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应立即调查伪造的穿山甲冠状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

  • 编辑:Victor Torres
  • 作者:peacelv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1月27日电/西喜社——

一、所有伪造的冠状病毒(穿山甲冠状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与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一性。

在闫博士发表的第二份论文里提到如下内容:

本文中的证据清楚地表明,由中共控制的实验室最近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都是伪造的,自然界中并不存在。这一结论的最后证据是,所有这些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一性,正如我们先前的第一篇报告所揭示的,它们应该是被用来制造SARS-CoV-2的基因模板及骨干。尽管在病毒复制周期中它有被保存的功能,但E蛋白可以并允许氨基酸突变。因此,当病毒“被指证”已多次越过物种屏障时(在不同蝙蝠物种之间、从蝙蝠到穿山甲、从穿山甲到人类),E蛋白的氨基酸序列不可能保持完全不变。这观察到的100%同一性更进一步地证明了这些最近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序列是伪造的。

这些伪造(假病毒序列)的主要目的是使SARS-CoV-2与ZC45 / ZXC21之间的连接模糊。因此,从他们的目的来看,比起ZC45和ZXC21,这些伪造的病毒应须更类似SARS-CoV-2。由于ZC45和ZXC21的E蛋白已与SARS-CoV-2拥有100%的同一性,因此,这些伪造的病毒也完全采用此序列。

二、美国国务院发布病毒来源报告

2021年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活动》报告,病毒来源全部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明确指出中共系统的阻止了COVID-19病毒起源的透明调查,还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进行欺骗和虚假宣传。

报告提到SARS爆发以后只有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在研究冠状病毒。并且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研究与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包括RaTG13)的研究记录方面并没有透明或一致,这也是闫博士揭露的内容。说明他们提供的RaTG13也是假的,因为不透明所以一定有别的东西在悄悄研究。

报告还表明世卫组织没有履行职责,没有在病毒爆发前了解武汉病毒研究所关于蝙蝠和其他冠状病的工作记录。美国已确定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平民机构与中国军方进行了秘密研究项目的合作,这都是和《生物武器公约》相违背的。

三、闫丽梦博士最新报告: 呼吁世卫组织调查穿山甲冠状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

这是因为这些冠状病毒与SARS-CoV-2的起源非常相关:
据报道,穿山甲冠状病毒含有受体结合域(RBD),它们与SARS-CoV-2高度相似;
四个单独的中国实验室均报告了这种穿山甲冠状病毒(所有四份手稿都于2020年2月的12天内提交出版);
与RaTG13所描述的不同,穿山甲冠状病毒的原始样品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显然没有耗尽,都可以由这些实验室提供;
在两项研究中,穿山甲冠状病毒已经被成功分离出。因此,参与的两个实验室肯定保存有这种病毒;
闫博士的第二份报告使用可靠的证据和分析表明,穿山甲冠状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是人为制造的结果,以协作的方式出版。

因此世卫组织团队应:

从华南农业大学的沈永义实验室和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曹务春实验室获得分离的穿山甲冠状病毒株。

获取中国实验室用来测序和/或分离穿山甲冠状病毒的组织样本(肺,肠,鳞,皮肤拭子,血液)。

获取用于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测序的原始样品。

获取与测序非常相关的的所有原始文件。

把收集到的组织样本,活病毒,测序文件等交由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独立研究实验室进行分析和调查。

调查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曹务春实验室(与管轶实验室合作)的科学家和杨瑞馥实验室(与沈永义实验室合作)的科学家是如何参与了这些研究的?(杨瑞馥的名字出现在最初的新闻发布会上,但在官方的论文中却被忽略了)。 军事医学科学院对每一个案子到底做出了什么贡献? 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科学家到底执行且完成了哪些具体的试验?

调查为什么沈永义小组操纵测序原始数据,有意掩盖他们在研究中使用了已发布数据的事实。

截至今天,全球因COVID-19引起的大流行病而感染的人数已经超过1亿,死亡人数达到216万,且还会继续增加,但是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世卫组织和中国共产党对病毒真相的调查作出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在此我们再次强烈呼吁世卫组织以及中国共产党对闫博士第三份论文提到的,对穿山甲冠状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的全面调查作出回应。

相关链接:

https://www.state.gov/fact-sheet-activity-at-the-wuhan-institute-of-virology/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