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之恶

作者:玉米地大姐

(作者按:该文曾在2020年2月份GNEWS首发,当时搜集资料不全,新近增添一些新资料,重新编辑再发。)

导语:红歌的邪恶之处,在于它的迷惑性和潜伏性,像流行感冒一样,染上一次,终生复发,红歌会让受害者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上要你命的刽子手……

小时候听过一首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百思不得其解,毛主席的战士为啥要听党的话?感觉好像张三的媳妇最听隔壁老王的话一样荒唐可笑,后来有了阅历,才明白毛主席就是党,毛主席和党的关系如同硬币的两面密不可分。中共靠宣传起家,盗国以来更是全方面加大宣传力度,推广红歌是给老百姓洗脑的重要手段之一。

纵观中共作恶的各个历史阶段,都有红歌为之涂脂抹粉。他们拿手好戏是将民间小曲小调改编成有利于宣传共产党意识形态的革命歌曲,以便达到篡改历史之目的。换句话说,民间小曲小调被中共糟蹋个遍。

延安时期,毛泽东搞个人崇拜,有了《东方红》,毛被唱成红太阳。这首歌源自晋西北民歌《芝麻油》和陕北民歌《白马调》: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哎呀我的三哥哥

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土里生来土里烂。

抗战时期,中共又篡改了白马调歌词,流氓本质暴露无遗:

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嘿哟,打日本就顾不上。要穿灰,一身身灰,肩膀上要把枪来背,哥哥当兵抖起来,呼儿嘿哟,家里留下小妹妹。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历史的真相是——当国军与日军浴血奋战之际,毛泽东和同伙们躲在窑洞内和女学生双修的不亦乐乎。

另一首红歌《咱们的领袖毛泽东》“楼万丈呀平地起,盘龙卧虎呀高山顶,边区的太阳红又红,咱们的领袖毛泽东。”这首歌曲源自陇东地区二人台小曲《光棍哭妻》:

正月里来锣鼓响,想起我的妻儿好恓惶,年年月月是同床睡,不晓得妻儿你在哪哒里?

二月里来刮春风,妻儿丢下两条根,生意买卖停搁定,对对的儿女谁照应?孩儿的妈妈哟! 

还有那首《南泥湾》“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那花篮里装的不是花是鸦片。写进历史教科书的张思德,实则死于烧鸦片的窑洞坍塌,与为人民服务没半毛钱关系。

国共内战时期,共军那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曲调来自北洋时期的《大帅练兵歌》:

朝廷欲将太平大局保,大帅统领遵旨练新操;

第一立志要把君恩报,第二功课要靠官长教;

第三行军莫把民骚扰,我等饷银皆是民脂膏

这首歌词被共产党几经篡改,最终变成了这样: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军人前面加上革命二字,军队的属性变了,国家军队变成了私家党卫军。真的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群众喜欢又拥护吗?中共的宣传伎俩而已。所谓的长征就是一路逃来一路抢,八十年代军旅作家张正隆出版一本纪实文学《雪白血红》书中披露,初到东北的共军四处搞破坏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扒路军。至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就是个笑话,一针一线不值几个钱拿它干嘛?

中共盗国初期,慷慨激昂、空洞宏大的《歌唱祖国》传遍大江南北。抗美援朝有《我的祖国》用“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的浪漫抒情,来掩盖朝鲜战场上血肉横飞的百万炮灰。

    电影《活着》剧照

文革到来,红卫兵高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首歌极具文革色彩,简单粗暴什么道理都不讲,反正就是好就是好,谁说不好,必被打倒,再踏上亿万只万脚。

当年被中共吹捧成红色音乐家的李劼夫,将毛语录全部谱曲,还嫌不过瘾,从邢台地震考察回来后写出臭名昭著的那首《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谁要是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中国传统伦理孝道被这首歌毁于一旦,李劼夫终遭报应,成了毛泽东思想的敌人,被打成林彪反党集团分子死于看守所,直到四人帮垮台未被平反,可见有多遭人恨。真是应了文贵先生那句话,跟着共产党,没有好下场。

八十年代,中共假模假样要给老百姓点盼头,《在希望的田野上》应运而生。《党啊,亲爱的妈妈》狗尾续貂李劼夫,将儿女对母亲的亲情偷换成对党的无限爱戴。

儿歌也是中共重点染指的领域,除了硬性规定《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少先队员之歌》等伟光正小学生红歌曲。还炮制出假装天真烂漫的儿歌,如那首《采蘑菇的小姑娘》:

采蘑菇的小姑娘

背着一个大竹筐

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不知道歌词作者有没有女儿,试问天下父母谁能忍心一大早让未成年的女儿光着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树林山冈不是地毯,不担心小姑娘扎烂了脚?这首歌词不但违背生活常识,简直有虐童之嫌,每次听到这首儿歌,笔者浑身起鸡皮疙瘩。

九十年代,老邓南巡,带来了《春天的故事》,老江搞三个代表,一首《走进时代》火遍全国:

我们唱着东方红

当家作主站起来

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

改革开放富起来

继往开来的领路人

带领我们走进那新时代

高举旗帜开创未来

这首歌最大的特点——用一首歌舔遍毛、邓、江三朝菊花,可谓谄媚之极。后面的薄熙来要不是内斗失势,那首《薄熙来之歌》肯定会取代后来的《习大大爱着彭麻麻》。

红歌的邪恶之处,在于它的迷惑性和潜伏性,像流行感冒一样,染上一次,终生复发,不说被唱坏的广场舞大妈。那些飘洋过海的老粉红小粉红,每次爱国癌发作,扛着红旗高唱红歌聚啸街头。就算你是反共者,时不时也会哼唱几句那些耳熟能详的红歌。可见中毒之深,已深入骨髓。

红歌会让受害者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上要你命的刽子手和强奸犯,武汉封城,被困在楼内的人们,开窗唱红歌表达心中的愤懑与不满,何其可怜与悲哀。

新中国联邦人肩负灭共使命,正本清源,将红歌彻底扫进历史垃圾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