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抗疫「大龙凤」(三)「大龙凤剧场」之 选举

搜集:天灭中共
编撰:天灭中共
覆核:卡西欧
上传:天网灰灰

在今日的香港,一场又一场的大龙凤无时无刻不在上演,表演者孜孜不倦,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千夫所指都不要紧。因为,做戏的交足戏份,看戏的才会买单。「押后选举」2020年7月30日,武汉肺炎的确诊数字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又飙至顶峰。
翌日,林郑月娥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她用了九千多字独唱疫情如何严重,必须押后选举,说的煞有介事。

当日,未见有任何传染病专家学者撑场响应,皆因这一波的疫情爆发,完全归咎于当局此前突然任由大批豁免检疫的入境者在香港自由行。至于是玩忽职守还是故意为之,只有林郑心知肚明。

一年多以来的逆权运动,风云激荡,民心所向跟四年前大异其趣。即使香港的立法会选举不能产生民选政府,也碍于有功能组别存在而无法令民意全面伸张,但港人总还是期盼可通过选举表达民心,挑选心仪的代议士反映民意,发出哪怕再微弱的反抗声音。

上一年区议会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7月初民主派就立法会选举发起「35+初选」的全民公投。即使在「港区国安法」和「限聚令」的双重恐吓下,仍有60万选民出来参与投票,远超主办方原先预估的17万人。

(图片来源:端传媒)

这样强大的民意,吓得中联办、港澳办接连发声明「严厉谴责」。

立法会选举日在即,林郑想通过改变游戏规则从而翻盘已经来不及了,眼见选情不利,绝不能重蹈区议会的覆辙,于是把心一横,做场「大龙凤」,推高疫情,押后选举。

「报复:禁堂食」

35+初选令林郑再次面对中央指摘,押后立法会令中共面临国际压力,向来爱憎分明的林郑,为己为党,此仇必报。对她而言,参与公投的60万逆权者们,为之提供200多个票站的黄店(黄店:指支持逆权抗争的商户)通通都要受到惩罚。

7月29日,全港食肆实行全日禁堂食,午餐必须外卖,对于无法在办公室用餐的一众打工仔而言,只能被迫在街头进食。 7月的香港,闷热难当,骤雨连连,港人或顶着太阳一边擦汗一边吃饭,或委身在屋檐下一角捧着饭盒躲雨,而有瓦遮头、宽敞舒适的地方却以防疫之名,强行空置。尤其从事基层工作的一班工友们,平时日晒雨淋,渴望借午饭时间坐着休息一下,吹吹冷气。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商场亦空无一人,生意一落千丈,难以为继。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一时间民意沸腾,连平时一向支持政府的蓝丝们都忍不住怒斥「现在想食一餐安乐茶饭,是不是这么难?」

不知是政府拥趸的愤怒逼林郑退缩,还是「阿伯烈日跪地吃饭」、「市民匿公厕食包」、「汗水送饭」、「雨水捞饭」这样的标题太过难堪。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林郑用一句「非常不好意思」就轻松卸责,随即宣布恢复日间堂食。同时还辩称道:「现时疫情严峻,必须押后选举,呼吁大众放下分歧、同心抗疫。政府做事不可能百分百掌握出来的效果,最重要我们有勇于改善的精神,最终都以市民利益为依归。」

林郑仰中共之鼻息,罔顾事实,忘我出演,港人在一场接一场的「大龙凤」中,苦不堪言,无能为力。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心情,沦陷在罪恶的政权手中。心中唯有祷告:「求你打断恶人的膀臂,至于坏人,求你追究他的恶,直到净尽。」(圣经诗篇:十篇 15 节)

【香港专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抗疫「大龙凤」

【香港专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抗疫「大龙凤」(一)「大龙凤剧场」之序幕:武汉肺炎

【香港专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抗疫「大龙凤」(二)「大龙凤剧场」之 禁锢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资料来源」:
1、全日禁堂食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