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办公室长期向中共分享异议及活动人士姓名信息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阿黎
校对 小溪
发稿 云起时

图片来源: tibetanreview.net

据阿纳多卢通讯社(AA)1月18日报道,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因长期与中共国政府分享中共反对者姓名而受到抨击,其中包括参加联合国活动的维吾尔族、西藏人和香港人活动人士。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工作人员、人权律师艾玛-莱利(Emma Reilly)多次指称,该办事处与中共国政府共享异议人士的名字。

她最近与阿纳多卢通讯社分享了她在人权高专办执行任务时通过联合国机构的内部电子邮件系统收到的电子邮件。尽管人权高专办否认了这一指控,但其雇员间的一些电子邮件、新闻稿和采访显示,联合国与中共国政府分享了许多参加小组讨论、会议和人权公开会议的中共国维权人士和一些反对者的姓名信息。

这些指控在莱利向当局报告后被曝光。上周莱利在推特上说,她可能会因此被解雇。不过人权高专办否认了这些指控,称这种有争议的做法自2015年以来已经停止。但人权高专办在2017年发布的新闻稿证实,中共国当局 “定期 “要求联合国办事处确认是否有特定的名字参加他们的会议。“中共国当局和其他机构经常在人权理事会会议召开前几天或几周向联合国人权事务办公室询问,是否有特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了即将举行的会议。 在正式进行认证程序之前,直到确定没有明显的安全风险,劳工局才确认该信息。

包括联合国观察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在内的人权组织认为,联合国的做法不仅危及中共国维权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的生命,而且危及其家人和亲属的生命。

要求分享姓名的 “惯例”

在2012年9月7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中共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一名外交官按照 “惯例 “向人权高专办的一名非政府组织联络官询问,是否有任何人在该外交官之前向人权理事会第21届会议发出的名单中,并要求确认。该官员在回复邮件中向中共国外交官传递了两个名字:多尔肯·艾萨(Dolkun Isa)和何耕(He Geng)。在2013年的另一封邮件中,这位中共国外交官再次想确认名单上的哪些人将出席会议,并感谢办事处的合作。在另外的邮件中,可以看到,中共国代表团甚至向人权高专办人员发出了午餐邀请。

联合国仍在继续分享姓名信息

莱利坚持认为,联合国办公室仍在继续这种有争议的做法。她在向阿纳多卢通讯社讲述了她举报联合国的做法后的经历时说:“联合国没有解雇我,但不分配给我工作,但它在我没有具体职责的情况下,继续给我发工资。他们不能解雇我,因为他们知道我说的是实话,但他们不希望我做任何工作。”

2013年2月,她第一次发现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泄露中共国异议人士和活动人士的名字,然后她立即开始举报。莱利向欧盟报告了此事,而欧盟没有跟进调查。她还向爱尔兰、英国、美国和德国报告了这一情况。

莱利说:”很多这些成员国向我报告说,联合国欺骗了他们。同样,我给他们提供了(联合国人权高办向中共国)交出名字的电子邮件。”这50到70名反对中共国政府的人的名字中,有8到9人拥有美国国籍,5到6人拥有德国国籍。莱莉将这一情况告知了两国。”所以,联合国把其他国家公民的名字交给中共国政府,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外交领事问题。”她补充说。

莱利否认联合国机构自2015年起停止 “有限做法 “的说法,因为他们在2017年发布新闻稿承认上述说法是他们编造的谎言,而且他们在2019年在法庭上也承认了。

谈到法律程序,莱利说,她赢了第一个案子。法官裁定秘书长在处理我的问题上,没有遵守联合国的政策,这是违法的。”联合国不是很喜欢这个判决。所以他们把法官赶走了。”她进一步称。”由于联合国的结构,我只能将联合国告上内部雇佣法庭。我不能起诉联合国危害人民,”她补充说。

人民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莱利认为,人权高专办无权分享其会议参与者的信息。人权理事会有一条规则,如果一个国家想知道谁会来参加会议,他们必须问全体与会者,而且必须当着成员国的面问。为了中共国,他们打破了这个规则。

她说,那些被交出名字的人正处于危险之中,作为联合国人权官员,她有责任大声疾呼。2016年和2019年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著名维吾尔族政治家和活动家艾萨(Isa)也是被移交给中共国外交官的人之一,这位活动家曾为她在法庭作证。”中共国特工到他家去,让他停止宣传。他被逮捕过几次。他被拒绝进入联合国,直接原因是他的名字被提供给了中共国政府。”她说:”他的哥哥也被逮捕了。”

大部分维吾尔族活动人士的名字被泄露

当被问及更多关于被交给中共国的人的名单信息时,莱利说,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维吾尔族人,但藏族人、香港人和人权律师也在其中。她说:”中共国希望掌握任何人(上述反政府者)的信息。”莱利说,联合国的做法是 “国际犯罪的同谋”。她说 “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不应该主动危害人权维护者。这也不应该引起争议。而人权办公室唯一关心的是阻止我举报,却没有阻止这种做法,这让人感到震惊。”

联合国否认了这些指控。与此同时, 正如人权高专办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于1月14日对阿纳多卢机构说,“自2015年以来,即使这种有限的做法也停止了。 ”他强调说:“在过去的五年中,人权高专办没有确认任何国家获准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个人活动者名字。莱利一再宣称这种做法持续至今,这是不真实的。”

艾萨证实了指控,他为莱利在法庭作证

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艾萨告诉阿纳多卢通讯社,2013年他们想和维吾尔族活动家拉比娅-卡迪尔(Rabia Kadir)和其他维吾尔人一起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但警察试图将他们赶出会议室,他说这是中共国当局施压的结果。

艾萨说,甚至在2018年,一名中共国外交官称他为 “恐怖分子”,试图阻止他进入联合国,但后来在德国的倡议下,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这位维吾尔族活动人士还指出,2017年他在意大利的一次会议前,因为来自中共国的压力而被拘留。

艾萨说,从2017年起,他就与全家人失去了联系。他的母亲2018年死在中共国的 “集中营 “里,他的哥哥被逮捕,他的弟弟在2016年失踪。他后来从中共国《环球时报》了解到,他的父亲也已经去世,不过他不知道父亲是何时何地去世的。

评:

中共灭绝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特别是少数民族反共人士,即使他们身在海外也从不放过。联合国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在中共的“蓝金黄”和各种施压下,持续地向中共提供这些反共人士名单,而且还把他们污名化为“恐怖分子”,帮助中共抓捕他们,使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被监禁并遭受迫害,甚至被杀害。

联合国人权组织原本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加强和促进人权保护,评估和监督各个国家的人权状况而设立的联合国机构。它的主要作用应该是”保护人权,保护公民不受政府或组织机构迫害”。但可悲的是它在中共几十年的腐蚀和贿买下,已经变成了世界人权的加害者,变成了中共政府迫害人权的帮凶。而且是几十年成为“惯例”,被曝光后,居然还恬不知耻地为自己公然辩解,称这种做法是“有限”的,而且谎称在2015年就停止了。

当良心人士莱利女士勇敢地站出来曝光联合国人权组织这一丑闻后,该组织旋即展开了一系列对她本人的打击报复:不安排工作,不设定职责,不希望她参与该组织内部任何工作,只是没有办法开除而已,等于是在组织内部变相的孤立、迫害和权力剥夺。尽管联合国人权机构一直以来都饱受争议,但看到今天它已经沦落至此,还是让人难以想象和接受。

但我想,莱利女士的这种爆料联合国人权组织出卖反共人士的勇敢行为,仍将会极大地警告和阻止这种出卖行为,从而减少中共对维吾尔等反共人士的迫害。

更为欣慰的是,前美国国务卿在离任前代表美国政府正式宣布中共犯有种族灭绝罪,新上任的拜登政府也完全同意这一对中共的定罪。犯有种族灭绝罪的中共必然成为全世界的敌人。接下来,中共国所面临的是被全世界孤立,陷入内部争斗加剧、经济崩溃,外部群起攻之、人人喊打的双重困局。内外压力之下,中共将必然走向解体。

原文链接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