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间谍部门负责人警告拜登政府:中共国有害的外国影响是 “更大挑战之一”!

翻译: 康州盘古农场 – Freeearth
校对: 康州盘古农场 – 烟波浩淼
编辑: 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

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主任比尔·埃维尼那(Bill Evanina)表示,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共国对美国构成“更广泛,更严峻”的威胁,他告诉《福克斯新闻》(Fox News),对上任的拜登政府来说,针对美国的恶性外交影响将是美国面临的 “更大挑战”之一。

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独家专访时,埃维尼那概述了中共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 -从大数据收集到经济间谍活动,从外国影响力到供应链和关键基础设施。

埃维尼那对《福克斯新闻》说:“从威胁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是一个重要的对手,特别是在网络入侵,恶意影响和播种不民主方面。” “但是,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共国对美国构成更广泛,更严重的情报收集威胁。”

埃维尼那在联邦政府工作了31年,其中有24年是在情报界内部的,曾在FBI,CIA和NCSC服务。 2014年,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任命埃维尼那担任NCSC负责人,并被要求在川普政府期间继续担任这一职务。 2018年,参议院将NCSC主任定为为参议院确认的职位,埃维尼那的职位在两党的广泛支持下得到确认。

security

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主任 比尔·埃维尼那

埃维尼那本周辞职,他对《福克斯新闻》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情报界发现外国势力的影响不断恶化。

埃维尼那指出:“特别是在去年,关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COVID,疫苗,选举过程,我们看到包括中共国在内的外国对手都在努力地张显和扩大他们在美国的声音,致力于扩大来自中共国的社交媒体的影响力,为了继续在美国煽风点火并散布言论”。

埃文尼那解释说:“由于我们是民主国家,民主对中共国不利。” 他指出:“中共国继续对美国进行极其复杂的外国影响力运动, 其做法包括贿赂,勒索,与企业秘密交易以及努力影响美国的政策和态度,使它们与中共国的全球利益保持一致。”

埃维尼那警告说:“这不仅仅是政府问题,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他解释说:“我们必须教育美国人,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恶性影响的味道,气味,样子,因此当他们看到时,就可以大声疾呼。这将需要整个社会的行动,包括调用政府,情报界,执法机构,社交媒体,大型科技公司,才能说出这是什么。”

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拜登政府 “很早就开始行动了”,接收总统的每日简报,并分析情报流。

他说:“当拜登政府在第一天介入时,他们将清楚地看到威胁的危害性和复杂性,不仅来自中共,而且还来自俄罗斯,伊朗和其他国家。他们应该尝试找到正确的途径来扭转和理解威胁,以及找到减轻威胁的创新方法方面占得先机。”

埃维尼那继续说道:“我认为,拜登政府面临的挑战将是在美国国内了解一些中共国威胁的范围和规模,以及战胜这种威胁的最佳途径。我有信心,他们到这里后就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在世界各地有数十名专业情报官员和执法人员将帮助他们找到解决方案。”

中共国的恶性外国影响力的一部分集中在政客和民选官员身上。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这些影响已经“积极渗透”到州,地方和联邦各级的民选官员甄选工作上,并重点关注那些既反华又亲华的官员。

埃维尼那说:“那些支持中共国或支持贸易的人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促进和增强其候选人资格。” “这是外国政府的基本游说活动,这是标准做法。”

上个月的一份报告浮出水面,显示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共国人与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埃里克·斯沃韦尔在内的许多政客接近,联邦调查局介入以打乱局面,甚至向民主党国会议员提供了“防御性简报”。

埃维尼那没有对该报告或斯沃韦尔发表评论,但表示这“没有新意”。

埃维尼那解释说:“最恶裂时,把官员逼到墙角,让他们必须在当地做出艰难的经济选择,这对他们来说确实很难受。我认为中共在民选官员方面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它只是在美国的整个生态系统中普遍存在。”

大数据收集

与此同时,埃维尼那指出中共国对美国构成的其他威胁,包括大数据收集。

埃维尼那表示:“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中共国政府已经将收集医疗数据作为他们国家的优先事项。他们正在大规模收集美国人的健康和基因组数据。虽然有些数据是通过网络攻击窃取的,但大部分数据是通过投资或与美国机构合作,将基因测序外包给中共国而合法获得的。”

他解释说:“中共国可以将这些数据用于各种邪恶的目的,并且已经有了利用DNA进行社会控制和对其本国维吾尔族人口进行监视的重要记录。”

埃维尼那警告说,中共国收集的美国基因组数据正在助推其精密医学和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他说:“这对美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和全世界的医学构成了长期威胁。”

埃维尼那说:“我认为精密医学是一场新的全球工业革命,如果我们对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没有战略的话,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会失败。”

关于DNA和生物技术,埃维尼那说,中共国在使用精密医学时,可以针对你是否有特定的疾病或疾病倾向性,通过你的DNA就可以锁定您。”

他说:“他们将能够针对你的疾病或疾病的药物,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帮助治疗。我相信这将是未来的情况,它可能会伤害,并最终消除对美国的需求,包括 基础工业,制药,医生和医院的需求。”

经济间谍

至于经济间谍活动,埃维尼那称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他告诉《福克斯新闻》,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已使美国人“每年损失多达5000亿美元”。

埃维尼那说:“这相当于从每个美国四口之家的税后收入中拿出4,000至6,000美元,这就是为什么如此重要。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联邦调查局(FBI)每隔10个小时就要审理一次与中共国有关的新反间谍案件。

“没有人吝惜一个国家通过公平的市场竞争和国内创新来推动其全球市场的发展,但为了实现其国家目标,中共正在大规模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技术和创新,以进一步实现其地缘政治和技术目标。 ” 埃维尼那指出了许多不同的领域。

埃维尼那说:“这些领域包括从航空航天到农业的校园,企业,医疗保健,技术等,中共国正在大规模窃取知识产权,以实现其在全球经济排名第一的目标。”

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中共国处于“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并解释说“作为美国人,我们很难理解,因为我们在政府,私营部门和犯罪分子之间显然是分开的”。

他说:“在中共国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在中共国,他们都共同努力。当你与一家中共国公司合作时,你需要了解他们有义务与他们的情报服务部门共享你的数据。”

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过去两年来,美国情报界主要针对CEO和董事会,以确保他们了解“后果”及其“漏洞”。

他说:“我们要求他们睁大眼睛进入。” “走进去,去了解风险,买家要当心。我们并不是说不要这样做,我们只是在说,要注意。”

埃维尼那转移了话题,以“大技术”为例,并解释了中美之间的“模式差异”。

埃维尼娜说:“假设,当中共和情报部门进入美国并进行网络攻击时,他们得到了数据,他们把那些数据拿回去,并可以迫使中共国公司对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将其提供给中共国情报部门采取行动,我们在美国无法做到这一点。”

埃维尼那说,如果美国通过海外的间谍活动收集数据,情报部门就不能求助于大科技公司,要求他们帮助分析数据。

他说:“这种方式行不通,而且我认为,当涉及到不断诡异的间谍活动,这也是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埃维尼那补充说,情报界将“继续利用其自身的能力(包括技术和人员)来处理数据并对其进行分析”。

供应链和关键基础设施

埃维尼那转移了话题,对《福克斯新闻》表示,中共国继续 “利用美国政府和产业供应链。”

他解释说:“他们使用我们值得信赖的供应商来对付我们。”他补充说,“供应链攻击是最阴险的,因为它们违反了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基本信任。”

埃维尼那解释说:“我们必须在教育美国方面做得更好。”

埃维尼那告诉《福克斯新闻》,近年来,中国的情报部门在其战术和技术上迈出了“一大步”。

他解释说:“他们不是去各个公司,而是去云服务提供商进行一站式采购,这是我们将来必须做好的准备。”

他说:“你可以为你的公司构建最准确,最安全的网络边界,但是如果你不恰当地审核为您提供IT服务和采购的供应商,那么你将让他们进入你的大门,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在那里。”

埃维尼那说,云数据 “从调查的角度以及从客户服务的角度来看,使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埃维尼那解释说:“想像一下,一家银行要为大公司提供非常敏感的财务数据,他们想将这些数据存储在云服务提供商那里 ,现在想象一下,该公司被CCP黑客攻击,或被CCP情报机构入侵,这些数据被窃取。”

他说:“我们该怪谁?我们是责怪我们的银行还是违规的云服务提供商? “我们有什么权利?什么是第三方数据共享协议?如果你是企业或银行,则正确的答案是在云端汇总数据,但是云端要对数百家他们所服务的银行负责。”

他补充道:“我们需要有问责制。”

埃维尼那说:“拜登政府必须解决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关于隐私和公民自由,同时保护数据。”

原文作者:布鲁克·辛曼| 福克斯新闻

原文链接: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us-counter-intel-chief-says-chinas-malign-foreign-influence-campaign-will-be-challenge-for-biden-admin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