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二)

五月花写作组 | 生物医药部:北美教练陪练 | 编辑:人间世、jamie(文胤)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首次投毒:疑似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20191018-20191027日)

2020年6月18日,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一次答记者问中公然威胁美国“不要逼我们打开潘朵拉盒子。”【1】

那时,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随后,中共进行了多次有关冠状病毒大爆发的演习。2019年9月1日,武汉海关组织开展有关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应急处置演练;2019年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开展了实战形式的应急处置演习,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请注意,新型冠状病毒这个名词的正式使用是在武汉冠状病毒大爆发后,而中共在早先的演习中就使用了这个称谓):涉及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该次演习举行的时间距离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整整30天。【2】【3】

2019年10月18日,中共党魁习近平宣布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7th CISM Military World Games)在武汉隆重开幕。【4】 美军第一批运动员17人于2019年10月15日凌晨到达武汉,随后又有155名运动员陆续抵达。军运会期间,可能为了方便运动员进出运动场馆,整个武汉市几乎被清空。中共媒体曾报道,有五名美国运动员因身患输入性传染病——“疟疾”被送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接受救治。该院立即启动传染病应急预案,对五名患者展开隔离治疗,有效地控制了疫情扩散。

美军自行车选手玛佳·波娜熹 (Maatje Benassi) 是所谓身患‘疟疾’的病人之一。波娜熹曾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盟军最高共同司令员的贵宾司机,她的丈夫在位于马里兰州Fort Detrick的生物实验室工作,兄弟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5】多年来,中共通过网络黑客,大量盗取美国民众个人信息,当然包括参赛的美军运动员。波娜熹看起来是最完美的嫁祸美军的对象,这也为中共日后的胡搅蛮缠,颠倒黑白埋下了伏笔。美国的网络调查作家George Webb在其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指出,波娜熹是COVID-19 病毒流行的0号病人。她回到美国后在当地医院就诊,病毒检测呈阳性,中共顺势搅浑水、借机贼喊捉贼地将COVID-19病毒甩锅美国。可怜的波娜熹收到大量网络威胁,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6】

2020年3月1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推特发文称,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五外籍运动员因患疟疾入院并得到了妥善安置,与冠状病毒无关。疟疾是一种寄生虫病,通过蚊子叮咬传播,不会人传人。除了靠近缅甸的云南地区外,中国其他地区疟疾病例很少,而疟疾在美国也极为罕见。疟疾的潜伏期为12到30天,即使是输血感染,也需要7天左右才会发病。波娜熹居住在美国弗吉尼亚,不可能在去武汉前就感染疟疾。而在武汉竟然突然出现了五名美军士兵扎堆感染疟疾的情况,这不禁令人生疑。张定宇很可能在撒谎。如果如此,张定宇为什么要谎称美军士兵感染疟疾而不是其他疾病呢?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中共早已得知治疗新冠病毒的最有效的药物,是一种治疗疟疾的老药——羟氯奎。给与美国军人一定量的羟氯奎治疗,一是让病人暂时不发病或回国发病,以免泄露投毒的秘密。二是,验证羟氯奎的治疗效果。如果治疗效果显著,则可顺势声称5名美军运动员所患的就是疟疾,中方给与有效治疗,避免打草惊蛇。

(未完待续)

往期链接:

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一)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