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之一)

五月花写作组 | 生物医药部:北美教练陪练 | 编辑:人间世、jamie(文胤)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CCP病毒全球大流行已接近一年。至今为止,美国CCP病毒确诊病例已高达两千多万,死亡近38万。美国前总统川普及其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先生也未能幸免。2020年12月29日,路易斯安那州新当选的共和党众议员卢克·莱特洛(Luke Letlow)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年仅41岁。这是美国首个国会议员染疫死亡病例。他本应于2021年1月4日宣誓进入国会,却于12月18日确诊,自23日起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直至离世。相比美国众多高官的先后染疫,中共国未见有关省部级以上高官确诊的报道。

目前,全球范围内,每一分钟都有人死于CCP病毒,正如闫丽梦博士所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即便部分民众相信中共制造了病毒,但他们大多仍然认为大流行源于实验室意外泄露,而非故意投毒,只有极少数人认为病毒是中共发动的生化超限战。中共的残忍、狡诈和毫无底线,超出了正常人的认知。生活在西方文明世界的民众,更是无法想象中共政权的邪恶。

有鉴于此,本文将按时间顺序,根据已公开的信息,尝试理清中共投毒计划的来龙去脉,帮助更多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前期准备

早在2002年11月,中共国广东省爆发了一场由冠状病毒引起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疫情,这场疫情迅速蔓延至全中国,半年之后,疫情才得到控制。疫爆发初期,中共假称疫情由衣原体感染导致,但最终不得不承认源于冠状病毒。中共最终控制住了杀伤力很大的冠状病毒,而且还成功地让世界相信,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果子狸。我们不禁要问,当年非典疫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1】

随后,中共国前国防部长迟浩田于2005年发表了一次讲话,标题为《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内容谈及生物武器。十几年来,这篇讲话稿一直见诸大陆的《新浪》、《腾讯》、《西陆》等门户网站,然而令人倍感蹊跷的是,大约从2019年5月起,这篇杀气腾腾的讲话悄然消失于大陆的网站(同年12月,武汉爆发冠状病毒疫情)。目前,该文章依然可以在海外网站上查询。【2】

迟浩田在讲话中谈到:“解决美国问题是解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国清场,才能把中国人民带领到美国的土地。用什么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国清场呢?飞机大炮导弹军舰之类的常规武器不行,核武器之类的高破坏性武器也不行,只有非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人武器才能把美国完好地保留下来。现代生物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新的生物武器层出不穷。当然我们也没有闲着,这些年来我们抢时间掌握了这类杀手锏,我们已经有能力达到突然把美国清场的目的。”

少有人将迟浩田的讲话与2002年中共非典肺炎以及生化武器联系起来。2002年的SARS基本传染数不高(基本传染数R0 值为1.7-3.6,基本传染数在流行病学上,指在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传染病人能够传染的人数的平均值),潜伏期短,毒性强,死亡率高,一旦流行起来,相对易于控制。SARS疫情过后,中共在科学层面投入大量资金,在世界范围内搜寻各种病毒,例如,禽流感、猪流感、埃博拉、尼帕、MERS等【3】

为加强病毒研究能力2003年4月,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率团访问法国,就P4实验室的建设与法国达成合作意向。2004年10月,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中法签署了援建P4实验室的合作协议。其实,早在P4实验室开工之前,中共已掌握了合成病毒的技术。2004年,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已经掌握了以SARS-CoV的S蛋白与腺病毒骨架合成疫苗的技术,并在同年5月申请了专利。疫苗的成分为毒性降低或毒性丧失的病毒,因此,如果能够合成疫苗,就意味着能够合成病毒。中山大学的这一技术可以认为是中共病毒合成技术的雏形。

2010年,石正丽等人已经展开了对冠状病毒跨物种传播的研究。由于自然界存在着天然的屏障,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虽能在蝙蝠间传染,但并不能跨物种传播,尤其无法感染人类。而跨物种传播研究的目的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感染其它物种的可能途径,即如何让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类。2016年,中国军事专家陈虎,曾在东南卫视《东南军情》节目中公开地谈到生物武器战。【4】

经过若干年的努力,中共终于制造出一种以舟山蝙蝠病毒为骨架的生物武器SARS-CoV-2冠状病毒,即CCP病毒。CCP病毒基本传染数R0 值高达5.7, 【5】 ,潜伏期长达14天甚至更长,死亡率不高,一旦流行起来,难于控制。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