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蔓延必将引起思想大碰撞

图片来源: 网络

从去年119,CCP病毒被路德社揭露出来以后,全世界长达一年多都处在一片迷茫之中,人类时时刻刻面临着病毒的威胁,一方面不知道病毒哪里来的,一方面看着政客、科学家、主流媒体的表演。直到今日,全球感染人数已经过亿,死亡人数多达二百多万,病毒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人们的耐受力已经接近爆点,世界各国政客疲于应对,这个时候,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谁都无法规避病毒来源的问题。

去年七月份,闫丽梦博士连续发表两篇论文,从专业的角度详细阐述了病毒来源,并且通过对信息和数据的分析,得出结论,这个病毒是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的生化武器。这两篇论文发表至今已经在全世界发酵半年,一方面一些如梦方醒的人们开始关注病毒来源,一些专业人士开始重新认真研究病毒;另一方面,中共发动一切力量抹黑闫博士,试图将病毒问题政治化,一些无良专家用非常不专业的方式攻击闫博士,主要流氓媒体也极力封杀闫博士的言论。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可以从科学、专业的角度来正面挑战闫博士,闫博士也在节目中说,欢迎同行来打擂,半年过去了,闫博士的大旗不但屹立不倒,还汇聚了越来越多的正义力量,要为人类找出病毒真相。随着真相的被揭露,这股正义力量必然觉醒,他们一定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次大辩论,为什么病毒可以被制造、释放出来?各国政府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媒体为什么误导舆论?科学界还值得信任吗?

这种反思我们可以参照一下历史上的类似情况。比如蒙古人横扫欧洲的时候,蒙古人也是用瘟疫,传播黑死病,导致欧州人口暴减,基本上死了一半,那个时候欧洲各国是中世纪时期。他们有梵蒂冈教皇,宗教力量绝对是超越世俗力量的,各国的国王都是教皇来加冕、承认。

但是黑死病来了,死了很多人。梵蒂冈开始对这个事情不是很在意,他们觉得是上帝对恶人的惩罚,没想到后面贵族、教堂的牧师、传教士、主教也都有死亡。还有很多人拼命祈祷,但是完全不管用,照样死那么多人。还有很多人平时都好好的修行,天天祈祷,从来不做坏事的人也死了。贵族死了,贵族的继承人也死了,土地也荒废了,当时那种封建制的架构被严重冲击,教会的力量被严重的削弱。本来教会对政治、思想以及人民的控制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垄断一切的思想,就一个基督教,没有其他任何思想。《圣经》只有他们来解释,只有拉丁文,《圣经》上到底怎么说的?他们说了算,人民是不知道的。瘟疫一来,死掉一大半人,大家对宗教的信心就动摇了。 

没办法大家就开始去找药,找治疗的方法。找着找着就找到古希腊、古罗马去了,发现古希腊、古罗马里面讲的这么多东西都非常有道理,不像基督教的教会说的,都是异端邪说。他们的思想获得解放,先从艺术开始,这就是文艺复兴。随着古腾堡印刷术的发明,本来手抄版的《圣经》,开始被大量印刷,这个时候马丁路德在德国进行宗教改革,新教就开始了。大家不愿意再被梵蒂冈教皇的思想所控制,各地的国王也不愿意被教皇控制,所以他们就扶持新教,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基督教。各种语言版本的《圣经》被大量的印刷,大家后来发现根本不是梵蒂冈教皇讲的那样,他们不再需要这些代理人来给他们解释《圣经》,他们都用本民族的语言自己看《圣经》,这就是宗教改革。后面思想越来越活跃了,就开始思想启蒙运动。整个过程经历了300年,思想解放了,就开始搞各种科研,后面就是工业革命,欧洲进入近现代。近现代以前的欧洲叫黑暗的中世纪,就是教皇一家独大,各种腐败,跟现在差不多,各种性丑闻、各种贿赂、卖赎罪券,这导致了整个基督教、天主教的不断衰败,新教应运而生。

灾难之后,必定带来反思,我们现在也是一样。当人们对权威开始质疑的时候,就会唤起人们对真理的探索,接下来旧的平衡会被打破,新的秩序一定会伴随着新一轮的思想解放而被确立起来。在CCP病毒的肆虐下,人们在依靠上帝、政府、科学无果的情况下,必然会奋起自救,政府、媒体、法律、信仰都将会被重新定义 。我们GNEWS、GTV作为全球唯一一家讲真相的华人媒体,为这次思想大碰撞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我们坚持唯真不破,我们相信正义必胜。

作者:比卡丘

原创观点文章 – 2021/01/30

温哥华圆成农场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