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早已悄悄撤下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无效的文章

加拿大草原三省战友之家    重生之鹰

校对 小溪

发稿 文锦

图片来源: The Print

据国家档案(National File)记者,也是地下美国播客的联合主持人兰克.塞尔瓦托(Rank Salvato)1月21日报道,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在去年6月5日曾发表声明,撤销对一份结论为“抗病毒药物硫酸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无效“的研究论文。这一声明似乎印证了时任总统川普的说法,即:这种药物是抗击疫情的一线药物。曾经受人尊敬的在线医学杂志《柳叶刀》撤稿后,在去年的一版中就此事向读者道歉。《柳叶刀》的出版商说:“对于由此可能造成的任何尴尬或不便,我们向您、编辑们和杂志读者深表歉意。”

与目前用于治疗病毒的昂贵药物相比,广泛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硫酸羟氯喹相对便宜,而且普遍可用。根据地点不同,羟氯喹的价格从每剂0.30美元到6.63美元不等。

图片来源:梅斯医学

《柳叶刀》杂志对该研究的认可被撤销,是因为提供数据的生存圈公司(Surgisphere)拒绝提供其用于研究的基础信息的完全访问权限。同行评议医学期刊通常会进行第三方同行评议,以验证研究结果。生存圈公司表示,他们拒绝公布研究数据,因为这违反了客户协议和保密要求,从而引发对研究合法性的质疑。基于此,不能再保证主要数据来源的准确性,由于这种不幸的出现,作者要求撤回这篇论文。

这项已被揭穿的虚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硫酸羟氯喹对遏制中共病毒没有帮助。还表示,该药物会导致心脏问题,而且似乎提高了死亡风险。这项研究立即被陷入困境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其他团体所接受,导致用该药物来对抗中共病毒的研究停止。

在寻求第三方同行评议的过程中,令人不安的关于研究和数据集的使用问题开始出现。《柳叶刀》的声明称,我们的独立同行评审员通知我们,生物圈公司不会将完整的数据集、客户合同和完整的ISO审核报告传输到他们的服务器进行分析,因为这样传输将违反客户协议和保密要求。医学杂志称,第三方同行评审员无法进行独立的私人同行评审,因此退出了流程。

如果世卫组织和疾控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以及所有更关注于疫苗和新药疗法利润率的众多基金会和机构一起,原本早就可以从用羟氯喹对抗中共病毒的探索中获益。那将会有多少生命被拯救,这无法估计。

简评:

早在去年“1.19”,《路德访谈》中就披露了闫丽梦博士”中共病毒人传人“的情报信息,并通过节目告知大家,常用抗疟疾药物硫酸羟氯喹对预防中共病毒积极有效。闫博士后来又通过网络发表了两篇严谨的科学论文,进一步论证了中共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的事实。

然而,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敢于明确认定闫博士的结论,也没有提出到中共病毒发源地——武汉P4实验室追查病毒真相。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在中共病毒疫情在全世界肆无忌惮快速蔓延的情况下,对于《路德访谈》中提到的硫酸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有效的说法,和许多美国一线医生(如大胡子医生)的临床治疗验证实例,举行政府层面的听证。而是以“政治正确“或”科学权威“的名义,罔顾民众生命,听任《柳叶刀》等”权威医学杂志“和福奇、谭德赛之流”医学权威人士“,对有效药物硫酸羟氯喹和提出并传播此药物有效的人,进行疯狂的抹黑和攻击。

《柳叶刀》杂志撤销硫酸羟氯喹对治疗中共病毒无效的声明,充分说明了他们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过程中,推波助澜的黑手。发稿时恨不得满世界都知道,撤稿时主流媒体故意淡化处理,给大众留下羟氯喹有损健康的刻板印象。

虽然抹黑羟氯喹疗效的假论文已撤稿多时,但多国政府还在拿已撤稿的错误研究结论来限制羟氯喹的使用,令无数百姓的生命健康时时受中共病毒的威胁。

这些曾经扮演了极不光彩角色,欺骗、误导民众,帮助中共令病毒蔓延,又妄图洗白自己的“权威“,是何等的无耻!当人们从疫情的痛苦中清醒过来,迫切要求追查中共病毒真相时,在这场造成全球上亿人感染,数千人死亡的,由中共武器化病毒所引发的生化战争中,作为帮凶终将难逃正义的审判!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柳叶刀和NEJM均撤回Surgisphere公司对中共肺炎患者的研究文章-GNews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