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三)

五月花写作组 | 生物医药部:北美教练陪练 | 编辑:人间世、jamie(文胤)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首次投毒(续):疑似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20191018-20191027日)

如果中共计划在运动会期间,或军运会结束后运动员从机场口岸离境前投毒,那么,运动员会携带病毒回到世界各地,经历若干天潜伏期后发病,构成了全球病毒流行,军人被感染。【1】 有证据表明,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回国后,也曾出现类似CCP病毒感染的症状。

2020年5月7日,据纽约邮报报道,法国运动员Elodie Clouvel 表示,参加武汉军运会后,她和她的伙伴们都病了,她相信她们都感染了CCP病毒。【2】

2021年1月14日,据加拿大Rebelnews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拿大运动员回忆说:“在武汉运动会接近尾声的那几天,我们许多人都病倒了,咳嗽,腹泻,出现非常奇怪的症状。在回加拿大的军机上,我们的军医决定,将飞机后部1/3的部分作为隔离舱,大约1/3有症状的队员在那里进行隔离。回到加拿大后,队员们结束隔离,分散到加拿大各地。“ 记者已经确认,加拿大第一例COVID-19病毒感染病例,是一位55岁的运动员,于2019年11月17日发病。而这些情况,加拿大军方和总理特鲁多早就知道,但他们隐瞒了病情”。【3】

2019年12月4日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发布会上威胁道:“911事件殷鉴不远,美方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4】 中共的投毒已经开始实施,可惜世人还被蒙在鼓里。作为生物武器,CCP病毒的特点是隐蔽强,潜伏期可长达14天,高传染性,但致死率并不高,约为0.2-6.3%,【5】  且死者多为老年人或有基础疾病的患者。有人感染后无任何症状或仅有类似感冒的症状,不易引起人们的警觉。

2020年1月24日,武汉市治疗CCP病毒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等人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曾经指出,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者发病日期可以追溯至2019年12月1日,且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6】【7】

如果按照12月1日发病向前推算,首例病人至少在11月中旬就已被感染。此时距军运会结束大约15-17天。考虑到该患者是第一个被送至医院的病人,那么这意味着他并不一定是0号病人,可能在他之前已经存在更多的无症状、或轻症病人。我们有理由推测,最初的病人感染时间很可能就是在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2019年10月18日-2019年10月27日)。

此外,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一个团队,分析了100多张武汉6家医院停车场的图片,以及百度的搜索引擎数据。通过比较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这两个时间段,武汉中南医院、湖北妇幼保健院、武汉天佑医院、武汉同济医院、武汉中心医院和武汉协和医院这6所医院停车场内车辆数量的变化,同时比较这两个时间段里,武汉网民在百度搜索引擎中检索“咳嗽”和“腹泻”这两个关键词的数量。结果表明,因咳嗽等症状寻求帮助、到医院就诊的病患人数在2019年10月明显多于前一年同一月份。【8】 不难推测,有着近一千四百万人口的武汉,在这段时间里,可能已经有许多人已经感染了CCP病毒,却浑然不知。

(未完待续)

往期链接:

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一)

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二)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