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民调显示:媒体信任度创历史新低

翻译: 康州盘古农场-一花一世界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Truemanman

我们以前曾讨论过美国新闻业多年来是如何在封闭回馈新闻体系时代被公然偏向某党派的报道所摧毁的。不足为奇的是,在这个曾在新闻表现和操守方面领先的国家已经失去了公信。全球传播公司爱德曼(Edelman,通过Axios)的一项新调查发现,只有46%的美国人信任传统媒体

盖洛普(Gallup)的民调显示的信任度更低。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眼球新闻的新时代,而对真正的新闻的需求并不比以前来得更多。

信任度在共和党人下降最大。共和党认为媒体与民主党以及最近的拜登竞选活动公然联手。盖洛普(Gallup)2020年结果发现,73%的民主党人信任媒体,而只有10%的共和党人持有这种信任。

信任度的暴跌反应了主流媒体的受损源于某种媒体觉醒。我们一直在讨论作家、编辑、评论员和学者如何接受日益高涨的审查和言论控制的要求,包括当选总统乔·拜登和他的主要顾问。甚至记者也带头攻击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这包括学者们拒绝新闻业客观性的概念,而支持开放性的宣传。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纽约客》作家史蒂夫·科尔谴责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权如何被 “武器化 “以保护虚假信息

最糟糕的时刻之一是《纽约时报》因发表了一位保守派参议员的专评而道歉。 《纽约时报》在发表了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R,Ark.)的专评后,畏畏缩缩地道歉,并承诺今后不再发表此类专评,为此受到了我们很多人的谴责。但在承诺不再会发表任何一个共和党参议员关于美国抗议活动的专评之后,它却会发表中共国领导人之一关于在香港镇压自由抗议活动的专评。(而)科顿(Cotton)(仅仅)作评论说,为了平息暴力骚乱,使用国民警卫队可能是必要的,并指出在过去的抗议活动中,历史上曾使用过这种方案。最近一次使用这一方案是在国会大厦骚乱之后。

没有证据表明美国新闻业会回到以前独立报道的立场。记者们继续在报道中公开添加自己的党派观点,同时完全埋没其它报道。没有一个编辑或记者愿意承认自己受到了与《泰晤士报》编辑或其他人一样的待遇,即因为刊登不受欢迎的观点或报道而被迫离开。 其结果是,受众和读者现在只剩下单一的媒体来源,维持报道处于舒适区—既不挑战他们也不教育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民众不信任作为信息来源的媒体。 在整整一代人里,当代的编辑和记者已经彻底摧毁了他们的职业–把几代记者为保持严格的中立和诚信原则而进行的努力抛在一边。 可悲的事实是,你可以在第一修正案中拥有世界上对媒体最大的保护,但我们的新闻业不会比记者本身更好。宪法可以阻止政府的强行管控,但不能防止媒体本身的表里不一。

最大的悲剧是,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个合法的媒体。如果我们不信任报纸、电视节目和互联网网站上的报道,民众们就会面临深刻且剧烈的分裂

原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trust-media-hits-all-time-low-new-polling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