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个“喷嚏”, 便可以让英国瘫痪

图片来源:安全牛

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报道,中共和英国如果在未来爆发冲突,输赢可能就在瞬息之间 —— 而英国肯定是输家。多年来,中共企业已经悄然占据了英国基础设施的核心位置,一旦中英爆发冲突,中共企业员工无论是否自愿,中共将会想法设法施加手段让员工听命于他。

这意味着什么呢?简单来讲,只要习近平想做,他只需轻轻按下按钮,就能关掉唐宁街10号的灯(英国首相官邸)–更不用说扰乱英国的金融系统和瘫痪其医院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几周英国政客们齐心协力来处理对中共的贸易依赖问题。这些努力可能是出于善意,但可能为时已晚。在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写的《隐藏的手》一书中,详细阐述了中共对西方民主的威胁。从一个不起眼的事情举例:中共是如何慢慢接管英国的核电和电力系统的?

你肯定想知道中共的企业为何让人如此不安?为什么我们需要关注中共在英国的投资和企业。中共企业在别的国家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吗?答案是肯定的。中共的企业与世界其他企业不同,因为其背负了党赋予的“神圣使命”。来自中共国的企业精英与中共的“红色贵族”有着很深的交集。就连18大后承诺要严惩贪污腐败的习近平主席,其家族成员在海外也有数亿秘密资产。

中共党政的核心是建立在其强大的国有企业实力之上的。西方人曾天真的认为,当中国加入“全球化”市场后,民营企业会占据上风。但事实恰恰相反,尤其在习近平上台后。例如,2016年,习近平宣称,党的领导是国有企业的 “根和魂”,国有企业应该 “成为执行党意志的重要力量”。

更令人担忧的是,次年中共人大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所有在海外的中国公民都有义务为中共的情报部门提供协助。第七条规定:”任何组织或公民都应依法支持、协助、配合国家情报工作。”这不但适用海外中国人,更适用海外中资企业的负责人。如果中共的国安委让华为在英国的老板去从事一些间谍活动,他将不得不服从党的命令。任何敢拒绝要求的人可能会被消失或送回中共国。

中共企业内部有活跃的党委会,其中的党委书记是整个公司最有权力的人。毕竟人家是党的代表,其权力可以凌驾于整个董事会之上。然而,党委会和公司董事会却很少发生冲突和矛盾。其原因在于,习近平曾在2016年下令,中共的企业董事长和党委书记由同一个人担任。

以上这些都适用于国有的中国广核集团(CGN)。该集团拥有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在建核电站三分之一的股权,并希望参与另外两座核电站的建设,一座位于萨福克郡(Suffolk)的塞兹韦尔(Sizewell),另一座位于埃塞克斯郡(Essex)的布拉德韦尔(Bradwell)。中国广核集团(CGN)是典型的中共企业。直到几个月前,该公司在深圳的董事长还是何宇,他同时兼任公司党委书记。他在中广核对欣克利角(Hinkley)核电站的投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的接替者杨长立于2020年7月被任命为中广核党委书记、董事长。作为企业高管,他们的目的是推进中广核的商业利益,但作为中共的高级干部,他们的第一要务是必须对党保持忠诚。

在中广核,与中共有关系的也不止何、杨二人。其中,经营英国子公司的郑东山,也是母公司 “中共领导小组 “的成员。然而,在2017年抵达英国之前,“郑同志”采取了预防措施,他辞去了党内职务。即便如此,他仍将继续为党服务。北京方面要求中广核(英国)采取行动,那么它就必须按党的要求行事——即使这可能给英国带来灾难。

中广核英国公司最近试图为该公司创造一个英国公众可以接受的面孔。2019年,该集团成立了一个英国顾问委员会,成员包括英国骑士,包括Crossrail前董事长特里·摩根爵士和曾经的高级公务员布莱恩·本德爵士。就像华为的地方董事会一样,(布朗勋爵(Lord Brown)、海伦•亚历山大爵士(Dame Helen Alexander)、安德鲁•卡恩爵士(Sir Andrew Cahn)、迈克尔•雷克爵士(Sir Michael Rake)),他们的作用实际上是帮助公司公关。

中广核需要尽可能多的公关。2017年,CGN的一名工程师在田纳西州被判刑,因为他被指控招募美国专家向CGN转让具有军事用途的美国敏感核技术。这显然令白宫感到不安,两年前,白宫将该公司列入了黑名单,指控其窃取了美国的核技术。就在最近,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该局对为中共服务而进行的技术窃取进行了约1000项的调查。

当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广核有任何窃取英国核能系统相关商业机密的计划。但仍然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警告英国政府不要与中广核接触,因为该公司是中共将民用核技术用于军事目的的一部分。他解释说,这是习近平 “军民融合 “计划的一部分–即打破民用和军用之间的壁垒,允许人员和技术共享。

与此同时,中共企业在为英国供电方面发挥的作用,远大于中广核在核能领域的作用。近年来,他们还在英国能源供应的未来——太阳能和风能上投入巨资。中广核在英国拥有两个风力发电场。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国有企业中国华能集团(China Huaneng Group)目前正在威尔特郡(Wiltshire)建设欧洲最大的电池存储设施。随着英国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向,电池储能将对整个系统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因此,由谁来建设是大家应该关心的问题。

同样,中国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也是该公司的中共党委书记。坦白说,他肯定没有该公司的前老板李小鹏那么多事,李小鹏是前总理李鹏的 “太子 “,1989年他派坦克镇压在天安门广场抗议的学生,被称为北京的屠夫。李小鹏目前仍在华能集团董事会任职,他目前是中共中央高级官员、中共中央委员、国家交通运输部部长。

尽管如此,中共在英国发电方面的投资所带来的安全风险,与它对英国配电系统的威胁相比,还是相形见绌。因为配电系统是指将电从电厂输送到你家电力点的传输网络。在这方面,英国正面临巨大的风险。1990年伦敦电力局私有化时,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后来卖给法国EDF公司,2010年被长江集团收购。这个香港的企业集团是由传说中的亿万富翁李嘉诚拥有的。

从明面上看,李嘉诚一直与中共保持距离。他愿意与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合作,后者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以与中共军方和情报机构建立联系而闻名。一位西方情报专家写道,中信“到处都是特工”。不管怎样,作为中信的“长期盟友”和赞助商,李嘉诚推动了中国共产党进军全球资本主义:中信目前在西方各国首都拥有大量的房地产投资,包括梅菲尔(Mayfair)的一个高端住宅开发项目。此后,李嘉诚将长江集团的控制权移交给了其子李泽钜(Victor Li),中共在长江集团的势力进一步加大。2018年,李泽钜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作为中国共产党海外影响力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协将自己描述为“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

在英国,李泽钜获得了最大的成功。他的CK集团除了垄断英格兰北部、威尔士和西南部的天然气供应外,还通过一家名为英国电力网络的公司——老伦敦电力委员会(old London electric Board)——垄断伦敦的电力供应。它还控制着英格兰南部和东南部的电力分配。

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的长江集团,负责为伦敦所有的设施供电——道路运输系统、铁路网络、办公楼、自动取款机,甚至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想象一下,如果CK集团成为中共的“武器”:所有公司可能会突然陷入停滞。细思极恐,这比好莱坞科幻电影更加戏剧化。只要中共打个电话,轻轻按一下按钮,英国大部分地区就会陷入一片黑暗。

评:这是一篇揭露中共对英国深度渗透的文章,读完后让人毛骨悚然。中共对英国的核电产业、发电系统、配电系统几乎完成掌控,英国比二战沦陷的更加彻底,因为这是无形的战争,如果没有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及时的文章,大多数无辜的英国人仍将被蒙在鼓里。二战的德国对英国的杀伤力远不及当今的中共,看得到的热战往往让人情绪激昂,而中共是阴险版本的纳粹,他会在悄无声息中杀人,正如这次中共病毒对全世界的伤害一样,阴险狡诈,毫无底线是中共的根本。

毫无疑问,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是一个真正了解中共的西方人。西方必须快速觉醒,击碎中共的这只纸老虎,以免彻底沦为中共的奴隶。

原文链接

翻译:文非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