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有关联的前顾问称CCP病毒”很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

编辑:喜马拉雅农场联盟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

编者:喜马拉雅文白

简评:

CCP病毒来源于中共实验室是毫无疑问的,随着更多证据的到来,西方国家逐渐意识到了这个来源,不仅是前拜登手下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副参谋长杰米·梅茨提出从实验室泄露。现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科顿参议员最新采访明确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中共武汉病毒所就是病毒来源!

前川普政府在确保对COVID-19的来源进行透明、彻底的调查中明确指出:对CCP病毒的来源进行透明和彻底的调查,了解这一流行病的起源对全球公共卫生、经济复苏和国际安全至关重要。尽管中共武汉病毒所自称是一个民间机构,但它与中共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至少从2017年开始,中共武汉病毒所就代表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及可能的”功能性增强”实验,以提高传播性或致命性。

现任拜登政府对CCP病毒来源的态度有待观察,但CCP病毒的来源问题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不面对的,而现在至少传递出了积极的信号。

原文翻译:

“这一切都是谎言”。与拜登有关联的世卫组织顾问称COVID-19 “很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

一位曾在克林顿总统和当时的参议员乔-拜登手下工作的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打破了他对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沉默。

杰米·梅茨(Jamie Metzl)曾在拜登手下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副参谋长(2001-2003),此前曾在克林顿手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1997-1999)和国务院(1999-2001)任职,直到拜登就职三天后才告诉《多伦多太阳报》,他认为COVID-19很可能是武汉实验室的意外泄漏。

“没有无可辩驳的证据,”出生于堪萨斯州的梅茨尔说,他是大西洋理事会的高级研究员,2019年被任命为世卫组织人类基因组编辑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只是有更多的证据,随着更多证据的到来,在我看来,实验室意外泄漏的情况会增加。”

更多的是梅茨尔接受太阳报采访的内容(重点是我们的)。

最初的理论是说,这一切都始于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呢?

那是个谎言。而中国政府很早就知道那是一个谎言。所以在去年5月,面对大量的证据,中国政府改变了立场。

你有没有觉得在实验室里制造可怕的病毒 可能有点科幻?

大家可能觉得是科幻,但发生的是科普。有一个研究领域叫 “功能增益”研究,一些科学家将病毒的毒力放大,这是很有争议的。我们知道,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曾参与蝙蝠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研究。

是不是因为这个具体是从中国开始的,所以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COVID-19是怎么开始的?

如果刚果或非洲某个国家爆发了疫情,而这个国家在疫情爆发的初期,阻止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进入疫情现场,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全世界将会变得狂暴。

美国政府换届能否帮助找到答案?

拜登对中国的态度会比特朗普总统更强硬,因为拜登总统非常聪明,也很有战略眼光,他明白美国的力量和美国的实力不是靠虚张声势,而是靠原则,靠伙伴关系,靠联盟和责任。而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把病毒来源问题过度政治化,疏远了美国的伙伴和盟友,给了中国一个交待。

* * *

这一切都引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一个在民主党总统时期在政府高层运作的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在拜登就职三天后,突然 “出面”提出武汉实验室泄露论,官方的说法是否要改变?

原文链接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糊糊文婴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