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面对来自中共和俄罗斯挑战的结盟政策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银河

编辑   水星   上传   银河

ebsco.com

华盛顿时报1月24日报道,就在拜登总统上任几天后,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压力大幅升级,克里姆林宫对美国干预俄国内镇压抗议活动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谴责。美国的主要国际竞争对手在拜登总统上任初期,便给拜登政府带来了如何保护美国盟友和如何捍卫美国价值观的考验。

来自俄罗斯的挑战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主要发言人对美国批评俄罗斯政府对发生在俄境内多个城市示威活动的处理做出了尖锐回应。这些示威活动是为了支持普京的批评者,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安全官员宣布抗议活动非法,并拘留了至少3500人。

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瑞贝卡·罗斯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说,美国支持“所有人和平抗议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指责美方的评论是不恰当的,

他指出,美国政府“对违反俄罗斯联邦法律的行为提供直接支持,对未经授权的行动提供支持。”

纳瓦尔尼被控违反了2014年的一项欺诈和洗钱判决的缓刑条款,他将于2月2日出庭,就缓刑是否会被改判为3年半监禁举行听证会。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要求释放纳瓦尔尼。欧盟计划本星期举行会议,讨论俄罗斯局势。

普京政府在拜登上任后释放了合作的意愿,双方在上周提出并赞同延长即将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然而《华盛顿邮报》的消息报道称,拜登对与俄罗斯关系的“重设”并不感冒。拜登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对俄罗斯涉嫌干预11月3日美国大选、俄罗斯向驻阿富汗美军提供赏金以及俄罗斯“太阳风”(SolarWinds)对公共和私人电脑网络的黑客行动进行全面审查。此前俄罗斯当局已否认参与上述任何活动。

白宫发言人莎琪(Jen Psaki)周四表示,“在我们与俄罗斯合作促进美国利益的同时,我们也在努力让俄罗斯为其不计后果的敌对行为负责。”

这些言论引起了莫斯科的愤怒。克里姆林宫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回复,这些天来,美国和俄罗斯更接近于成为“敌人”,而不是“伙伴”。他在俄罗斯1号广播中说表示,莫斯科寻求与美国合作,但不会容忍华盛顿的“粗鲁”或“独断”。

佩斯科夫补充说:“我们没有准备好接受独断专行,我们没有准备好接受粗鲁,我们没有准备好跨越任何红线。”

来自中共的挑战

周六中共派遣8架可携带核弹头的轰炸机、4架战斗机和一架反潜巡逻机进入台湾西南部普拉塔斯群岛附近的防空识别区;台湾报道称,周日15架中共飞机其中包含12架战斗机再度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台海军事对立形势加剧。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在一份声明中表达了美国对“中(共)国不断试图恐吓包括台湾在内的邻国的模式”的关注。华盛顿敦促中共国停止向台湾施压,并重申了对台湾的承诺和深化关系的愿望。周日当天美国军方表示,由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领导的美国航空母舰群进入有争议的南中国海,以促进“海洋自由”。

在川普总统执政期间,超过120亿美元的武器提供给台湾政府,包括66架F-16战机和可以打到中共国大陆的导弹。拜登任命的政府要员,包括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经表示,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川普政府在经济、人权和地区安全方面对中共国采取的强硬路线。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表示,他认可前总统川普对中共国采取强硬立场,中共政府是美国面对的最大挑战。同时在台湾问题上,他称美国将坚持对台湾的承诺,“这项承诺的一部分是确保台湾有能力保卫自己不受侵略。这是一个绝对持久的承诺。”

拜登上周特意邀请台湾驻美大使参加了他的就职典礼,这是自美国政府正式承认北京政权为中国官方政府以来首次邀请台湾大使出席就职典礼。

台湾立法院民进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成员罗致正(Lo Chih-Cheng)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这是在向拜登政府传递一个信息”,中共国领导人显然正试图为华盛顿的新团队设定一个目标,要他们确定美国应向台北提供多少支持。

美国的加强结盟政策

路透社1月24日报道,来自五角大楼消息,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与日本国防部长的首次通话中,重申了美国对东京的承诺,称美国会保卫东海日本与中共国有争议岛屿主权。

奥斯汀在与日本防卫大臣岸信介(Nobuo Kishi)的会谈中证实,《美日安保条约》(U.S.-Japan security treaty)第5条规定了美国对日本的防御义务,涵盖了在日本被称为尖阁列岛,中共称之为钓鱼岛的无人居住的岛屿。

上周中共国颁布了一项法律,授权海军在中共国主权受到“海上外国组织或个人”威胁时可采取武装行动。该法律被认为是加强中共对具有战略意义的岛链的主权主张的措施。

这是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以来美国和日本间的首次部长级会谈,双方讨论了双边联盟对“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

过去四年,美国与首尔和东京的关系一度紧张,因为川普政府要求这两个盟国在共同防务负担中承担更大的财政份额。拜登就任后,将重新谈判新的驻日美军费用分摊协议。

韩国国防部长徐旭(Suh Wook)周日也应奥斯汀的邀请进行了通话, 奥斯汀“强调了美国通过美韩联合防御姿态和美国扩大威慑力量来保卫(韩国)的承诺”,

双方均未提及陷入僵局的成本分摊谈判或美国在韩国的驻军计划。韩国国防部说,两人同意“在不久的将来”亲自会面,进行更深入的会谈。

不管是应对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威胁,还是强化亚洲联盟以遏制中共扩张,拜登政府对中共的外交策略将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而拜登政府是否能够信守承诺保护盟友安危,将决定美国可否保持住“国际家长”的地位。同时面对俄罗斯是“合作”还是“敌对”的选择,希望拜登政府可以交出满意的答卷。

参考链接:

Joe Biden administration faces early tests from China, Russia – Washington Time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