚。

但是中共本身对其自己的公民和全世界不透明,上述的表相也不能说明中共已摆脱了自身的经济危机。

中国共产党用基建和债务美化经济指标

在2020年,关键领域的经济改革发生了倒退,包括消费、社会支出、收入不公平和债务问题。生产率的增长对中共国经济未来特别重要,虽然在该领域采取了一些步骤,但长期的可持续经济增长需要更深层次的经济改革,这方面改革看起来在中共国并不会到来。

一季度萎缩6.8%的GDP已经很糟糕,但和其他领域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用其他措施衡量的经济活动急剧下降,失业率陡然升高可能已经超过20%,数千万计的工人回家且不能返回岗位。根据最近基于商业运输量指标的模型所做的一项学术研究结果,中共国年度GDP下降了多达19%。

不管真相是什么,随着感染率、死亡率下降,放松活动限制,人们不再惧怕公共聚集,生产上来,接待、娱乐、零售和出行领域逐渐恢复紧随其后,目前看来中共国经济已经反转。

政策救济措施也起了帮助作用。货币当局注入了大量流动性支持,特别准许向地方政府和国企提供信用支持,实现了2017年以来的最快扩张。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共国政府提供的可以动用的支持占了GDP的4.7%,但比发达国家还是少很多。与发达国家一样,中共国增加了在疫情预防与控制领域的支出,引入了一些减税和税务优惠措施,鼓励零售与食品服务、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的技术和服务数字化。尽管如此,还是和发达国家不同,中共国对收入和劳动者的支出微乎其微,而是致力于支持商业领域的大规模过桥融资,和往常一样,专注于公共投资和住房领域。

不平衡的经济恢复、恶化的债务问题

中共国的经济是K字型,就是一些领域比其他领域反弹速度更快。政府试图不再优先支持的行业,例如制造业、房屋和基建,大力扩张,但那些想升级的领域,例如消费支出和服务,就被落下。2020年数据所提供的初步证据显示,GDP中消费占比从10年前温和增长到2018年的38%以后,又跌回2011年的位置。同时政府想稳定或减少的GDP中的非金融行业债务占比,增加了27个百分点到280%。按正在升温的公司债违约事件及中共国的很多中小银行的一系列问题来判断,疫情期间,坏账和不良贷款问题应该已经恶化了,不可能很快解决。例如,对消费领域、社会支出、收入不平等和债务的不满还不能归罪到疫情上来。需要进一步深挖才能找到根源。

随着周期的继续,在2021年前几个月中可能会有部分回撤,但重要的是要对其进行详细分析。 消费占GDP的比重意味着工资和薪金在GDP中的比重低,递减型税收制度,隐性失业,收入不平等加剧,对农民工的歧视,高家庭储蓄以及缺乏强有力的政策议程来解决这些问题。 一项明显的政策遗漏是社会福利制度未能改善。 GDP中用于健康和福利的占比3.5%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6%平均数比起来还差,而发达市场经济体的健康福利支出水平通常应该更高。

而且,2020年中共国录得了5.35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比2019年增长了27%,占了GDP的几乎4%。然而,这与政府的战略相去甚远,因为这种“胜利”是由出口增长和进口萎缩导致的,后者证实了工人收入和消费的疲软。 到2020年底,进口确实再次增加,如果进口继续增长,中共国最终可以为全球增长做出贡献。

尽管不是唯一的问题,但未来几年中国仍需注意的最重要的缺陷之一是生产率增长的停滞。 自从过去15年来每年将近3%的增长之后,全要素生产率作为衡量效率和技术进步的关键指标,自2010年以来几乎没有增长。 自2012年以来,应将注意力集中在国内因素和较差的政策选择上,这些因素与朝着更加专制和极权统治的重大转变密切相关。

双循环本质还是共产主义瘟疫的外衣

中共当前的经济挑战是确保经济在7月份的百年庆典中保持良好的状态,否则,将是一个不祥的意外事件。 尽管有报道称在河北省,北京周边以及东北两个省份爆发了新的中共病毒疫情,但经济似乎将保持2020年底的势头,并利用2021年初的年度同比比较数据,取得约7 %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货币和财政当局可能会倾向于抑制去年的一些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

不过,随着1年的发展,随着熟悉的经济逆风重新确立自己的位置,季度增长势头可能会再次恢复到较慢的趋势。 由于脱钩趋势增加了营商成本并限制了从国外采购的关键零部件,外贸行业不利情况的发展可能会加剧这种情况。

中共政府已决心尝试解决外部环境中的洋人国家的变化,着重强调“双循环战略(circulation strategy ,DCS)”,预计将在春季公布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2021-25),以及其他政策措施中扮演重要角色。 为了应对在影响贸易,技术和金融方面中共国对外关系的急剧恶化,双循环战略试图将国内与国际流通区分开来,掩盖更加内向的经济重心,强调了国内生产和创新,领域涵盖制造,食品和服务供应链, 消费 以及更大的科学技术自给自足。 实际上,这是中共国脱钩(包括进口替代)的另一个名称。

双循环在很大程度上仍是夸夸其谈,当局如何计划实施尚待观察。 不过,这是“重新平衡”的现代迭代,用于一个新的,更具敌意的外部时代。 然而,问题是相同的,即,它需要进行经济,社会和政治变革,以及对资源的重新分配,其规模要大于中共愿意接受或承认的范围。 中共对控制和维稳的重视排除了许多重新分配和改革议程,改革通常涉及国企,户籍,财政和地方政府机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社会保障,劳动力市场以及国退民进的激励措施。

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开发出解决共产主义瘟疫的解药

底线是中共病毒大流行后,生产力仍处于中心地位,关键是改革。 中共国已采取行动降低金融体系风险,改善当地银行业和资本市场的运作方式,吸引外资,缩短负面行业清单,并鼓励创新。 但是,在实现中共国目标的许多重要领域中,改革的动力不仅失去了,而且倒退了。

值得强调的一个重要现象是,指定的国家和国有企业起主导作用的角色与有活力且效率更高的私营部门之间的紧张关系。 尽管2020年出台的指导方针承认“私营部门的存在和发展是长期且不可避免的”,但它们还呼吁将中国企业家招募入党的“统一战线”,并在政治上支持和认同党的经济和政治优先事项。 马云(Jack Ma)的最新经历生动地暗示了这一点,那就是那些政治上站对位置的人会蓬勃发展。

马云在引发习近平取消蚂蚁金服IPO的讲话中说,“在不冒险的情况下进行创新就是扼杀创新”。 他当时谈论的是金融科技平台,但同样可以提及跨领域创新,尤其是基础技术,而这并不是中共国最大的实力。

这是未来几年中共国面临挑战的核心。 如果说中共病毒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启示,那就是尽管一个独裁和控制的政党国家已经显示出其在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能力,但它并不十分适合于长期和复杂的可持续经济发展任务。 为此,为了实现自给自足的目标,需要对管理经济和金融行为的正式和非正式机构(政治,法律,学术,媒体,财政,金融和社会)进行深入改革。 这些应该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中共的重点。

译评:中国共产党本质是共产主义瘟疫在中国变异的病毒(mutated virus),共产主义瘟疫和新冠病毒一样属于功能增强型病毒,共产主义瘟疫在中国变异后,传染力和致死率大幅加强,所以新冠病毒疫情暂时尚未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变异后的共产主义瘟疫利用全球化使共产主义瘟疫进一步变异增强,要为全球治理,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共产主义瘟疫也是瘟疫,是不可能开发出对付自己的疫苗和解药的,是要传染和杀人的。与其指望中国共产党做其能力范围之外的改革,不如灭掉中国共产党,从中国铲除共产主义瘟疫。

原文链接:https://blogs.lse.ac.uk/cff/2021/01/25/chinas-bittersweet-recovery-from-covid-19/

译者:CPA Jim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