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先生讲话评论:如何看懂美国大选中凸显权利制衡的非绝对倾斜效应

HTS-02C-202101-037

文:捆绑CCP一千年

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1月12号视频中说,与川普总统最亲近的高级官员一再强调“美国的伟大就是要遵守美国的法律,即使川普总统想要证明假(选举),也要通过美国的法律(程序正确),这在任何国家,可能早就把对方干掉了,或者川普总统被干掉。川普总统被干掉也要通过法律弹劾。……”

大选已经过去一天了,我们见证的是乔.拜登当选总统入主白宫。我们冷静下来思考本届美国总统大选对新中国联邦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你会发现,从法理上讲,中共恶政已经死亡,就像上帝在伊甸园宣判亚当夏娃偷吃禁果那天起就已经死了一样,因为川普政府定罪中共为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是不可变更的法律,这使得全世界主权国家都无法与之有任何往来,对中是一道死障,世界各国亲共的主流媒体已经或正在与之划清界限,纷纷报道中共罪行;从历史意义上讲,这次美国大选给未来新中国联邦民主选举提供了很好的案例法作用。按郭先生的话说:“这在任何国家,可能早就把对方干掉了,或者前任总统川普被干掉”。确实,乔.拜登在选举舞弊上存在巨大嫌疑,有堆积如山的证据没有机会得到验证,这使得彭斯前副总统在1月6号的认证选票程序上有了法理上的漏洞可循,从而成功验证了乔.拜登胜选。为什么说,这恰恰是美国的伟大之处?如郭先生的所说:“即使川普总统想要证明假,也要通过美国的法律”。言外之意,如果你没办法证明假,那么假的就是真的。这就是法律的游戏规则。我们知道,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其文明的表现就在于程序正确的原则性,试想,任何选举利益方如不遵循程序正确性,就是人大于法、权大于法的非法操作,就会一步之间退回到野蛮的中共政权了。比如把习近平换成是前总统川普,他早就以证据确凿为由,把对手打死一千回都有了,那么,接下来呢?对手甘心吗?继续肃清政敌,杀无赦。由此可见,遵循程序和依靠人的主观臆断之间正是文明与野蛮的界限。看看中共的而互相厮杀,那不就是动物世界吗?

谈到美国的伟大之处,郭先生接着说:“美国这个国家法律永远是人民、人民、人民;国家安全、国家安全;国家利益、国家利益;人民安全、人民安全,绝对不要暴力。我们国内政治:

1,一遇到这个问题就是诉诸于暴力。

2,修改宪法(老子修改宪法,篡改法律)。

3,栽赃陷害,把对方弄死,弄死全家。

恰恰相反,在美国这场终极之战的原因是被科技大佬绑架,但是美国总统选举走到现在,美国没有修改宪法,美国没有诉诸于暴力,这恰恰我们新中国联邦需要学习的,你看到双方政治权利制衡中没有任何一方是绝对倾斜的”。

看看我们墙内政客们,他们口口声声公开场合讲“以人民的名义”,却是满脑子欺谎和男盗女娼。背地里却是口口声声“弄死他们”、“吃三年草都没问题”、“老笨姓”之类的毒言恶语;谈到“国家安全”,不是庚子赔款,就是出卖纳税人的血汗,喂饱华尔街和华盛顿的鳄鱼们的肚腹。任意将国土割让给恶邻,在大国元首面前的谈判,表面上是卑躬屈膝,心里充满对美国等西方政要的蔑视,签完字,转脸不认;在谈到人民安全时,完全是草芥人命、荼毒生命、活摘器官。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人民安全可言。如今,这个辖制14亿中国人的政权终于可以宣告他为非法政权。

在郭先生的讲话中,更加让我们学到的东西是什么?虽然川普总统有七千八百万民意,但乔.拜登实际选民数也绝对是几千万级的。两者之间不存在天枰绝对的倾斜。从两军对垒中,不管双方使用何种手段,最终是国会选举人团选票确认的结果,虽然感官上看非常的不正义,但从透明度和程序上讲,远远比中共全国人大100%得票数要民主得多。试想,如果在今天的民主国家出现一位总统候选人获得选票率是100%或98%的票数,选民还集体鼓掌叫好,那还叫民主美国、民主国家吗?

新中国联邦人最需要学习的就是这种程序正确背后的治国经验,国家法律保障的永远是人民;坚持国家安全原则就是确保国家永远不要受到外部攻击和内部分裂;坚持国家利益绝对不是国家家天下,使极少数政治精英中饱私囊,强奸民意;坚持人民安全的原则就是国家元首要始终确保人民不受任何政治势力蛊惑而被牺牲,优秀的爱国领袖人物在选举焦灼状态也绝对不要诉诸暴力。当选民在选战中面临生命财产危险时,选举人宁可将胜利的果实拱手让给政治对手,也不要继续蛊惑选民参与斗争,按郭先生的话说,我从这场选举中真的看到了川普总统的伟大,他宁可不当这个总统,也绝不会使用暴力。

我们爆料革命战友为什么灰心?为什么气馁?我们要的结果是一个我们喜欢的美国总统吗?不。我们要的是灭共,灭共永远不要指望别人来帮你做,你要自己参与,你要有坚持不懈的诺曼底登陆的年轻的美军士兵那样坚韧不拔的精神。记住!永远不要气馁,看看郭先生的战斗精神,我们有理由退缩吗?要知道,我们新中国联邦绝对是这场超限战的赢家,无论从民主选举程序和政治较量中的君子与小人间的较量,我们都汲取了宝贵经验。

                                 2021年1月21日写于东亚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