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0日文贵先生直播视频文字版

1
文贵先生:兄弟姐妹们辛苦了,这世界很热闹啊!现在很热闹兄弟啊!非常非常热闹。

大卫:文贵先生,战友们都期待着您来,大家都感觉说不到点子上。

文贵先生:刚才我等了半天,大概看了几眼。木兰妹妹给我发链接,总连不上,现在声音可以了吗?

大卫:非常清楚,七哥。

文贵先生:好了,非常非常棒。现在华盛顿看来非常的热闹。首先向在后台工作的兄弟姐妹们问好。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家一年来我们都心系美国大选,可能这个世界上除了当选美国总统的家人之外就是我们了,可能就是我们贴得最近,心里边一直跟他们挂在一起、行动在一起,非常之紧张。我跟美国朋友说:可能没有比新中国联邦人再心系美国大选的了。很多美国朋友都说:那你们今天这个直播是什么意思呢?是支持拜登呢?是支持川普呢?还是你们要表达什么呢?很多人都在问这个话题,而且很多美国人关心着我们新中国联邦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会有什么样的态度。所以说你看去年,如果说我们新中国联邦想让別人在乎在乎我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你是谁呀?你还没出现呢。说爆料革命,爆料革命是个行动,也没有什么。那么现在一提,大家都会把我们的命运和我们的行动,跟世界上这么大的一个美国总统选举放在一起。这就是短短的从6月4日到现在,我们战友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形成的实力,这叫硬实力,这不是软实力。还有一个就是由我们千千万万个战友,像闫丽梦科学家、我们路德访谈、我们博士军团、叶钊颖女士、郝海东先生,以及今天坐在我对面的大卫兄弟、所有农场的这些兄弟姐妹们,大家共同的行动和努力的结果,我们形成了自己的硬实力。

2
那么在今天事关人类生死、终极之战现在出现的镜头,可能是我们所有的战友绝大多数都不相信这一幕会发生,而且世界上我相信很多人也不相信会发生;那么包括8000万美国人他也不相信会发生,但是它就是发生了。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我一直在看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在想:你说这个人类的大选,大卫兄弟你在讲的时候,人类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大选和美国的就职仪式,但从来没有一个戴口罩的。这就像一年前允许戴口罩的时候,国内的老革命说:这像戴笼套一样。这个畜牲界,中国人给驴呀,怕吃草要给它戴上笼套;还有我小的时候,记得东北那个牛它也戴笼套,怕牛干活时偷吃草,就戴上笼套。你看这人的笼套印上自己的logo,这个笼套艺术化、时尚化、个性化、国家化、权利化。什么化都有,但是改变不了它是个笼套。这个笼套是哪儿来的呀?今天当我们看这个屏幕的时候,你真的很难想象,所有今天决定在这里的人当中,所有的全人类都戴着笼套;还有的不愿意戴的,你就得死。你想过这问题吗大卫兄弟?你不戴你就可能要死啊,那你要戴笼套。戴笼套那你要戴出你的所谓的级别,老百姓戴点便宜的、不管用的,甚至共产党的假的,有的甚至买不起的。人家这已经时尚化了,然后戴不戴笼套的问题已经政治化了。戴不戴笼套决定着生死的问题,这是谁干的,共产党!

哇噻,这共产党牛着嘞,你看看。所以你想想啊,这跟谁有关系?所有今天这里的人的言行举止全都和共产党的病毒有关系,而且所有的这些生活方式都和中国、中共、中国人民有关系。不但这个,兄弟姐妹们,你们还能看到一个更加让大家很多人都忽视的一个问题,决定这些人的命运、决定这些人的生命和生活质量,也是中共。就是说今天我们看世界的这种最大的一个政治仪式的时候,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管是好是坏,跟世界人类的命运如此紧密相连;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还有一波在外面的中国人,还有在内部不敢发声的中国人叫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与世界的命运紧密相连。然后你看着这个真正这个镜头跟你看着效果很好,你但凡你到过美国国会现场,但凡你知道这个美国国会仪式,你会觉得这里不是凄凉,说实在话你能看到这是人类的可悲。这么多人戴上笼套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敢问笼套是哪来的?也没有任何人敢面对这个笼套的真相,甚至要和装上笼套的人要进行勾兑、合作。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些人戴上笼套以后,还不敢也不敢面对、不敢问真相的?大卫兄弟这是什么样的概念?人类到了什么样的灾难时刻?它关系着你我,关系着你的孩子,关系着你现在没出镜头的你太太、你孩子,关系着全人类的命运。

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地方,你承不承认,美国都是世界上的真正的领导世界的国家、世界警察。那么世界警察都这样了,那你说人类会啥样?今天毫不夸张的说,是人类上我相信万年来,来到地球最最最最黑暗的一天。咱先别说这个总统的权力,也别说这个总统的职位。大卫兄弟,就说今天你看到的这些人戴着这个人造的笼套,而且随时可以面对生死的笼套。从这过去的两三天来我真是,让我在今天之前,而且很多都是咱们的好朋友。所以人类呀这个人性啊,他绝不像圣经、也不像佛祖,也不像伊斯兰教告诉大家的,他人性是勇敢的;也不是像人们所说的、想象的人性是这么样的善良的——人之初性本善,还真不是。我这些天感触太深了,但是说实在话,战友们呐,我有很多话想跟大家说,在今天这个日子里边儿啊,我特别的啊,我想有一段话给大家讲一讲。你等等啊,我的把这段,但这个效果不好,我让他把这个备录下来啊。

3
大卫先生:好,我们等一下文贵先生。

郭先生:能不能备录一下,能不能后面儿那个给我插上U盘备录下来,那摄像机给我录下来,摄像机,不要录屏,要录那个,我现在等他准备录下来啊。(郭先生看留言回答留言)我理发了,这个有战友,头两天我在直播的时候,下边儿说,七哥,头发长啦,结果你这一瞎说,听战友的,理短点儿,吧唧,我让他理九号,一理六号,理完啦,够短的,但是我觉得挺好看,大卫兄弟。

大卫:跟我的差不多了,七哥。

郭先生:我觉得你那个好啊,我觉得应该像你那个长短,但是我白头发⽐你多了,我现在从小盼望的白头发终于来了。今天你看到这个现场的时候,很多人给我发来现场的情况,很多美国朋友他们就觉得简直是荒唐、不可思议。他们所有人都说完了,美国完了、美国完了,说美国完了。他们好多人都在现场呢,在现场的人你想想啊,这都跟拜登团队是非常好的、能到现场的。刚才咱一哥们儿、将军的管理者,我看到他已经到现场了,跟他的太太还有女儿,给我发信息、发视频。还有咱们几个姐妹儿、朋友说,彭斯在现场几乎没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会非常惨,非常非常惨。都不愿意说实话,没人敢说实话,知道嘛。就你去想想,这所谓的美国好莱坞天天拍大片儿——拯救地球、拯救人类,这美国天天拍大片儿,都是正义、超人、美国队长、然后如何如何。但是你看看今天现场是什么情况,就是人类的堕落,大卫兄弟啊。这真的是当时撒旦说的话,人类的邪恶和我相比,远超出你的想象。真是,我们今天感受到了撒旦说的对:你们老觉得我坏,人类的坏远超你的想象,比我撒旦还坏呢。

你看现场有些坏人,过去一天美国政坛和军界发生的事情,很多人你们都是不知道的。我可以告诉大家,是背叛中的背叛、背叛中的背叛!一直在背叛。所以说你看到现场的时候,… ,千万千万要记住,人类上最可恨的就是背叛,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事情,一切都是背叛中的背叛,这种背叛,就改变了全地球、全人类的命运。当我们爆料革命面对今天的时候请大家想想,你最接受不了的实际是背叛、欺骗,背叛就夹带着欺骗。背叛不一定就是欺骗,欺骗里边儿一定有背叛,或者说欺骗是主角、背叛是主角(配角),它是个主副关系。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事关人类命运的时候,背叛和欺骗相互交叉,背叛和欺骗常用的手段都是宗教、神、爱、奉献、信仰,都是这词儿。所以当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的时候,很多战友真的不明白爆料革命这几年有多难?你看到的那几个小人渣、小烂人的背叛,他本来就狗屁不是,他背叛不就骗点钱嘛、骗点名嘛,骂一骂嘛。战友们,对咱们爆料革命来讲,基本上他们连放个屁都不如,没有人记得他们。咱们爆料革命背后所承受的一个一个背叛,那是你们所没有看到的。那都是大钱,那都是大伤害,那都是大家无法承受的。大卫兄弟,说到这的时候,我相信你能明白,当一个革命、当一场运动,你要面临真的追求我们今天灭共这种伟大运动的时候,兄弟,它可真不是那么简单的,它真不是说你脑子一热就去搞爆料革命、灭共去了。

4
灭共这件事情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几乎是全人类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一个正义运动,最勇敢的。你看看今天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是影响了人类、控制了人类多少年的人,今天这些人都是这样戴着笼套、带着家人、牵着手,在摄像机面前还得表演。没有勇气,他们根本不敢面对共产主义的邪恶和魔鬼。今天中南坑的老杂毛儿们,这些人在现场在干什么?这些老杂毛儿看到这些人,我都能想象到这些老杂毛儿们那种傲慢——扣着脚丫子,喝着可能今天要打开80年和100年的茅台了,真要打开了、叫纯茅台了,该喝上了。大卫兄弟,那已经没价值了。同时在盘算着自己的私生子女和家人、还有海外的资产,怎么弄回来;还有一个如何来虐美国人、报复美国人。…,她就是个泼妇,她就是个骂街的,就是养了条狗啊。但是她绝对代表着主人的态度,就那种得意——那已经把美国拿下,那完全不顾,把美国侮辱的简直是猪狗不如。就像咱们大陆的每天城管打菜贩子,城管打卖糖葫芦的,和国内的警察、派出所长所谓抓小偷、抓嫖娼,抓住小姐以后把小姐按在地上,脱光了屁股,然后要检查检查胸里边儿有没有东西呀,检查检查阴道下边儿夹没夹这个自杀呀。派出所经常是所谓的检查、担心有人自杀,所以抓住小姐以后、脱光,连下体都得打开,都得拿手扣一扣,张开嘴、摸摸胸检查检查。就是那种侮辱人的得意,他认为我是所长啊、我是公安、我是警察啊。就像城管打那些卖菜的老人家,他觉得绝对是我有理、我有权,我心安理得。就昨天华春莹那种感觉,就是美国人已经被大陆人抓鸡了,…,你能想象今天的北京城是啥样子的…反人类罪和种族大屠杀,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事儿。暴跳如雷,就像一个抓鸡的时候,结果这鸡突然指正出来说,你就是那个把我…哇塞,那个…这种情况下,你能想到…就是你能看到中南坑这个整个巨大的反差的同时,你也能看到共产党的得意忘形,还有受到重击之后的暴跳如雷。

5
所以说,你看现在战友们还有什么G11往南飞啊,战友们都等待着昨天一夜之间把谁抓捕啊。我们也能通过这个看出,我们这些人被共产党洗脑和被共产党统治70年以后,我们很多人身上流着共产党的那种残毒、幻想、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总寄希望于别人,老是觉得天上能掉大饼;不但掉饼,还得带着点调料,甚至还带点儿什么羊腿、鸡腿的。兄弟,你看我们这留言兄弟姐妹们,从过去一星期,七哥很早就说过99%是拜登出来要当这个总统的。然后大家都在非常期盼着所谓的重雷啊、行动啊,好像抓捕啊。这个幻想,大卫兄弟,这是我们中国人身上所有这种幻想、这种不切实际。

6
所以说当我们谈论这个的时候,兄弟,我们必须要想到我们战友,过去70年为啥咱没行动?过去70年…,我又没犯罪我凭什么要你赦免?这个赦免对班农先生是获得了人身安全,也不用到法院去被骚扰,但是班农先生选总统这终生地给结束了。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只要被Pardoned,不可能再去选了,甚至是身居要职是不可能的。还有战友担心Elliott Broidy也被赦免了。兄弟姐妹们,咱看问题咱动点脑子,人家美国川普总统不是咱的总统,人家有人家的生活圈子,人家有人家的利益圈子。Elliott Broidy跟他之间的关系、利益比咱,人家不强大一百倍?咱一毛钱没给人家川普过,是吧?而且人家是当初川普总统竞选的时候,是共和党竞选委员会副主席,那里边整过多少钱?是吧,你去想想,我和大卫兄弟再不好,我也比跟那其他的人要好,那关键的时候那我肯定保大卫兄弟啊,那还用说啊?那战友似的,你说你个外来者是吧,你跟我有过共同的理想,你郭文贵那你跟我远着呢,大卫兄弟我这战友,那我肯定以战友为主啊。郭文贵没有伟大的说,我不要战友…

7
所以兄弟姐妹们你想一想,人家Pardon Elliott Broidy,那太自然、太正常,这更体现川普总统了,是不是啊,这更体现了他这个人的文化和这个人的个性。况且Elliott Broidy跟他们家人各方面的关系,还有利益关系,那人家总统有这个权利,太正常不过了。我们竟然理所当然地,我们不喜欢川普总统就不喜欢;我们要喜欢川普总统就喜欢,怎么可能呢?

8
我再说一遍,我一直说,当初对我们最大的伤害、最大的威胁是川普总统,是共和党,不是民主党。但是我们要牢记,我们对川普总统要保持绝对的尊敬。但是我们千万不要掺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这两党之争,永远不去攻击民主党。你看头两天我们把G-News、G-TV上哈里斯的、当选副总统的东西给她删除,就她旁边的人、就她家人跟我联系、我过去的合伙人、洛杉矶的,说“Miles,你能不能do my favor”,他说哈里斯跟你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也没仇没怨,支持你们灭共”。

那么人家这么说,咱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最起码跟哈里斯为敌,没必要。连美国八千万人都不愿跟他们为敌,咱们非要跟哈里斯为敌、我要PK你,符合爆料革命的利益吗?符合新中国联邦的利益吗?咱把她这个删除是为了团结更多美国的朋友们,或者更多的支持我们爆料革命、灭共的人,这是战略战术的考虑。在这个时候只要服从、适合我们能灭共,只要他达到我们灭共的目的、有利于灭共的目的,兄弟你说我们应不应该?兄弟对这些事情你怎么看,你先说说。

9
大卫:谢谢七哥,我是这么想的,就是我觉得今天就像我们昨天和战友的实际对话,我们要想一下我们是谁?我们是新中国联邦,我们是爆料革命,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定位。比如说三年爆料革命七哥带领咱们战友把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剥离开,把14亿百姓和中国共产党剥离开,美国无论哪个政党,我们有我们的朋友,我们有我们的政治操守、我们目标。只要是能跟我们的目标、也就是灭共,能够吻合在一起的,我们都可以去合作,我们也尊重美国的各派人士、各方人士。永远也不能失去我们的目标,那就是消灭ccp,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这个冠状病毒、ccp virus对全世界的影响下,任何人都要面对这个事实,你们的生活、你们的家园、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生活都改变了。所以就用我们现在看到我们的伤害,形成统一战线,才能灭掉中共,我们才能有活的机会,才能让自己的国家、政治有一个安全的保障。所以我觉得无论民主党、共和党,我们要看到的就是我们目标、我们的努力。

文贵先生:我觉得老弟你说的非常好。那么另外一个大卫兄弟,我们要看到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现在爆料革命确实需要一个各方面的调整。我要强调的事情是,我坚信川普总统一定会赢、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回来,不改变,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尊重美国的宪法。就像昨天和前天说:“文贵Miles,你们新中国联邦,我们现在这个典礼符合美国宪法”。是的,这目前美国在表面的法律上,现在是拜登政府上台。12点以前我都不说,从12点之后,他是一个目前合法的美国政府机构。我们爆料革命待在美国,我们要对上任后的拜登按照现在的合法总统,和他现在的副总统——她在白宫待着呢,我们要对她保持尊重。首先我们爆料革命战友们不能对她个人攻击。

10
另外一个,我们不能把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自己,大家现在就冲上去了,就冲到前面去,就到白宫对面。人美国8千万人都在家待着,然后咱新中国联邦就几个人到对面去,喊着“我反拜登”。人家问你:你反的不是拜登了,是反美国了。包括美国某国家部门说:“Miles,12点以后你再反拜登,你就是反美国。”大卫兄弟,人家美国这说的是对的。就是说你在12点以前,我想说啥说啥,我爱说啥说啥。12点以后他待在白宫,我们以后爆料革命战友拜托每一位,首先不能个人攻击。美国目前说他是假的、偷的总统的问题,那是大家说。我们特别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咱不能天天挂在嘴上。因为美国现在它最终是要走法律程序的,一定会走法律程序。他们这个争执是没有完的,川普总统也没有放弃。他现在交的权力是给国会,交给美国人民的权力;国会把这个权力、总统的权力,现在给了拜登。那我们,现在拜登副总统还没有当上总统呢、还有半小时。他身边很多人都在支持我们新中国联邦,包括民主党的人没有伤害过我们一次。就这些天,人家民主党的人说:“我们伤害过你Miles Guo一次吗?我们对你新中国联邦伤害过一次吗?”没有。我们不和任何党派合作,我们不和任何所谓总统个人发生任何关系。我们就是一个原则,不掺和美国政治;只要是和共产党勾兑的,我们就不答应,揭发、揭发到底。

未来他当上总统以后,你家人和共产党勾兑,我们一定会揭发、一定会说,不论多大风险;你和共产党勾兑的事儿、或者帮助共产党强大,那么我们坚决反对。但是要记住,对拜登总统、或者拜登总统他家人和他个人,我们不再攻击。这在美国是有明确法律(规定)。对他是否是合法总统的问题,咱不说。我们对他所有的对共政策和帮助共产党的事情,坚决最大声音站出来反对。我反对你们的个人攻击,比如说大卫兄弟你干了什么坏事了,我只说你,我不能说你去偷情的啥事去,那属于个人攻击了,是吧?只能说我和他不一样,我反对;然后为什么反对,然后你这个为什么在那儿。但是不能去攻击家人、人身攻击,这是我们爆料革命要坚持的。对副总统Harris我们更要是如此。她身边的很多人未来也一定会和我们爆料革命站在一起,一定会跟我们站在一起,而且很快也会有行动。可以说从昨天开始起,在美国谁想再和共产党再好、再勾兑、再交易,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过去一星期来对共产党的制裁和行动,共产党的死亡它已经是被合法化了,被消灭它已经是合法化了,用什么形式消灭、什么时间消灭,只是这个问题了。谁往这上边去给它掺和,那ISIS恐怖组织它还折腾两三年呢,很多人还给它钱呢,很多国家还支持它呢,最后不完了吗。这个大家不要抱幻想,它最终必将被消灭,跟ISIS一样、比它还惨。

11
所以兄弟姐妹们,一定一定的兄弟姐妹们切记的一条,从今天起,文贵拜托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战友们。12点后念完宣誓词,再也不要攻击拜登当选总统和副总统他们个人和家人,这是我今天第一个;第二个,凡是他和共产党勾兑的,我们坚决反对;另外一个,不掺和美国两党之争。而且只要是美国宪法保护的我们就支持,宪法不保护的我们坚决反对。凡是美国和共产党勾兑的、对共产党好的,我们坚决反对;凡是只要它伤害共产党的,咱都支持。这你觉得怎样兄弟,有啥需要补充的你想想,大卫兄弟你觉得怎么样?

12
大卫:七哥已经给我们说的很清楚了,而且我们其实能看到,就是这次美国这次的无论从大选到现在、到今天,此时此刻川普的整个的团队还有从应对上都保持了足够的大的克制,就是在美国的法律下。所以您给我们说的,我们完全能够接受、完全能够理解,就是还是我刚才提到的就是我的想法就是,永远不要忘了我们的目标就是中共,这是咱们要去的地方。

文贵先生:好,很多战友反应很卡啊,这个可能是人今天特别多,再一个网络的问题,网络被劣质化了可能。另外一个,我想给战友今天在现在是纽约11:36,还有二十几分钟就是拜登当选总统可能就要正式就职演说,是法律上就开始结束了。我在这儿呢想给大卫兄弟和所有战友们,分享我今天三点感受。我相信你们能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说实在话今天这感觉和这种感受对我人生这是第二次。2012年十八大和到2013年,那一刻是我人生第一次有这种感受。七哥真的可以说是卧薪尝胆,我经营了二十几年,我觉得十八大能在我的规范范围内,让共产党的和平演变到就是evolution到revolution,和平演变到最后革命,把共产党这个流氓,让老百姓没有死亡的情况下,从中南坑叫它变成一个真正的法治、信仰自由、多党派一人一票的党,我是很有把握的。

但是大家后来知道,令计划是个叛徒,令计划是个骗子。然后他儿子就被人家给设计了、给弄死了,然后就进入了一场革命,和今天的美国总统大选异曲同工之妙。那一刻对我的震撼,当时是,这次没这个感觉,当时是我在盘古酒店的顶上、直升机坪上,我听完整个过程以后,他仨人说完以后,真的就是我觉得整个人啊,那种感觉就像冰冻了一样。“嚓”就一个人到失望的时候,我不知道很多人有没有,就到了这种悲哀的时候就“叭”整个人就要冻掉一样,一下子你就觉得整个世界你觉得掉一根头发都能听出声音出来。你说这个人太可怕,我长那么大、我弟弟过世、我在看守所被枪毙那六十个人我都看了,包括放出来,从来没有一次我连着三、四天就是精神的不得了、睡不着觉、也不困,也没喝咖啡。就整个人啊,就不知道咋回事儿了,听着谁说话也听不进去,就坐在那儿就是发呆,不知道怎么想。那几天那不是度日如年,没有时间的概念。我觉得几十年的这种希望,我觉得这一下子,这个胡锦涛懦弱和令计划的背叛,都取决于他们有家庭之恋、爱自己的儿子,令计划爱他自己的儿子、自己独大…最后叫人给干掉了;胡锦涛就是对自己的闺女和儿子和媳妇,最后跟习达成了默契,让权嘛,让儿子未来进常委。整个中国最后就到了习、王手里,中国一到了王手里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2.0一定会发生,而且共产党的杀掠,中国的私人企业家会走向灾难,因为习、王要走的这条路的路子就是文化大革命的路子。最后我做了一切的努力,最后我知道他们要开干了,我再离开了。兄弟姐妹们记住,他们的失败是因为有家人、因为有私心、因为懦弱、因为天真,还有心中没有信仰,毁掉了一个中国再次转向的机会。

这真是从来我没说过的。后来到了美国、爆料革命,到了爆料革命,我们就支持川普总统,川普本人、家庭、各个人方面都曾经对我巨大的威胁,但是后来各种原因、他身边的人、各种关系,他是有史以来对中共(打击最大的),但是始终没有放掉和习的个人关系和所谓的共产党病毒的事情,他是灾难性错误。他这个灾难性的错误绝对是取决于他的家人对他的影响,还有他身边几个人…还有川普总统身边所谓的家人对他的影响。最后又导演了美国版的令计划儿子,这个死人选举、多米尼选举、完全不信任正义的人。

13
我曾经面对面跟胡锦涛说过一句话,我说锦涛书记,如果你真正你要想成为一个中国历史上的大家记住你的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你要让共产党走向法治和民主。他说我做不到,但是我会尝试。他说如果说十八大后,能让源潮,源潮就是李源潮,让源潮和薄熙来他俩要能上来的话,逐渐未来会实行党内,那时候开始搞党内选举、党内民主,过渡到中国法治独立。最后你看是功亏一篑,彻底拉倒。这是中国走灾难的断头台,中国搞出了一个所谓“一带一路”、“2025”、“2049”、挑战全世界,这才有病毒出来。这是当时最坏的方案出来,欺骗了川普总统。他一切一切共产党的行动、对共产党的防范、对共产党病毒的确认,包括跟闫丽梦博士说好这最起码五六次的见面,最后都取消;包括说定义CCP病毒都取消;包括现在把共产党定义为种族屠杀,都是就要在下一届开始。他身边的这些坏人太多了,一个个的令计划都起来了。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要告诉大卫兄弟,你去想想,如果郭文贵哪天要把我儿子、把我女儿、把我家人、什么女婿、还是儿媳妇放到了爆料革命里边,你们啥感受?我今天告诉你大卫兄弟,你代表铁血五人组,你告诉所有的战友们,有一天郭文贵的儿子、闺女、女儿、女婿任何其他七大妗子、八大姨加入爆料革命,你们有任何的权力处置,包括我本人。

14
任何人类的伟大的行动如果做不到无私无我、没有恐惧,你一定不会成功,这次爆料革命和灭共运动一旦有家人裙带卷入掺和,都是对爆料革命战友每个人的侮辱。大家冒着生命危险就是要灭共,我们首先要放下恐惧,当你恐惧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没有恐惧了你才能无我,有恐惧怎么可能无我呢?当你无我的时候,你要想得更重要的一点,绝对不能有裙带关系。川普总统、胡锦涛主席这两个人类上最痛的感受的都是因为这个,背叛、欺骗、伪信仰、伪正义和过不了儿女家庭这一关,特别是什么妻子、还老公、什么小舅子、小姨子,凡是家族牵扯进去的事业,一定不是伟大的事业!一定不是、绝对不是,因为你有私心。我再重申一遍,任何我家人或者什么未来我们一定会把共产党灭了,无论任何情况、任何理由,我家人、老郭家的和包括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任何人不许参与爆料革命,任何人不允许到所有的新中国联邦的有关的事情,这是我今天向所有战友的公开发誓。我给你们任何权力、任何情况下、采用任何手段,对我这一旦有这种行为,你们有任何合法性处置,杀之、灭之都是你们的权力。我在这里第二次看到了美国总统这次,我们看到总统这次大棒子来的时候,那这同样的私心、同样的背景,你让共产党侥幸了,否则共产党绝不会再超过六个月,最多今年一定被灭。共产党可能苟延残喘多个一两年、三四年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坚信,它很快被灭掉,谁也挡不住。因为病毒的事情和整个香港的事件,和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唤醒的全世界的人民,以及这次美国被操纵大选的这严重的后果,这几个账它最终要算的,它只是算到什么时候而已。所以说今天我在12:00以前,我向所有的战友们说出我对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我深刻的感受。

15
我再重申一遍:川普总统一定会赢,他只是哪种方式和什么时间回来。任何人和共产党勾兑,我们坚决反对。从现在12点以后,停止对拜登家人和拜登本人和Harris的个人攻击。而且我坚信他的团队会跟我们站在一起,一起灭共。再一个,文贵从十八大到现在,两次叫文贵亲身经历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里是为什么?有天意吗?是天在帮共产党吗?绝对不是。我这些天都在想,如果当时真的是让薄熙来和李源潮当上了共产党,结局会是如何呢?可能比这还惨。我们得感谢上帝送来个习近平和王岐山,最起码让我今天看到了,共产党的内部绝大多数人成为了爆料革命的战友。如果李源潮、薄熙来上来,那共产党很多人跟他们干到底,不一定支持爆料革命。从以共灭共这个角度和共产党的这个能力和实力、和绑架了14亿中国人这个角度上看,我们得感谢习加速师,感谢王岐山干掉了百万党员和造成的对立,包括对世界的这种侵略,把他们变成了希特勒现代版。

那么今天的美国川普总统这个事情,是不是我们失败了呢?我恰恰的认为不是,我看到了更大的是机会,上天非常清楚,共产党这个魔鬼要灭之前,必须让全人类看到共产党的危害、共产党的威胁,否则共产党还会苟延残喘再有机会,或者对中国人更加血腥。这次让美国这个国家的权力像中国一样,给美国再送个希特勒,送来一场人道的威胁、国家正义的威胁,会唤醒全人类。上天安排的都是最好的、都是美丽的、都是完美的,相信万佛万神,给人类证明给你看,你们跟随共产党、不灭共产党会怎样。所以说过去的这八年、十年,让唤醒了国内的所有的同胞、私人企业家,和共产党内部拜习王(所赐),现在还有一个拜登和Harris政府,会让全人类看到共产党的威胁,然后这两边合在一起, 大家都明白过来了,全人类才能灭共。从宗教上、精神上、逻辑上,我认为这是通的。所以,我非常感激这两次让我的震惊、让我感到了挫折,以及灭共事业在时间点上、在我们灭共上,好像是三年四年,好像是昨天发生这么大事儿、今天发生这么大事儿。但是战友们,在历史的长河中、在一场伟的大运动中,它基本算不上什么时间,这么大的事情需要的时间它太短了、太快了。而这一次是整个是唤醒全人类、拯救全人类,是正义邪恶的终极之战。

16
过去几年唤醒了,包括习王政府唤醒了党内的人士、唤醒了中国人民、唤醒了中国的企业家。你看看马云又出来表演去了,他最终跟王健一样、跟陈峰一样,死无葬身之地。最可怕的人在死之前,还让你表演表演,还不如王健呢,给一下子就拉倒了。中国历史上多少?叶简明出来表演好几次呢,直接扔河里面去了,是吧。所以说兄弟姐妹们,现在不要看任何人在台上闹得欢,最后上天、万佛万神一定给他拉清单。正义必胜,是不是你坚信的,人类是不是有主人,有没有万佛万神,这是你是不是你坚信的?如果是你坚信的,不要看这一时一点一事,正义正在向我们走来,谁都挡不住!而且,它有助于我们灭共运动。这是文贵今天在2021年1月20号,文贵给战友们分享的心得。灭共是意味着什么? 一切都是上天的礼物,谢谢大卫兄弟,谢谢所有的兄弟们。我们可以看一看现场现在把画面切过来。

17
大卫:谢谢七哥,感谢七哥,好,导播把画面从现场切一下。七哥我发现这个镜头啊,都给的是观礼台,并不敢给一个观众,都是长镜头。

文贵先生: 这没人啊,这没人,对吧。他没人啊,兄弟,这网络怎么这么差,兄弟,今天,哪里的网络这是?

大卫:刚才我们也是,我们这边测试是OK的,然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文贵先生: 我这边肯定没有问题,因为我这边是网络线不是那个wifi。这样老弟,我现在我马上出去打个电话,我先下线啊好不好,谢谢了辛苦了。

大卫: 没事,七哥先忙。

文贵先生:辛苦辛苦。

G-news编辑部
(Cathy r、兰草(文泉)、YIMING(文鸣)、鹰(文言) 、文琪、文顾、文官、文兮(我❤战友)、Naughty(文行)、<文V>、文顾、shangshang、SCELF (文正))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