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格茨揭示了中共国邪恶的生物战活动:“他们已经发现了2000种新病毒”

翻译:Jony(8Mile)

审稿:Yumi

编辑:MG3

周四,中国问题专家兼国家安全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与萨拉-卡特一起参加了“萨拉-卡特秀”播客。格茨讨论了COVID-19的起源,并向卡特透露了中共国发现其他数千种病毒的惊人信息。

一年多前,格茨在《华盛顿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病毒与武汉实验室有关,武汉实验室的军事工作 “的报道。这篇文章基于对一位曾研究过中共国生物战项目的前以色列军情医生的采访。

这位前以色列军情医生在采访中告诉格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中共军方(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并认为冠状病毒可能是从该实验室“泄露”的。

格茨称,在此期间,中共国将病毒的原因归咎于武汉的一个动物市场,该市场距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约5英里。

格茨的文章,以及这位前以色列军情博士的采访,被《今日美国》贴上了 “被揭穿的阴谋论 “标签,并被Facebook贴上了 “虚假信息 “的标签。这篇文章随后从《华盛顿时报》网站上删除。

本月初,国务院披露的信息证实了格茨文章中的说法是属实的。

“好吧,快到本月1月15日,国务院在一份非常详细的情况说明中透露,是的,确实如我一年前报道的那样,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不仅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军方有关,而且他们至少从2017年开始就在该实验室进行秘密生物战实验。”格茨告诉卡特。

更多的信息还在继续发布,以验证格茨文章中的信息,但Facebook并没有从他的作品中删除 “虚假 “的标签。

“这是一场战争,但真相会出来的。”格茨说。”我相信,当尘埃落定后,我的故事会被认可,因为我是第一批报道这是这场大流行病开始的两条可能路径之一的记者,也是我个人认为病毒开始的最可能的路径之一。”

格茨说,中共控制了媒体,但我们需要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如果你看看我们今天的主流媒体,几乎没有提到这个病毒来自中共国的事实。而事实上,中共国的说法是,它并不是来自中共国。”

“中共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影响美国,”格茨说。”那他们是怎么做的呢?在媒体方面,通过准许媒体进入中共国市场,控制了(美国)很多媒体。任何一家大型新闻机构想要在中共国设立机构,就必须遵循中共国的说法……我们现在正在承受这样的后果,因为他们还利用了商界,他们说,如果你想在中共国做生意,不仅要跟我们走,而且要实际游说美国政府和美国公众支持我们的政策。”

“我们如何将这些信息传递出去,并进入人们的意识里?” 格茨质疑道。”我们如何让我们的领导层、立法者以及我们的其他政府人员对此有所行动?”

格茨对新政府的参与感到担忧。

“新政府,我非常担心他们会掩盖中共国已经和正在做的事情。”

“拜登竞选总统的理由是,他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反应。然后他做了什么?他雇佣了领导疫情工作的安东尼-福奇。所以,这只是表明现政府的虚伪程度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格茨说。

“特朗普政府正在与国家和其他机构的官僚主义作斗争,包括情报和政治官僚主义。他们想公布所有这些信息,”格茨说。

格茨告诉卡特,他与特朗普政府内部的情报官员交谈过,这些官员向他透露,中国的生物战计划正专注于开发针对种族的武器,可以杀死或使特定的种族群体丧失能力。

根据格茨的报告,中共国曾公开吹嘘,他们已经发现了2000种新病毒。

“不是所有的病毒都是糟糕的冠状病毒。还有其他动物病毒,但他们已经发现了2000种新病毒,”格茨说。”所以中共国对病毒很痴迷。而这清楚地表明,他们过去有过实验室泄漏。”

格茨感到震惊的是,他所发现的信息没有得到媒体更多的关注。

“事实上,我们的媒体和政府并没有要求对武汉病毒研究所里所有的研究、笔记、研究人员进行全面的核查,这是犯罪。”格茨说。

中共政府是一个有核武器的共产主义独裁政权,是一个种族灭绝政权,他们要对我们在世界各地看到的经济和人类的破坏负责,他们需要承担责任。”格茨补充道。

“我们在为我们的国家而战,我们在为我们的自由而战。中共国在背后,他们正在助长它——他们希望看到美国衰落,并最终被摧毁。”

(本文纯属原文翻译无个人观点添加)

Source: https://saraacarter.com/bill-gertz-reveals-chinas-nefarious-biowarfare-campaign-theyve-discovered-2000-new-viruses/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