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导致中欧班列运费上涨加剧经济崩溃

编辑:喜马拉雅农场联盟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

编者:喜马拉雅文白

中欧班列是指按照固定车次、线路、班期和全程运行时刻开行,往来于中共国与欧洲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CCP病毒的影响下中欧班列运费迅速上涨影响逐级向下游传导,最终的消费者将承担更高的成本价格。

以中欧班列成都运营模式为例:班列公司委托其兄弟公司成都国际陆港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港公司”)联系货源,委托中铁国际多式联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多联”)承运中欧班列(成都),并由中铁多联统一向境外承运人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简称UTLC ERA)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及白俄罗斯三国的铁路设施为基础,提供中欧班列宽轨段运输服务,三国铁路部门各占33%的股权。](以下简称“欧亚铁路”)支付境外段运费,班列公司通过境内划转向中铁多联支付的美元运费可代表中欧班列(成都)铁路运费的总体情况(下图)。

CCP病毒对海运空运影响巨大,导致班列热度上升开行量剧增。一是全球CCP病毒持续扩散,各国管控措施导致集装箱周转不畅以及供应链恢复缓慢造成回程货源不足等因素加剧了拥堵,造成集装箱紧缺。二是据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下半年,开往欧洲等地区的货轮运费上涨3-5倍,海运价格达近20年来峰值,所需时长达45-60天。多家航空公司宣布无限期停运,尚在运行的空运运能优先满足医疗及防疫物资进出口,导致空运运力进一步短缺、运价暴涨。班列运输具有较海运时长短、较空运运价低等优势,CCP病毒期间加剧进出口企业选择班列运输。 一般情况,铁路的运输价格是空运的六分之一,是海运的两倍多,运输时间上相对海运有一定优势但不特别明显,铁路是作为空运和海运之间的一个补充,在空运太贵,海运时间上又太慢的情况下的一个备选方案。

CCP病毒对经济的打击是全方位的,仅从货物贸易来看:一是中欧班列货物积压,短期内大规模增加班列运力难度较大,应季商品大规模积压,损失巨大。二是货代公司业务量剧增,资金周转压力及汇兑风险上升。货代公司预定班列舱位时需要提前垫付全额运费,而货代公司一般按季度结算收取货主运费,近期业务量及运价同时上涨增加了货代公司资金周转压力,人民币升值幅度较大导致企业汇兑风险上升。三是外贸企业运输成本增加,利润空间有所压缩,加剧商品价格上升。近期班列运费上涨过快,无论以何种方式成交,企业利润空间均有所压缩。企业的核心是谋求利益,运费上涨使得企业将这些成本计入货物的价格,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一年多来,全球过亿的人感染了CCP病毒,死亡人数超过210万,中共有计划地阻止对CCP病毒的来源进行透明和彻底的调查,使用大量资源用于欺骗和造谣。如果无法掌握CCP病毒最初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或如何传播给人类的,不去追究中共的责任,全世界将付出更大的生命和经济的代价。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糊糊文婴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