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专栏] 武汉!武汉!第三章 − 欲盖弥彰

作者:Jared Peacock

上一期:

2019年12月底,武汉大医院门排起长队。尽管政府对疫情的描述含糊其辞,医疗前线的工作人员已经知道这种肺炎非同寻常。多数小医院不具备传染病医院的隔离条件,不再接收咳嗽发热的“病毒肺”疑似病人。武汉卫健委硬性通知,各医院接诊的病人必须自己治,不得轻易转诊。医院变得更加拥堵,从挂号到就诊等候几小时,已经很普遍。华大基因公司于2019年12月份从武汉各医院获得的疑难肺炎病例样本中,发现三例类SARS的冠状病毒,分别采样自12月26日、29日及30日。该公司将三份样本所获得的病毒基因序列片断合成混装全基因序列,于2020年1月1日提供给中国疾控中心,同时将三份检测报告上报武汉市卫健委。同日,基因测序公司接到湖北省卫健委的电话通知: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1]

同日凌晨三点,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书记王先广结束紧急跨年会议奔回医院,在办公室睡躺椅和沙发,早上六七点钟就通知所有职能部门以及科主任、护士长全部到岗,取消元旦假期[2]。凌晨,武汉市中心医院收到一位患者,此人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诊所,最近收治了很多发热病人,之后自己也有了症状。急诊科医生艾芬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吹哨”,反映社区小诊所已收治多例病人,并担心“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3]。此时的武汉市公安局,开始在“平安武汉”官方微博中,宣布依法查处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武汉协和医院肿瘤科谢琳卡医生、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刘文医生等八名武汉市民“吹哨人”造谣者,并宣布关闭整顿华南海鲜城市场。武汉正在全力迎接2020年1月6日至18日之间集中召开的武汉市和湖北省中共“两会”,和疫情相关的言论自然被列为社会不和谐因素,必须被静音。

艾芬医生被医院监察科约谈,被批评“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 她提及疫情人传人,没有获得回应。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留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患者也不能多讲。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刘文医生因“吹哨”也被警方问询,并签署笔录[3]。李文亮医生再次接到派出所电话,要求签署关于互联网不实言论的《训诫书》[4]。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谢琳卡因传播不明肺炎信息而接到警方的询问电话[5]。各大医院领导开始传达《工作手册》和《入排标准》,警戒医务人员必须守密疫情信息,强调苛刻的诊断标准: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6]。很多医生担心这个标准会疏漏掉小诊所发热的,及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患,但在政策的压制下无法发声。武汉多家医院被上级部门告诫“注意影响”,运送病患过程中,医护除每人佩戴口罩,没有做其他防护。2020年1月8日李文亮医生接诊一位老年女性青光眼患者后被感染。据艾芬回忆,他接诊时“没有做特殊防护,病人来的时候也没发热,就大意了[3]。武汉红会医院熊念博士回忆,2020年1月中旬,整个肿瘤科的医护人员都感染了,包括12位医生、14位护士[7]

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20年1月29日发表的文章,以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1月4日武汉“原因不明”肺炎的案例分析,疫情从2019年12月中旬已开始“人传人”,到发文为止,疫情已达每7.4天增倍的传播速度,并出现 “无症状”儿童病例[8]。而武汉百姓没有疫情消息,不知道医生们在昼夜奋战,被警戒,被感染。百姓的焦点是春节,迎盼欢乐好运的2020鼠年。武汉1100万人口中,常住流动人口近300万,每逢春节,外来人口都要回乡。武汉是中部交通枢纽,距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西安等大城市均在1000公里左右,三大火车站连动密密麻麻的铁路线。长江客运船只不断。国内国际航班频繁起落。天河机场是中部地区第一门户机场、首个144小时过境免签机场,可直飞世界40多个城市。2020年春运预计从1月10日开始至2月18日结束,为期40天。2019年底武汉市春运工作会议预估2020年春运期间,武汉地区铁路、公路、航空预计发送旅客1500万人次[9]。每当提及春运,中共政府都不无骄傲地称之为“全球最大周期性人口迁徙”,尽显大国政府的高效性和权威性。任凭武汉医疗前沿频频“吹哨”,武汉春运于2020年1月10日如期开始。

两天后,北京地坛医院收治了北京市第一例确诊病例[10]。随即泰国也出现病例,患者从武汉乘机到泰国,没有接触过海鲜市场[11]。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吴风波处长向武汉中心医院传达最新指示:“原因不明”肺炎病例要慎重上报,发现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首先要在院内完成各项检验和相关检查,经院内专家组会诊为不明原因肺炎后,再报区卫健委会诊并通知区疾控采样,经区、市、省级逐级检测 ,依然为不明原因肺炎后,“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进行病例信息上报。这个“慎重上报”的压力,落到医院层面,就是“尽量不报”[12]

围绕“两会”,武汉卫健委已12天宣布“无新增确诊病例”。当三大车站开始安装配备红外测温仪,川流不息的人们以为是防流感,没有放慢步伐。1月15日“两会”一闭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立即启动国家一级应急响应。同日,日本发现病例。疫情信息刚公布,马上被另一则新闻盖住: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了贸易协议。中央电视台长篇报道,党媒《求是》杂志刊登《为什么中国经济风景这边独好》文章,政府背书的媒体们一致描绘中国繁荣前景,渲染当川普总统签字后向空中挥拳时,中共副总理刘鹤“波澜不惊”[13]

再悉心策划的政治引导,也无法掩盖疫情的蔓延。大量的疑似病例,曾因不符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制定华南市场接触史、发热的标准而没有上报。“两会”结束后,上报疑似病例的标准放宽,并不再要求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各医院开始向疾控部门上报的病例数量陡然剧增,疫情进入百姓视线。但政府依然强调“可防”,“可控”,即使人传人,也非常有限[12]。武汉“百步亭”社区居委会正在准备举办“奋斗新时代梦圆小康年”万家宴。有工作人员“吹哨”,在万家宴三天前建议上级取消,但领导没有批准[14]。1月18日,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花园社区万家宴如期而至,一个主会场和九个分会场,摆满近1.4万道菜品,超过四万家庭共度农历小年[15]

 当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再赴武汉,带队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这位政府塑造的SARS救疫英雄医生,匆匆与临床医生互动后,进入闭门会议,然后连夜飞回北京。钟南山从政已久,深谙“人传人”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专家意见的政治分量。他看懂了疫情,但需要时间定夺。陷入中共政治利益的人,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忘记这个世界真实的维度,忘记人性,忘记自然规律和历史教训:疫情的每一分钟拖延和欺瞒,都在造成人道灾难,这一切最终都要以成倍的代价来偿还。正当中共政府在让救疫最宝贵的时间流逝,闫丽梦博士等“吹哨人”和爆料革命义士们,已将疫情信息和相关情报传递給爆料革命。2020年1月19日,位于美国的路德社直播,全球首次对武汉疫情做出三条结论:人传人,强变异,大爆发[16]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

1. 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财经网, Feb 26, 2020

2. 【口述实录】张定宇:我在风暴之眼|武汉武汉, 中国之声, Mar 03, 2020

3. 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中国新闻周刊, Feb 17, 2020

4. 受训诫的武汉医生, 北青深一度, Feb 17, 2020

5. 新冠肺炎又一“吹哨人”现身 曾被警方口头教育, 财经网, Feb 1, 2020

6. 白皮手册与绿皮手册:新冠肺炎诊断标准之变, 中国青年报, Feb 20, 2020

7. 80后院长的战“疫”百日记忆:武汉红会医院如何浴火重生, 中国青年报, Apr 10, 2020

8.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Jan 29, 2020

9. 2020年武汉春运预计发送旅客1500万人次, 武汉广播电视台, Dec 27, 2019

10. 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的重要讲话引发热烈反响, 人民网, Feb 2, 2020

11. 武汉肺炎:曼谷出现中国境外首例患者,世卫称“人传人”尚无证据, BBC中文网, Jan 15, 2020

12. 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 中国青年报, Mar 05, 2020

13. 见证中美关系历史的一天, 澎湃新闻, Jan 17, 2020

14. 武汉百步亭社工:曾和居委会领导反映取消万家宴,但没成功, 澎湃新闻, Feb 12, 2020

15. 武汉肺炎:“万家宴”后的社区疫情危机折射政府管治缺失, BBC中文网, Feb 7, 2020 16. 路安艾时评:重磅!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为什么该病毒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 Lude Media, Jan 19, 2020

英语版 (English Version):

法语版(Version Français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