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封城一周年 来自武汉的回忆与拷问

图片来源:盖特

去年1月23日,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发源地武汉全面封锁,封锁持续了数月。就在封城一周年的日子,来自台湾的独立记者威廉·杨(William Yang)在《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发表了一篇采访报道,题为《风暴眼里:封城一周年,武汉市民反思病毒带来的代价》。

恐怖的记忆,深重的灾难

31岁的武汉英语教师梁(音译)老师说:“我还记得一年前武汉全面封锁的前一天,地铁里一片死寂。地铁上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恐惧感。”

武汉市民张海(音译)回忆,那一天,他的父亲在当地一家医院做完骨科手术后,感染了中共病毒。一个星期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张先生告诉《独立报》:“我仍然相信武汉当局在宣布全面封城计划的前几周就知道病毒的危险性。然而他们选择在正式封城前几天公布这个计划使得50多万人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一直在想,他们中有多少人可能已经感染了冠状病毒。”

(译者注:实际上只提前了不到十个小时,不是几天,而且是半夜宣布) 

封锁生效后,武汉的公共交通全部暂停,市民也禁止出门。因为当地医院不堪重负,没有足够的地方提供医治,所以很多出现感染中共病毒症状的患者被要求回家。张先生告诉记者:“当时如果家中有一人感染中共病毒,那很快全家人都会生病。这是个恶性循环,在封锁期间设定的非人道条件下,这个恶性循环被放大了。政府本质上是在牺牲公民的健康来实现控制疫情的目标。”

表面的平静,暗藏的危机

在一个平常的早晨,武汉地铁里挤满了赶着去上班的人。很明显,除了脸上的口罩,一年前陷入长达数月全面封锁的城市,似乎如今已经从那段超现实的经历中恢复过来。梁老师说:“现在人们都在播放手机里的音乐,或者在地铁上大声说话,这和一年前的武汉完全不同。”

经过几个月的全面封锁,武汉的疫情得到控制,政府于2020年4月结束封锁。然而,从最初疫情延伸出的恐惧,依然留存在很多武汉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梁老师告诉《独立报》:“在过去的一年里,戴口罩已经成为一种日常习惯,我们几乎走到哪里都要扫描健康码。尽管夏天一些商场稍微放松了扫描健康码的规定,但自从过去几周中国本地病例数再次上升后,他们又开始执行这一规定。”

对武汉的许多居民来说,长达数月的与世隔绝,使他们对中共病毒在中国的再次出现有了准备。武汉32岁的陈(音译)姓商人告诉记者:“我们知道当疫情重回武汉时会发生什么,我们也知道政府会期望我们做什么,我认为去年的封锁最大的影响是让我们为未来的疫情或其他流行病的爆发做好准备。”

随着中国河北省、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的本地病例数开始上升,武汉市的人们也在加强防疫措施。陈老板说:“现在几乎每个地方都要求市民扫描健康码,很多小区现在已经进入半封锁模式。我们都做好了再次封城的准备。”

梁老师说:“虽然当中国其他地方发生类似的事情时,我们会想起这段记忆,但我们很多人尽量不把它放在心上。”看来,在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有人认为武汉人已经选择搁置源于封城的负面记忆。

中共正义不张,掩盖不止

为了 “庆祝 ”成功遏制中共病毒疫情,中共政府在武汉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展览。展厅里摆满了身穿危险品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模型和病床的装置。展览的另一个明显特点是中共书记习近平的大幅画像,并配以文字,赞扬他 “果断决策”,使中共“成功遏制”疫情。

然而,武汉的一些人觉得很难接受中共试图在中国各地传播的庆祝基调。梁老师介绍:“现在,在武汉每个小区的入口处,政府都会播放强调中国政府如何战胜疫情的宣传。我觉得很难简单地接受政府试图放大的这些信息,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整个过程中,中国公民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张海仍然认为,武汉的政府官员在疫情爆发初期隐瞒了有关疫情的信息,应该受到起诉,因为如果他们在封锁前几周就披露了疫情的全部规模,他认为武汉许多人的生命本可以得到挽救。

张先生说:“中共政府官员需要知道,他们应该在疫情期间优先考虑公民的生命,如果没有人因为隐瞒疫情信息而受到惩罚,我想当中国再次遭遇疫情时,类似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然而,对于那些在疫情中失去家人的人来说,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任务:要求政府正式道歉。张先生告诉《独立报》:“无论政府有多少次试图封杀我寻求他们道歉的努力,我都会继续想方设法为我死去的父亲和其他许多在疫情爆发初期因政府的掩盖而失去生命的无辜民众说话,他们可以试图指控我犯罪,或者试图把我关起来,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为父亲讨回公道。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地来找我。”

简评

这篇采访报道从三个当事人的角度揭示了中共病毒爆发起点武汉在封城初期的恐怖情景和武汉老百姓付出的代价,以及一年来人心与市井发生的变化,揭示了一些中共政府通过压制言论自由和高调歌功颂德进行自我掩盖的罪恶企图。通过这篇文章可以看出:言论自由是多么重要。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一切其他自由,人民只会被政权一轮又一轮的洗脑愚弄,并被夺走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

根据爆料革命战友传递出的消息,中共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并且在武汉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公布出的数据。一年以来,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不懈努力下,世界上了解中共病毒来源真相的各国高层和老百姓越来越多。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先生根据爆料革命和其他多方获取的信息,对病毒起源提出了多项质疑,这些都需要通过彻底调查中共实验室来解决。拜登总统上台以来,没有降低对于中共的高压态势,并且多名政要也在向中共病毒的实验室起源学说靠拢。看来,中共对中共病毒的世界大流行是无法逃脱罪责的,绝不会像文中说的那样:武汉市政府道个歉就够了。等待中共的必然是世纪大审判和大追责!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Toohigh

校对:沙拉猫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