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经济的末日狂奔(一)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割韭菜的黑手伸向居民储蓄

近段时间,中共国的资本市场乱象频生,两级分化情况愈来愈严重。一方面是基金和机构抱团,实施“国家做庄“,将大市值权重股的股价炒高,像贵州茅台股价炒被到了2000多块,一些军工、芯片、5G、疫苗等等概念股,尽管业绩平平甚至是亏损,也被CCP以国家战略为由,将股价炒到天价,另一方面,中小盘股票流动性越来越差,资金不断抽离,很多基本面没有问题的股票股价也持续下跌,持有这些公司股票的股民损失惨重。以2021年1月12日的交易数据为例,A股当日进行交易的4135家公司中,市值排名前100位的公司成交金额合计3196.15亿元,占沪深两市总成交的30%,而市值排名在后50%的2067家公司A股成交金额合计931亿元,仅占沪深两市总成交的8.5%。在基金抱团坐庄模式下,业绩翻倍的公募基金比比皆是,2020年整个公募基金行业已是连续第二个年度取得高收益,各大基金公司抓住时机密集发行新产品,管理的基金规模也呈爆发式增长,如万家基金截至年末总规模为人民币2005亿元,仅四季度一个季度就增加了570亿元;今年开年以来,公募基金发行更加火爆,短短6个交易日,就有14只“日光基”(当日售罄)产生,仅1月11日单日,5只主动权益基金产品的认购资金就逾千亿元,根据Wind数据统计,2021年一季度共有395只基金需完成募集,若按2020年4季度的平均发行规模推算,一季度合计募集资金将达1万亿以上。

与此同时,去年四季度以来,CCP在五中全会、年度经济工作会议等各个场合提出“促进居民储蓄向投资转化“、”大力发展权益类公募基金”等政治口号,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专门就“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撰文,通过媒体为火爆的公募基金行情推波助澜,“基金”一词频繁登上热搜榜单。“上帝要其亡,必先使其狂”,CCP眼下四面楚歌,这个时间点上催旺公募基金,不过是其最后疯狂所制造出的资本市场假象,因为公募基金的募集对象是普通老百姓,CCP这是要把14亿人民和它的擀面杖经济进行深度捆绑,让老百姓的储蓄成为其摇摇欲坠经济的最后接盘侠,其用心十分险恶。

这里先解释一下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间接融资产品主要是指银行信贷,在贷款融资方式下,资金提供方和资金使用方彼此分离,通过存款和贷款方式分别与银行建立关系,银行要承担存款和贷款两头的风险,一是在贷款到期时向贷款方收回贷款本金和利息,二是在存款到期时向存款方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无论贷款资金能否收回,银行都需对存款方还本付息,这就是存款的刚性兑付。直接融资是投资者通过金融市场直接开展的融资,融资产品主要包括股票和债券,这些产品由资金需求方直接发行,资金提供方直接购买,金融机构只是提供产品发行和交易的场所,也就是说,买股票后股价涨跌由股民自己承担风险,与开户的证券公司无关,买债券后如果发行方违约,到期不能兑付,损失由购买者自己承担,销售债券的金融机构没有保证兑付的义务。提供直接融资服务的是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这当中基金公司比较特殊,它所管理的公募基金产品主要面向普通投资者个人募集,投资门槛比较低,跟商业银行的储蓄存款有一些类似之处,但因为基金要再投资于股票和债券,因此也归于直接融资,基金和存款的区别主要是后者保本但收益较低,基金一般不保本但收益高一些。

CCP现在提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主要是指提高股票融资比重,因为中共国现在的债务已经累积到了一个不能承受的水平,债券融资比重很难再提高。经济增长有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拉动,由于习近平推行倒行逆施的“国进民退“战略,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大大挤压,民间投资在整个社会投资中的比重日益萎缩,2020年受疫情、中美脱钩等影响,经济增长的出口和消费引擎也双双熄火,导致整个经济增长对政府及国企投资的依赖越来越大,政府和国企的投资说白了就是通过大肆举债进行基建项目投资,CCP通过这种疯狂印钞的方式勉强维持了GDP数字的增长,债务水平已经逼近极限。根据中共国央行的最新统计,截至2020年12月末,全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84.83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71.6万亿元,较上年度增加19.63万亿元,贷款新增创了历史纪录新高;企业债券余额为27.62万亿元,政府债券余额为46.06万亿元,也是大幅增长;中共国的统计数字在各部门之间是割裂的,统计局也从不解释指标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比如很少有人拿统计局的GDP和央行的社会融资规模两个指标进行比对,事实上,统计局预计2020年GDP总量突破100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280万亿是当年GDP总量的2.8倍多,假定GDP增速是2%,社会融资规模增量35万亿是当年GDP增量2万亿的15倍,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共国经济增长完全是依靠举债印钞票来实现的这个结论吗,如果考虑GDP造假,中共国真实的债务杠杆率还会是一个更高的水平,只要仔细推敲这些数字,就能轻易戳破中共国的假擀面杖经济。现实情况也显示,中共国的债务违约潮已经来临,前几年主要是民营企业债券违约, 2020年以来,政府、国企等债务主体的偿债高峰也逐步到来,四季度以来,已有华晨、永煤等多家地方国有企业发生债券违约,债券市场信用风险加剧,信用债利率陡升,很多新债券不得不取消或推迟发行,债市的融资功能被废了一大半,这时候CCP的直接融资也只能依靠股市了。

按照央行的统计,2020年末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余额为8.25万亿元,在整个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中的占比仅2.9%,粗看起来,确实有提升的空间,但关键是,中共国的股市是专制集权体制与市场经济制度结合的怪胎,法制缺失,是个大赌场,在生态环境未建好的情况下把老百姓的钱忽悠进股市,实际就是变相抢钱。欧美的股市都是以严格法制、保护股民利益为根本,上市公司首先要为股东创造价值,中共国的股市虽然也采用了西方的一些公司和交易制度,但仅仅是借用了外壳,其内里的本质是CCP用来向老百姓吸血的工具,股市从成立到现在30多年,中小股民财富不断被诈骗和洗劫,留下的是斑斑血泪。CCP维持股市运转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通过资本骗术向老百姓融资圈钱,二是通过股价涨跌割老百姓的韭菜。

先说这个融资圈钱的功能,一般融资是个中性词,指的是企业通过股票一级市场发行股票,而圈钱则带有贬义,因为中共国股市的上市公司中有很大比例是大大小小的盗国贼企业,它们是通过造假包装上市,当然不是说100%全部是盗国贼企业,但在CCP这个邪恶体制造就的大的生态环境下,企业或多或少都不得不向CCP叩头,都会和权贵进行勾兑,否则就拿不到上市批文,所以造假上市的问题公司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这些上市公司同时又是中共国经济体系的主体,由于有这样那样的先天问题,普遍都借债成瘾,发行股票后,虽然暂时降低了资产负债率,但接下来就是新一轮更大规模的举债,而且通过成立子公司、孙公司、各种关联企业,通过财务造假包装,玩各种资本骗术,把负债的杠杆做得更大,在债券市场和商业银行借更多的钱,这种现象带有相当的普遍性,比如海航系、明天系等等。在中共国社会这个大的腐败体系中,上市公司里面大大小小的盗国贼和白手套群体,构成了其微观主体,股市则是这个腐败体系的一个重要生态系统,通过股市的运转推动这个腐败体系里的资金流动和循环,中央银行和整个商业银行体系则藉此可以放出更多的贷款,也就是往整个社会的资金池子里注入更多的水,印出更多的钞票,这些贷款借出来的钱,被这些上市公司通过林林种种的腐败方式进行二次分配,又有多少可以进入背后这些大大小小的盗国贼和腐败官员的腰包。所以CCP提什么“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实际上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盗国贼原来借的钱快还不上了,先通过发股票的方式把钱拿过来,因为股票融资是不用还的,把通过发股票融的钱去还原来的债务,拆东墙补西墙,以时间换空间,把风险往后延,避免当下的债务违约。

再来说一下这个割韭菜的过程,老百姓的财富是如何被这些大大小小的盗国贼们所洗劫的。一个是被大股东洗劫。因为很多企业原始资本来路不正,大股东上市的目的不是继续用心经营企业,而是急于卖股套现,谋取短期资本增值的暴利,拿钱走人,不明就里的股民高位接盘,自然就被深套其中。再一个是大资金大机构洗劫。因为大资金大机构的背后是CCP这个最大的庄家,通过各种大数据,机构可以看中小散户的底牌,股市的涨跌完全被其控制,需要扩大融资时就发各种利好,忽悠中小散户把钱投进来,承接机构出货,再瞅准时机发布利空政策,把股价往下打,逼迫散户割肉,配合机构吸货,如此循环往复,一波一波地割韭菜。

比起以往直接号召老百姓开户买股票、拿钱进股市,CCP现在提“促进居民储蓄向投资转化”、“大力发展权益类公募基金”这些口号,更具有欺骗性。CCP故意混淆了存款和投资在风险承担方面的本质区别,隐瞒当前基金抱团重仓股股价存在的巨大泡沫风险,只是一味宣传基金的专家理财优势,背后目的还是把老百姓的钱通过买基金的方式间接忽悠进股市,去支撑其摇摇欲坠的经济。

只要是投资就有风险,这是基本常识。投资是把双刃剑,选择把钱存在银行还是作各种投资,应该是投资人在完全知悉相应投资项目风险前提下、依据自己的风险偏好所做出的自主决策行为,例如爆料革命战友投资G系列,乃是其本人在承担爆料革命巨大风险前提下的自愿购买,灭共后必然是高回报,但不灭共的情况下投资有可能会遭受重大损失,收不回来,如果不能承受这个风险,就不应该购买。

再对比CCP这时候鼓动普通老百姓去买基金的宣传,根本就不谈存款和基金在保本与否上的本质区别,只讲高回报不提高风险,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庞氏骗局。CCP隐瞒国内疫情、债务、洪水、失业等各种真实经济状况,利用病毒全球蔓延之机大肆宣传世界衰退中国一枝独秀,在股市上通过其控制的各只基金抱团,拉抬权重股,操纵股票指数,制造基金账面的虚幻业绩,彰显基金专家理财优势,再加上媒体的反复洗脑宣传,向普通投资者不断强化“炒股不如买基金”的认知,让他们源源不断地把钱投进来购买基金,向岌岌可危的经济进行输血。大家看看这一年多来中共国股市的表现,茅台五粮液等白酒股,券商股,芯片股、5G,各种概念轮番表现,让人眼花缭乱,特别是最近那些军工、电信、科技股,越是面临美国制裁和退市,越是被CCP在国内和香港股市炒高,跟美国对着干。CCP就是利用防火墙导致的信息不对称,忽悠中小散户跟风这些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中资权重股,可怜很多不明就里的中国投资者,还把这些股票股价的下跌视为投资机会,纷纷买入。试想如果老百姓听了CCP的忽悠,在这样的高位把存款从银行取出来去买基金, CCP再把这些基金拿去救这些央企、国企、被制裁股和被退市中概股,老百姓就真成了最后接盘侠。 总之,中国国的股市是CCP整个经济旁氏骗局的核心环节,在股民群体因亏损严重持续萎缩的情况下,CCP为维持其腐败体系的资金运转,变换马甲转向基民群体,美其名曰发展公募基金产品,实质是把吸血管子插向更多的普通老百姓,文贵先生早就说过,只要中共国的假擀面杖股市还在运转,灭共的第三道大门就不算彻底打开。泡沫破灭之前,可能会一次比一次吹得更大,但泡沫始终是泡沫,随着后续中美经济金融的脱钩、全球对CCP病毒的追责以及内地和香港经济的崩塌,离中共国股市泡沫破灭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天真善良的人们,赶快收手吧,贪婪会迷失人的双眼,看到的只是各种资本幻术变化出的假象,不要以为自己聪明,不会接最后一棒,到泡沫破灭时一地鸡毛,就全都完了!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