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垬渗透美中情局沦为克格勃,企图阻止美国政府滅共的妄想终成泡影

新闻来源:The Gateway Pundit《网络观察家》| 作者:拉里·约翰逊 | 发布时间:2021年1月18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 | 校对:X-Wing飞得更高 | 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简评:

情报部门的职责是全面、多角度、独立于政治。本文从美国在越南战场上的情报失真讲起。由于担心制造“政治炸弹”,前线的情报人员不得不在压力下将不利情报雪藏。而在现在,中央情报部门因站队官僚阶层,对于川普政府的集体抵制,不惜将敌人的情报雪藏,也必须达成川普总统在现行规则下败选的现实。

回看整个选举,中共通过社交媒体的回音圈为川普总统设置了一个大局。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将左右派别的声音隔离开来,并拼命宣传川普总统通俄、有法西斯倾向。而这种观点在深知政客的邪恶与黑暗、对于川普总统壮大的讨伐声势愈发恐惧的职业政客看来更是如此。美国的游戏规则是法治原则下的平衡政治。在川普总统获得压倒性选民投票时,其面对的是民主党拼死抵抗、共和党利益集团背叛,甚至大法官也放弃了对其团队的支持。在他们看来,无论理由多么正义,若真正获得无限权力,一切结果均无法预测。

而对于正义和爱国旗号的川普政府,中共对所采取的渗透行为是让他们感受到愈发强大的外部危险,也让其背负愈发沉重的正义。这里,中共只需要在任何的游行以及强迫行动中掺入沙子,即很有可轻易激化矛盾,也让对川普总统的指控坐实,从而进一步加剧社会的撕裂。而中共也可以制造证据,用打击左派、获得更大权力的机会诱惑和腐蚀川普政府放弃初心。

民主党能够在美国的规则下成为胜选方,不是由于其宣称的自由、环保、反性别歧视,而是很大程度上唤起了利益集团对于川普有可能走独裁道路的恐惧。毕竟无数的坏事,都是权力以正义的名义犯下。

而川普政府做了两件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事情。首先,与中共国有关,在重重阻挠下将中共国的种族灭绝昭告天下。其次,川普政府顶着无数压力,选择无我牺牲,从而使对于美国政治撕裂的终极魔咒不攻自破。

而对于中情局等令川普总统下台“有功”的部门,在川普总统压力消失的现在,其过大权力将被其他政客忌惮和攻击。美国的系统将消除和平衡这些过大权力,从而实现美国系统的平衡和民怨的软着陆。

川普总统在任四年,爆料革命已经成为了一支插入中共内部的、成熟的情报力量。对于务实、利益至上的左派政府,川普总统快速退出留下的政治遗产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利用,而爆料革命撬动利益灭共的方式很有可能会让灭共目标更加顺利的进行。

原文翻译:

拉里·约翰逊(Larry Johnson):中情局已成为克格勃

我的头衔可能不适合谈论此事,但请听我一言。曾几何时,中情局尽管缺陷严重且做事草率,但无论属于哪个政党的总统还是可以依靠它得知真相。现已不再如此。它腐败到了极点,现在应该被视为共和国的敌人。

据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的一份备忘录描述,情报系统分析监察员最新的备忘录令人极为震惊。中情局并未说出中共国干扰2020年总统大选的真相,而是选择撤销能够证明唐纳德·川普总统声称的,中共国不仅干扰2020年总统大选,而且里应外合,将总统宝座交予乔·拜登的情报。

以下是国家情报总监备忘录的重点:

情报系统(IC)的分析监察员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包括有关中共国影响选举的报告被政治化的不安启示,以及施加给负责基于情报提供多样化观点的分析师的不当压力…

分析标准B要求情报系统保持“独立于政治考量”。在国家处于如监察员所述的“党派高度分裂状态”时,这一点尤其重要。但是,监察员认为:

“中共国分析师不愿将中共国的行动评估为不当影响或干预。这些分析师似乎不愿提出他们对中共国的分析,因为他们倾向于反对政府当局的政策。说实话,我不希望我们的情报信息被用于支持这些政策。这种行为将违反分析标准B:独立于政治考量(情报改革与预防恐怖主义法(IRTPA)第1019节)。”…

“曾有很强的力量尝试压制八月的《国家情报委员会关于外国干扰选举的评估》,以及相关的情报系统产品中的多样性分析(AOA),这违反了谍报标准4(Tradecraft Standard 4)和情报改革与预防恐怖主义法(IRTPA)第1017节。

《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官员报告说,中央情报局官员拒绝了国家情报委员会的协调意见,并试图在《情报委员会评估》的起草过程中淡化其负责部分中的多样性分析。”

此外,监察员发现,中情局管理层采取了“督促(分析员)撤回其(有关中共国的多样化分析)观点,从而尝试压制这些观点。这在国家情报官员(NIO)看来,就是政治化。”

“曾有很强的力量尝试压制八月的《国家情报委员会关于外国干扰选举的评估》,以及相关的情报系统产品中的多样性分析(AOA),这违反了谍报标准4(Tradecraft Standard 4)和情报改革与预防恐怖主义法(IRTPA)第1017节。

《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官员报告说,中央情报局官员拒绝了国家情报委员会的协调意见,并试图在《情报委员会评估》的起草过程中淡化其负责部分中的多样性分析。”

让我们简单总结一下:中央情报局不诚实地扭曲事实,因为他们不想提供能够证明总统自大选以来所述属实的证据。

这不是一个过失,这是最高级别的叛国罪。

这不是第一次中央情报局提供出政治化的情报,或者拒绝提供对立情报。但这是中央情报局第一次公然针对美国总统采取党派立场,并与外国敌人站在一起。

中情局以前曾做过情报假账。其过去最具破坏力的情报破坏行为之一,是制造了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欺诈行为。后来,2003年布什总统利用该情报对伊拉克发动了不必要也不合理的战争。但在那时,有几名高级官员仍然秉持着专业精神,揭露了被作为伊拉克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虚假评估的主要基础的,如曲线球一般的谎言。

我曾在中央情报局担任分析师,并亲眼目睹政治是如何施压分析师,以扭曲其分析的。对于我来说,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我负责分析)中美洲的战争时期。1986年9月到1989年9月,我是洪都拉斯分析师。我经常为《总统每日简报》(PDB)撰写文章,平均一周会为总统(里根和后来的布什总统)撰写三份简报。(备注:大多数分析师会为每两周能够撰写一份简报而感到幸运。)在开始工作之前,我很荣幸地得到了传奇人物乔治·艾伦(George Allen)的培训,成为一名新分析师。我所说的乔治艾伦不是橄榄球教练的那位,而是曾任职美国军情部门和中央情报局30年的退伍军人。

艾伦先生撰写了《从未如此盲目:越南情报失利的个人观点》(None So Blind: A Personal Account of the Intelligence Failure in Vietnam)一书。本书从他担任中央情报局和陆军情报部门首席官员的角度出发,特别揭示了美国领导人如何不愿面对由情报源传来的坏消息,并在很大程度上将情报排除于重要的政策审议之外,直到为时已晚…

从他所陈述的,美国三十多年来有关越南的决策过程中,有一个很有趣的消息,艾伦称之为“美国官员不愿意在越南面对现实”。艾伦为那些官员取了绰号。这些人包括1950年代和1960年代,三位派遣至南越的高级将军约瑟夫·“闪电乔”·科林斯(Joseph “Lightning Joe” Collins),塞姆尔·T·“上吊山姆”·威廉(Samuel T. “Hanging Sam” Williams)和保罗·哈金斯(Paul Harkins);1964至1965年南越大使马克斯维尔·泰勒(MaxwellTaylor);约翰逊政府重臣沃尔特·罗斯托(Walt Rostow),麦克乔治(McGeorge),威廉·邦迪(William Bundy)和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S. McNamara)。

在新春攻势(TET offensive)之前,乔治·艾伦(George Allen)负责对越南的分析。乔治和他的首席分析师一同警告约翰逊总统,越共比美国越南军事指挥官,特别是威廉·威斯特摩兰将军(General William Westmoreland)所报告的要强大得多。乔治多次受到来自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国家安全顾问麦克乔治和邦迪甚至约翰逊总统的压力,要求他们“以团队为重”。换句话说,顺其自然,支持那些越南正在美国很好掌控之中的开心话。但是,来自现场的情报却讲述着一个不同的故事。

在美军撤出越南几年后,美国民众在威廉·威斯特摩兰将军对CBS集团提起的诽谤诉讼中得知了欺骗的真相。

威斯特摩兰将军下属,情报部助理参谋长约瑟夫·麦克克里斯蒂安少将(Major General Joseph McChristian)在审判中作证说,他曾递交了新的对敌人兵力的更高估计,而威斯特摩兰将军回应道,这些估计若发回华盛顿,将“制造一个政治的重磅炸弹”,并将“令我的总司令(约翰逊总统)蒙羞”[9]。麦克克里斯将军作证说,决定撤回这些估计时,威斯特摩兰“忠于总统,却不忠于他的国家”。[10]

乔治警告我们有关政治压力的现实,并呼吁我们坚决抵制这种压力。他很坦率地说,当他面对这种压力时,他缺乏回击拒绝的勇气。他有正在高中上学的子女,也没有深厚的财力支持他承担过于激烈反对导致失业的风险。

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的报告与之不同,且更加令人不安。与其选择反对总统制定的疯狂政策,目前这批中情局领导人和一些分析人士同伙选择撒谎欺骗。与其选择曝光中共国及其颠覆行动的真相,他们合作阻挠了川普总统对于揭露中共国渗透和操纵美国大选的尝试。

昨晚我与一位退休的中情局同事进行了交谈。这位同事因最新的消息而伤心欲绝。直到昨天,他仍然怀有希望,认为中情局领导层中仍然有些“好苹果”,无论其党派倾向如何,都能将政治放在一边,为共和国的利益服务。他告诉我:“我们这个老组织已经烂到根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央情报局现在已经转变为过去最糟糕时候的克格勃。这两个组织都充斥着不顾国家福祉、渴望为某一特定政党服务的政治骇客。克格勃告诉苏联管理者他们想听到的话。你除非沆瀣一气,否则无法在那样的情报系统中晋升。对权力讲真话在克格勃中不是美德。从这个意义上说,中情局已与过去它所对抗的宿敌(克格勃)别无二致。

这是美国历史上的分水岭,其作为一个标志,未来像我们这样的人很难在系统中存活。提供无关政治最佳分析的任务已被取代,覆盖华盛顿的政治腐败的恶臭现已完全笼罩了中情局。

情报分析,从根本上讲,是艺术而不是科学。其答案通常不是非黑即白。这里有着大量的灰色情报以及细微差别。一个诚实的分析过程需要分析师,以及分析师的上司,展现所有事实,包括好的和坏的。如果有不同意见,它们也需要不被压制地完整展现。

情报系统的分析监察员非常清楚地表明,(中情局)向总统和国会隐瞒了情报。我们被告知了一个清白选举的巨大谎言,但其实真相并非如此,这实在是肮脏透顶。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