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流行背后,当代“骆驼祥子”的自我认同与“新奴隶贸易”

内新闻:一碗兰州(文远) 校对:光之子(沙加)

老舍的《骆驼祥子》描述了清末、民国初期时一位底层人民的悲惨故事,主人公出身寒门,勤劳淳朴,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北漂”在大城市,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城市中有立足之地,过上平凡幸福生活,却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与不公后,最终堕落,与黑暗的社会融为一体。

一百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社会中,像骆驼祥子一样善良勤奋怀抱美好希望,为了基本的生存奔波劳碌,最后却落得悲惨的人还有多少?“翻身做主人”的中国人民怎么又都成了人穷志短的“打工人”?

2020年火起来的“打工人”一词成为了各行各业中承受巨大工作压力人的自嘲用语,伴随着诸多“毒鸡汤”段子在社交网络传播,而其实质则是宣扬把“被动剥削的苦”转化成“我是在主动奋斗”的甜,“发泄过后继续加班”的新阿Q精神,给人们遭受的不公披上黑色幽默的外衣,让人们不去思考改变不公的体制,而是接受现实学会给自己疗伤。

打工人语录一:
今天去看牙医,牙医问我:年纪轻轻的牙齿怎么磨损这么严重?我说这些年,我都是咬着牙过来的。早安!打工人!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能一天不打工。打工让我们身心愉悦,节假日是掏空我们身体。早!打工人!

打工人语录二:
明明已经深秋,我旁边的路人一个劲的说好热好热。我说都怪我,我是一名打工仔。他说难怪我感受到炙热的情怀!早安!打工人!

打工人语录三:
打工赚不了几个钱,但多打几份工可以让你没时间花钱。早安打工人!二十三岁你做不到对身边的人说,没人比我更成功。但你五十岁可以骄傲的对他们说,没人比我更懂打工。早安,打工人!

打工人语录四:
工作的时候遇到难题了,不要怕。慢慢去解决研究,这些东西不是谁生来都会的,时间久了就被开除了。早安,打工人!凌晨四点钟,发现海棠花未眠,我逢着一个姑娘,我下班,她上班,我向左,她向右,但我们同时,凝视对方,齐口说:早上好,打工人。

这样的价值观十分符合统治者的需要,在舆论控制独步天下、压榨民脂民膏的中共国,很难想象这样的舆论导向背后没有共产党的操纵。“做个快乐的奴隶”——或许是共产党宣传部门给这类愚民行动定下的slogan。

作为制造业和基建大国,工人和农民工的待遇有目共睹。不论媒体用怎样廉价的漂亮话赞扬,春晚上令人尴尬的小品如何吹捧,从医疗社会保障到子女就学,社会资源从来没有惠及大多数普通的劳动人民,他们被当作廉价劳动力,在全球化时代遭受着共产党统治者与西方资本家的联合剥削与奴役。

快递、网约车、外卖骑手等,互联网时代催生的几大服务行业,如同机油一样润滑着整部社会机器的运行。据行业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底,中国注册外卖骑手人数达600万。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的信息表明,包括快递、家政、网约车、维修、外卖等职业在内的所谓“灵活就业”群体数量高达2亿人左右。新冠肺炎疫情(CCP病毒)大流行以来,在饿了么外卖平台,有1.2万名00后大学生开始兼职送外卖,滴滴出行平台在8个月里增加了150余万名网约车司机。

他们同农民工一样,绝大多数没有社保或保险,为了养家糊口超负荷工作,生存环境十分艰难。去年5月6日,武汉饿了么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最后仅获得保险理赔3万元。12月,北京骑手韩某送餐途中猝死,获赔3.2万元,后在公众质疑声中获饿了么公司60万抚恤金。今年1月11日,江苏泰州发生外卖员自焚讨薪事件,更反映出其生存状态之绝望。

2021年1月11日,江苏泰州外卖员在自己的摩托旁自焚

频频爆出的工作猝死俨然成为“新常态”,人们如此拼命工作,别说是得到可观的财富,连维持家庭基本的体面生活都困难。辛勤劳动创造的财富养肥了共产党统治者,他们有钱有枪,勾结外国统治精英,购买国外高科技进一步控制国内人民,国家机器更加强大。

另一方面,国外市场面临中国制造的“倾销”,制造业被摧毁,工人下岗,被迫依赖政府救济,政府权力变大,民众自由受到威胁…… 又一连串的恶性循环。

就像是南北战争前的美国,南方奴隶主们的生产力十分强大,因为他们有大量零工资、绝对服从的劳动力。

在国际精英们倡导的全球化的今天,中国扮演着全球统治者们的“奴隶工厂”,一个拥有十四亿聪明、勤劳、低工资、低人权的集权国家,不再需要把奴隶运送到全球,“新奴隶贸易”时代下,奴隶在哪里不重要,重点是将奴隶制造的有竞争力的产品输送至全球。

“打工人”的拼搏不会给自己带来真正的美好生活,就像奴隶再怎么努力工作也住不进Master bedroom,只能让“主人”们更加富有和强大。

唯有灭掉共产党,“打工人”才能变成国家的主人,自己的主人,才能富裕而有尊严的活着。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