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反思与展望——回顾中共七十年,开启灭共新时代

作者:纽约香草山写作组 Bowen的记录

去年的6月4日,新中国联邦在纽约自由女神像下,由郭文贵先生和美国前白宫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先生宣布成立。半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文贵先生歃血为誓的那一瞬间,天空降下来一道闪电霹雳,那道划破天际间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坚毅的面庞,也照亮了爆料革命战友们向往光明和正义的心灵。

为真不破、自由与民主、法治与和平是新中国联邦与爆料革命的核心价值。在过去的四年中,无数战友因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相聚一起,从开始的小小水滴慢慢地汇聚成了今天的汪洋大海,众人一心,滴水穿石,成为了世界政坛中举足轻重、不容忽视的正义力量。

回顾过往,历数中共政府在过去七十年执政中的种种恶行,例如篡改历史(伯克利加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夏伟教授曾言:“马列主义政府经常大胆修改事实,有时甚至伪造记录,让历史服务于政府利益”)、封锁网络(建立无数严苛的互联网审查制度,阻止中共国民浏览影响执政府利益的网站)、侵犯人权(中共国民无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政治权利,此外中共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及反人类罪、西藏的暴力军统镇压)、制造生化武器(中共政府至今不敢向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人员开放武汉P4实验室。截至今天,仅在官方统计数据的报告显示,中共新冠病毒在全球的感染者就已经超过一亿人)。最为讽刺的是,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共政府通过蓝、金、黄等卑劣手段,在慢慢渗透、腐蚀包括许多政府重要官员、高科技大公司、主流媒体、娱乐界、体育界……等各个层面的西方民主国家的同时,又利用从西方文明社会偷盗的高科技,奴役着14亿中国人而建立起来的表面上光鲜稳固的政权与假象,使许多西方政客大佬们为之“倾倒”,千年的基督信仰之光也染上了金钱的铜臭,等等不一而足。

近代社会问题的主要根源就是独裁的共产主义:一是信仰缺失;二是人权泯灭。古往今来,世界上的每一个进步文明的民族都是在信仰的指引下,每个人自觉地约束自己的行为和心灵,懂得善恶,社会的道德水准得以有序地维持。换而言之,信仰乃是人类生存之根本,失去信仰就如同失去灵魂。无论是西方的基督教还是东方的儒教、佛教和道教都在告诫人们“信神敬天、从善惜福、知恩图报”,但中共执政党的鼻祖马克思却认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 。他害怕人们信奉佛和上帝,从而对他创造的共产主义嗤之以鼻。于是共产主义的中心指导思想就是鼓吹无神论、人无前世今生、无因果报应,从而用他的理论潜移默化地占据人们的思想。中共政府将这一邪教理论发挥到了极致。

中共政府在宪法中明确“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但在现实中,从令人胆战心惊的中共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无数寺庙历史遗迹和佛像被砸毁、无数僧人被游街示众,到今天的基督教堂被烧毁,数万基督教徒被关押,无不向世人诉说中共政府统治下的七十年是在中国历史上打压人民宗教信仰自由最丧心病狂的七十年。2018年初,中共政府开始实施新的《宗教事务条例》官方称这是为了应对境外思想渗透和打击极端的宗教思想。在新疆,中共政府扣押了近百万的穆斯林,强迫他们放弃伊斯兰教改信共产主义,逼迫穆斯林吃猪肉;在河南,四千多家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砸毁,少林寺居然升起了中共五星红旗。对此普渡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杨凤岗表示,“对领土完整造成威胁的宗教越来越会受到极端打压”。中国人权运动家刘晓波先生对这种迫害宗教群体和公民社会的行为总结道:“中国已经过了精致化维稳的阶段,现在是有选择性地精准打击。”

人权问题是中共政府对中国人民施加的又一恶行。因为中共政府害怕和恐惧由人权带来的政治自由会影响它的独裁稳固性,从而建构出一个奥威尔式的国家。成立于1998年的中共互联网审查系统(简称防火墙)以严谨精密而见长,不止对中共国内,在海外中共也利用它与日俱增的经济能力打压各界批评者,对人权保障体系发出了自该体系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强烈攻势。可惜,正义的人们对中共邪魔总是缺乏想象力的。去年年初,中共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后,中共政府拒绝分享病毒原始样本、拒绝国际上相关部门对中共新冠病毒来源进行透明独立的调查,这一系列的诡异和暧昧行径无疑在国际上加深了人们对于病毒来源的猜疑。

其实早在2019年12月底,李文亮医生因为在网上透露了“新冠病毒是人传人”的真相遭到了中共国公安警察训诫、网络人身攻击,还不得不在病毒暴露的环境中继续工作,最终染病不幸身亡。去年4月,前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病毒和免疫学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在爆料革命的帮助下逃脱了中共的监视,历尽艰难来到了美国,并公开接受了美国主流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和卢·多布斯(Lou Dobbs)的采访。因为向国际社会揭露了中共病毒的真相,中共政府对闫博士和她的家人进行人身威胁和诋毁,她的母亲也因此入狱。

诗经有云,“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生而为人是何其幸运又是何其尊贵?如若为人不能堂堂正正,却与猪狗为伍,行卑鄙之事,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又与禽兽何异?应运而生的新中国联邦就像是一份天赐的礼物,点燃了无数正义之士心中的希望。新中国联邦战友更是伟大的,有些人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并放弃了现世的享乐。他们将自己投身于当今世上最危险的灭共事业,目的不就是渴望建立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国,让同胞们拾起尊严,不再做被人操控思想的奴隶,避免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灿烂文明被邪恶的中共付之一炬吗?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曾寄希望“以美灭共”并与川普政府进行合作,可惜现实让一些战友非常失望。文贵先生也说,这对爆料革命是一个打击,但是在我看来这却是逆增上缘。一味的顺利可能也会限制自身的发展,被泼了一盆冷水更有助于我们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打铁还靠自身硬”,“以美灭共”更要“以共灭共”。文贵先生在直播中提出2021年对新中国联邦的新要求与期望,以强大自身,专注发展G系列金融体系为主,更要以务实、为真不破为原则,方能取得长足的进步。

另一方面,对于灭共的“灭”字,许多战友的定义可能不尽相同。有的战友恨不得把中共五毛、七毛无论精神与肉体都除之而后快。天命有归,中共多行不义必自毙。让我更加深思的是中共灭亡之后的新中国又会是什么样子呢?中共对中华大地七十年的统治,残留在人民身体中的红毒应该如何清除?我认为那时候才是我们真正的挑战。法国群体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有言“群体通常会对强权俯首帖耳,却缺乏辨别能力进而无法判别事情的真伪。” 孔子曰“人性本善”,荀子曰“人性本恶”,而在我看来人生来是一张白纸,之后的行为会深刻被周遭社会环境所影响。因此,对于一个成功的政府而言,以善与爱去感化和引导他们的国民是非常必要的。文贵先生曾有句话非常引人深思:“美国的伟大在于体制是给人留活路,不会将之进行赶尽杀绝允许沼泽地的存在也是平衡社会各界的力量,防止一方独大。”由此可见,善与爱也是消灭人们心中残存的中共红毒的唯一法门,过于激进的手段只会激化人们心中的仇恨。

先秦诗人屈原有云:“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中国人的铮铮铁骨在几千年前已如此,身体虽死但是精神不灭即为永生,这也是我们新中国联邦一起灭共的战友们对世界传递的精神。当今时代不只是新中国联邦,全球已然掀起了反共、灭共的浪潮。因为所有清醒、理智、正义的人们都知道,如果任中国共产党肆意横行,整个世界将走向反乌托邦,人人都难逃中共政权的枷锁,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本就羼弱的国际人权体系和日渐式微的联合国政府就再也不能制衡中共政权的压迫与威胁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20/country-chapters/337324# 2020世界人权报告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iuqing/lq-08182020161825.html 自由亚洲电台对于闫丽梦博士的报导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B9%E4%B8%AD%E5%9B%BD%E5%85%B1%E4%BA%A7%E5%85%9A%E7%9A%84%E8%AF%84%E8%AE%BA#%E8%B4%9F%E9%9D%A2%E8%AF%84%E4%BB%B7 对中国共产党的评论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communist-china-and-the-free-worlds-future-zh/ 蓬佩奥国务卿的演讲 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1-07/chinas-communist-party-is-at-a-fatal-age-for-one-party-regimes/11844712 ABC中文 共产党的70年之痒

https://www.epochtimes.com/gb/4/11/25/n727814.htm 九评共产党

编辑/校对/发稿:宁静致远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ina
3 月 之前

灭赤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