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通化封门之痛到长春围城之殇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文-自由法兰西🇫🇷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战友原创

这两天,吉林通化引起热议。

从2021年1月13日开始出现疫情,截止到目前为止,中共官方报道已测出200多例确诊病例。引起热议的还不是疫情本身,是当地政府解决问题的粗暴野蛮方式:1月21日起每个小区每户人家门口都贴上了封条,规定任何人不能出门否则刑事拘留。封门的同时,政府并未协调组织任何有效的生活物资配送(除了官媒镜头前表演的那几袋花里胡哨的米面之外)。

很多老百姓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纷纷开始通过微博、微信向外界发出求救声,数量之众,引人震惊,满满望去,不乏“严重紧急、弹尽粮绝”等字眼,健康人尚且绝望如此,不难想象那些需要长期服药就医的病患、老人、残疾人和婴幼儿等弱势群体。不知道有朝一日解封,门后是怎样触目惊心的人道危机!

几乎同一时期,国内网络上几个小戏子代孕生子、私生子认爹等闺中秘事,成功登上热搜。痛定思痛,有人发出愤怒的质问,“一二线城市只出现一两例甚至只是疑似就直接热一热二,小县城都上百了还不上热搜?!”

鞭子打到自己身上,疼了发出怒吼总比默默承受强,虽然有些为时已晚。但是这些同胞还是没有明白,言论自由在国内从来没有存在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商鞅五策才是目前“热播”的电视剧《大情(秦)妇(赋)》里讴歌的治国不二法宝。擀面杖子之大,不仅支撑着股市高潮迭起,也让媒体和舆论屡屡呻吟欢呼,从而试图掩盖一切危机和质疑。

虽然通化市长已经出来道歉,并处理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吏,但熟悉的配方和味道,让人依然可以想象随后会发生什么,无非是明面整改,暗地打压,并更加严格地加强网络舆论控制,一如去年1月份处理李文亮医生和武汉封城,一如史上处理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2011年“7.23”动车追尾事故,推卸责任、隐瞒真相、管控舆论和篡改历史是一套娴熟的组合拳。

其实纵观中共几十年历史,类似这次通化封门的反人类行为,不仅贯穿其在大陆统治的70年期间,甚至可以追溯到其在打天下时的更久之前,如骇人听闻却鲜有人知的1948年长春围城(长春围困战)。

长春战役是中共领导的“第一个大的围城战役”,以10万解放军围困长春城内10万国军。

1947年东北人民解放军抵达长春周边,选择围而不攻的战略,并提出“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根草,把长春蒋匪军困死在城里”的口号。正式战役由1948年5月23日解放军对长春完成包围开始计算,直至10月19日解放军进驻长春而宣告结束。

在城内粮食紧张的情况下,国军从8月1日起只准饥民出而不准再进。解放军则按上级死命令,架起铁丝网、壕沟,阻止平民外出,甚至打骂捆绑离开者并开枪射击欲逃离的难民。

最终饿死多少长春百姓?台湾中华民国文化部前部长、作家龙应台在其著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认为,“围城开始时,长春市的市民人口说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头有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总人数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围城结束时,解放军的统计说,剩下十七万人”,(引自龙应台原文,下同),并由此认为饿死人数约有10-65万人。

但让她百思不解的是,这么大规模的战争暴力、人道灾难,为什么没有像南京大屠杀一样,在国内有无数发表的学术报告、广为流传的口述历史,甚至一年一度的媒体报导纪念?!不仅她身边的很多台湾大陆人不知道,甚至在她到长春进行专门采访时,很多长春本地人都没听说过这段历史!“到了长春,只看到‘解放’的纪念碑,只看到苏联红军的飞机、坦克车纪念碑”。

而在中共官媒的报道中,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长春围城的惨烈死难,完全不被提及。‘胜利’走进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代代传授,被称为‘兵不血刃’的‘光荣解放’。”

参考链接:

  1. 《通化防疫:居民断粮 市长道歉》
  2. 《吉林通化疫情现状》
  3. 维基百科《长春围城》
  4. 龙应台《不寒而栗的历史真相——长春围城与苏军的“解放”纪念碑》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